您的位置: 首页  »  都市激情  »  一位白领洗浴中心的真实经历
一位白领洗浴中心的真实经历

各位网友看到这个题目可能以为我是一位男士,我是70年出生的女人。潜水2年多了,自己心中的一件事情一直放不下,说出来也许会给自己减少压力。

那是2003年初,我原在一家公司做部门经理,后来因为一些业务原因与公司关系有些紧张,就辞了职,自己做起了本行业务。那段时间是我人生中的灰暗日子,这时家庭也出现了危机,与我生活5年的丈夫也与我离婚了。

对不起,第一次在网上写东西,不会写,只想找个地方倾诉一下,心中还在犹豫~

那时的我聘用的人又不多,自己没日没夜的奔波,还好有原来一些客户的关照,到10月时生意有了很大起色,我的生活也渐渐稳定了下来,虽然累点但日子过的很充实。

那段日子里我因为忙生意,与身边的朋友来往不是很多了。这时与原来认识的一家小企业主走的很近。她比我大6岁,我一直叫她王姐。原来在单位时我们只是一些业务来往,关系一般,后来因为自己的业务与她走的很近,她也在生意上给了我很多帮助。

我经常请她吃饭、喝茶、聊天,慢慢的我们成了无话不谈的姐妹。她的家庭很幸福,当时我很羡慕她,也因为比较家庭自卑过。不过我现在建立的家庭她也给了我很多帮助。

事情就发生在那时,有一天傍晚,处理完手头的事心中很放松(那时生意真的很好,每天都很开心),想起回家也是自己一个人看看电视,上上网,觉得无聊,就打了个电话给她,问她有没有应酬,想请她一起吃饭。她性格很开朗,当时很高兴的说:“我爱人正好也出差了,我还想打电话约你呢!”我们一起定了一家餐厅,就见面了。

我平时很少喝酒,那天也因为高兴就跟她开了一瓶红酒,边喝边聊,聊业务,聊新闻,聊家庭,我们从6点多吃饭,一直吃到了快10点,红酒也喝了快两瓶了。她意犹未尽,又要了一瓶。我说我不能喝了,她说这点酒算什么,就这样我们一共喝了三瓶红酒(她喝的比我多一些),也记不起什么时间出了餐厅。她说我不开车了,我们打了辆车往回走。

因为我们住的顺路,看她喝的不少,我想先送她回家。在车上我们还是说笑着,这时她说我们去洗个澡醒醒酒吧,想想回家也得洗,就痛快的答应了,我说:“我请你吧”?她说:“别总是你请我,请我吃饭了,哪能还让你请”。这时她让出租车把我们送到了我们这里一家挺大的洗浴中心。进了洗浴中心后,里面的人不少,我们拿牌子,去冲了个澡,然后到桑那房中蒸桑那。她那晚喝的真是不少,说话声音很大,还逗我说:“老妹,你体形不错啊!”傍边蒸的人都来看我,搞的我都不好意思了。我也和她说说笑笑,我们都很开心。

蒸完后,我和王姐穿着浴服来到大厅休息,这时我觉得头更痛了,可能是蒸的时间太长了。我俩躺在沙发上,喝着水,说着话,这时服务员过来问需要按脚吗?王姐说:“给我俩按一下吧”。一会儿来了两个小姑娘,给我俩按着脚,我当时觉得越来越困了。

我晕晕欲睡,那个小姑娘还在给我按脚,服务小姐又过来了,问道:“两位需要到包房做美容、按摩吗”,我迷迷糊糊的听到王姐问我:“去吧”?其实当时我只想早点回家,不知道是不是喝多了就应到:“好啊”,也可能是不想扫她的兴。

服务小姐把我们领到包房区,又问要两个房间吗?我说不用,我们在一起就行,王姐说:“老妹、要两个吧”。我也没说什么,只问了做完美容要多长时间,小姐说1个多小时吧。我觉得时间不是很长,就答应了。就这样我们一人一个房间。

我刚坐在包房里的沙发上,就进来一位20岁左右的小姑娘,介绍说她是这里的美容师,让我躺到床上,我也没说什么就躺了上去。这时她拿了一张纸在我脸上擦拭了一下,说你是油性皮肤吧?我说是啊,这时她给我介绍了几种化妆品,我说简单做个保养就行。她就坐在我的床头给我做起了面膜。

也不知道做了多长时间,我这期间头痛的厉害,睡了一会,醒过来时,小姑娘说,脸做完了,做一下按摩吧,我问那位和我一起来的做完了吗?好说我去看一下。一会儿回来后说,她也刚做完,正要按摩呢,我说那就按一会等她吧。这时小姑娘问我:是我给你继续按还是找位“少爷”按,我当时愣了一下,问你说什么?小姑娘说:大姐,我们这里做按摩,可以找男的按也可以我给你做,听你的意见。我说怎么这样啊,这时我就坐了起来,想马上走。小姑娘又说:那位大姐,已经安排了一位少爷,刚才还让我给你也安排一下,让我问你一下。我哪见过这阵式,从小家教就很严,只到大学毕业才恋爱,对这些事很传统的,长这么大虽说在生意场上听过见过的比较多,但是自己从来没想到会开放的这样。我什么也没多说就走出了包房,去敲王姐的房门。这时一个大约23、4岁的男孩子从里面把门打开了,我有点慌,忙说,我找我朋友。王姐在里面说道,让她进来吧。我进去后,那个男孩子就出了房间。我看到王姐躺在床上,浴衣很松,她看到我说,怎么不按了,我说我有点头痛,我想回去了。她笑着说:是不好意思了吧?这时她也坐了直来,我说:没有,只是不舒服,要不我到大厅等你。她又笑了笑说:老妹,都什么年代了,你怎么了跟个大姑娘似的,不就是找个小伙按摩吗,看把你吓的。我当时真觉得有点羞,脸很烫。

王姐是那种性格很豪放的女人,她看到我的样子,哈哈大声地笑着说:我以前陪客户陪朋友来过这里几次,也知道这里有小伙按摩,不过按了也没什么啊,我不是很好吗?只要你觉得适当就行。她又问我:你怕什么,怕吃亏?我说:不是,不习惯这样。她说:真的没什么,这里的按摩师还是很专业的,你就试一下吧,反正我也在这,你怕什么。我说:那你按吧,我还是到大厅等你。她这时过来拉我说:别,我们一起按一会儿就回去。她又开门把服务生从门外叫了进来说:给我妹找个少爷按一下。那个服务生问:是要和你做一样的项目吗?王姐说:行,不过不要欺负我妹啊。我红着脸出了她的房间,心中很矛盾,门外的小姐把我又领回了隔壁的包间。

回到了房间后,我坐在沙发上,心跳的很快,可能酒精也起了作用。一会传来了敲门声,我声音紧张的有点颤抖地说:请进。门开了一个清秀的男孩走了进来,他的个很高,大约快有1米80了。他先开口说话的,他说:你好,要做按摩是吧。我从喉咙里发出了一个“嗯”。他说请你到床上躺着好吗。我好象在受他操纵一样,就躺到了床上。我爬在床上,好像那时都不敢呼吸了,我是第一次和老公以外的男人单独相处,还这么密切的接触。他又说话了,问我:现在开始吗?这时我才听出他的声音很有磁性。我爬着点了一下头,他的双手就放到了我的头上,按着我的太阳穴,我紧张的要命,不敢大口喘气,我感到他的双手很有力。他问我:“我的手重吗,重了你就说。我小声的说:还可以。那几分种我觉得很漫长,虽然我不是小姑娘了,但是在这样一个喝多酒的晚上和一个陌生的男人在一起,我有种陌名的紧张。

当时真的很尴尬,他好像为打破这种气氛,就找话跟我说,问我是不是不常来,我说是第一次来这里,他说:是啊,来洗澡的女士到很多,不过做按摩的不多。听到这,我脸涮一下红到了耳根,他也好像觉得说错了什么,又说,不过来做按摩也没什么,只是有的人不太习惯。我努力的笑了一下说:我就是有点不习惯。这时他的双手还在按着我的头部,我觉得他按的手法是很专业,也许是我从来没做过按摩吧,觉得那样就是专业的。这时我觉得放松了很多,头也不是太痛了,可能酒了醒了不少。

我对他说:你去看一下隔壁我朋友做完了没有,做完了叫我。他说好就出去了,一会儿进来后告诉我他跟外面的小姐说了,我朋友出来后告诉我。

记忆有时真的很清晰啊!唉

他从新进来后,我觉得没有刚才那样紧张了,浑身很放松。他说我继续给你按吧?我点了点头,这时可能头按完了,他握着我的手,按我的胳膊,还不时的甩两下,不过真的很舒服。我这时也跟他搭着话,我问他你多大了,他说你猜一下吧,我说20?他说我都23了,不过我觉得也是这个年龄,只是少说了点:)我又问了他是哪的人,什么学校毕业,他都回答了我,我也知道了这个23岁的男孩也是山东人,技校毕业,在社会上工作好几年,做这行是年初才开始的。

他问我你喝酒了是吧?我说是的,他说:你要喝水吗,要把电视打开吗?我说不用了。

就这样在边按边聊中,我觉得自己放松了很多,好象也忘了王姐还在隔壁。

这时他的双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在按我的背,我感到他的手是那么有力,先是按着穴位,还不时的拍打后背,(我只穿着浴袍,上身没有内衣)感觉他的手好像就在我的皮肤上游走。他的手还在渐渐地向我腰间移动,我这时我又感到了自己心跳正在加快,内心好像还在渴望着什么。

他的手游走在我的背上,慢慢地向我的腰部和臀部移动,我的心跳很快,浑身绷的很紧,但是心里还在期待着什么,那时的我很长时间没有与异性有这么亲密的接触,心中有种说不出的滋味。这时我们一句话也不说,房间里很静,我都能听到他的呼吸,他的手好像也有点颤抖,说实话我的体形保养的很好。他的双手按着我的腰,一点一点的向下移,我突然全身一颤,感觉到一双温暖的手放到了我的屁股上,我爬在床上屏住呼吸,脸烫的要命,下身感到了有股湿意。他的手在我屁股上停留的时间不是很长,轻轻地按了几下就,就向我的大腿移动,当时心里突然希望他的手能在我的屁屁上多放一会儿,可是马上就在心中骂自己了,怎么这样呢?他的手在我的大腿上揉着,时不时能碰一下大腿根,也不知道他是不是故意的。反正当时我的心象打鼓一样嘣嘣的响,下面觉得更湿了。

现在回想起来,可能那天可能真的是酒喝多了,自己都怀疑为什么会有那总很想的感觉,也许是很久没有夫妻生活了。他给我按完后背和腿以后,让我翻过身子给我按前面,我当时好像很乐意似的,马上转了个身。我闭着眼,他的手又放在了我的肩头,揉着我的肩和胳膊,我心里一直在想让他的手往下走,这时我突然想起自己上身没穿内衣,睁开眼看到了我的裕衣领子很低,下意识地向上抻了抻。他也注意到我的动作了,我这时才认真的看了他一下,他是那种长得很标致的男孩子,帅气中带着清秀,他看到我这个动作笑了一下。

我又闭上眼,突然我听到了隔壁传来了一阵阵嘻笑声,我听出了那是王姐的声音,我们都没有说话,房间很静,一会儿好像又有那种断断续续的呻吟声,我的脸又红了起来,我在想会是王姐吗,又想不可能吧,她会那样,她就不怕我笑她?他肯定也听到那个声音,说你朋友常来吧,我说可能是吧。这时他的手揉着我的腹部,时不时的向上动一下,偶尔会碰到rf的边缘,每碰一下我的心都会紧张。我发现他的手好象也有点紧张,又睁开了眼看了他一下,他好像还很认真,突然我发现他的下身裤子那里很高,我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心中更加复杂了。

他握着我的手给作手指关节活动,但是他在做这个动作时,我会感觉时不时碰到一个硬的东西,我知道那是什么,但没有把手收回来,心跳的更快了,我都能听到自己的心跳。

那边房间里的嘻笑声还在不断传过来,这时我突然做了一个大胆的动作,我都不知道当时自己怎么了,我闭着眼睛,主动用手去碰了那个硬东西,他可能感觉到我是主动碰他的,他又向前靠了一下,一只手握着我的手,另一只手沿着我的胳膊向上按,我的手却努力的装作不经意地碰着他那里,他可能觉到了我的放肆,他另一只手也很快地移到了我的胸部,揉了一下,我”啊“的一声,手却握住了他那里。

我一直闭着眼,不敢睁开,他大胆地揉着我的rf,我心里感觉到了很久没有过的那激情,他穿的是那种运动形的裤子,我手里的东西越来越硬,越来越大了。我把他的裤子拉了下来,用手直截握住了他那里,动着……

我听到了他的呼吸很重,我一直没敢睁开我的眼,我发现他的手在向下动,从我的裕衣伸了进来,在揉我的rt,慢慢地又摸到了我的小裤里面,我当时心里很急切地想要,我的手动的很快,他的手指也在我下面游动了,我只记得那里很湿,他的手指进去了一点,我浑身绷的很紧,有种gc要来的那种感觉,突然我听到了他很重地”嗯“了一声,我的手里粘糊糊的,我坐了起来紧紧地抱着他,他的手指全在我里面搅动着,我当时冲动地想马上让他进入……

这时有人敲门。我突然冷静了下来,放开了他。他也马上拉好裤子,去开门。我听门外说,隔壁做完了。他接着进来告诉我你朋友做完了,我当时心里很紧张,但是已经没有了刚才的冲动,我低着头说:那我也走。我又说了一句话,我问他:你叫什么?他说:你叫我玉良吧,玉米的玉,优良的良。我说:你有电话吗?他把他小灵通告诉了我。

我走出了房间,王姐已经在大厅里了,我看到她时,觉得很害羞,脸红的要命,但是装做没事地说,我一直在等你,她笑着说:怎么样,酒醒了吧?我说好多了,我们回去吧。

我们出了洗浴中心,打了个车,这时已经2:00多了。在车上我没敢看她一眼,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只是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话。她先到了,我回到了自己的家。

回家后我坐在客厅里想着刚才的事,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受,又后悔又有种想继续尝试的感觉,我几次拿来起电话,想拔那个号码,但是又放下了。夜已经很深了,我洗了洗睡了过去。

第二天,早上我起的很晚,醒来后想的第一件事就是昨晚的事。这时的我不再有酒精的麻醉,不再有那种冲动,清醒的要命。我后悔去那里,后悔自己做的一切,我骂自己下流,骂自己不守妇道……

我突然想到自己会不会得病,这个想法把我吓了一跳,我立即起床,打开电脑,查那些性病知识,我是越查越怕,我怕他的手会不会刚从别人身体里出来,会不会给带来可怕的病,他会不会有病,我的手上会不会也有病菌。我查了各种病的症状和潜伏期,心中很后悔,我只想说各位朋友,珍惜你的身体,珍惜你的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