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武侠古典  »  口袋异界
口袋异界

第十一章曼尼斯商会

这孩纸身下穿的,居然是一件5阶雷鸣虎的毛皮,成色还很新,这不是捡的吧……能干掉雷鸣虎的实力,但却穿的像个野人,这一切都让佩琪惊讶好奇。佩琪打定主意一会要问问。

「你还在等什么,赶快给把他扔下去,杰克!!」林越看到索亚发出的斗气之后,更让他回想到自身经历,他紧咬牙恨不得上去将索亚大卸八块.

「恐怕还不行啊……」杰克沉声说道。

杰克见到索亚的装束就知道索亚恐怕是有些本事的,如果可以的话他希望又能船只平安,又能与这孩子交好。

「蠢猪,蠢猪!你难道要违抗我的命令吗?难道你想要被写到,曼尼斯商会的黑名单吗??!!」林越咬牙切齿,心说我是你的雇主啊,你怎么莫名其妙的帮上外人了!

听到黑名单,杰克脸色一变。一般只有大型商才会有黑名单,那些违背了行业规则的人,会被写上去,一旦写到黑名单上他们的生意就会收到极大地影响,借不到单子,甚至难以购买一些必需品,只能铤而走险从黑市高价购买。

「不是的,林越少爷,您也知道,我的斗气是风属性他的是火属性,这火借风威,我们来打起来之后这里没人能够阻止,救火都来不及。船就得沉没……」杰克摆出一副为了大家也不能动手的样子。

……

周围的人议论开了。

「沉船?不会吧。」一个仆人。

「我看有道理,他俩势均力敌,的确有把船弄坏的风险。」

「我看就是杰克畏惧这野孩,不敢出手」

「他不出手,这下少爷彻底没面子了。」

「卧槽你们两个能不能小声点,没看到少爷的脸都变猪肝了吗……」

这时茉莉正好飞到他附近,听到他的话。「变猪肝了吗?变猪肝了吗?变猪肝了吗?……!」大声地重复着。

林越已经快要气疯了,羞愤欲死,恨不得钻到夹板的缝隙里。

班。班。班。班大钳蟹巨大的身躯挡住了两方人。

佩琪走了过来,她丰挺的大胸一抖一抖的,两方的注意都被吸引了「大家还是各退一步吧,今天有不错的食材,想必味道一定不错。而且刚才船只有些地方被爆爆鱼弄坏了,真的需要修理!」

本来杰克就是不想打,林越就是再傻也知道今天是无法把索亚怎么样了。

他咬牙切齿『哼,你以为你是禁咒啊。还把船只烧出个洞?你们的水系魔兽是白痴吗?不会喷水吗?真以为我傻啊!……杰克,这笔账我记下了,既然为了一个野孩,与曼尼斯为敌。』林越面色阴郁,冷哼一声,回到了舱内……

林越的背影消失杰克才走了过去……

「孩子你好,我叫杰克斯派洛,你可以叫我杰克船长。欢迎你上船,哦你也可以叫我大胡子。」说着就引着索亚往另一个船舱走。

「你好,我叫索亚.愿海神保佑您。」索亚消去身上的斗气,但是警惕地跟随而去。

「哇,好漂亮的小鸟!刚才就想要仔细看,原来真的这么好!」佩琪欣喜地靠近。

茉莉闪到一边。

「就摸一摸不要小气啊!」佩琪追着乱飞的茉莉,脚下一个打滑,摔到在地露出白色的内内,茉莉狡猾地落倒她头上……

船舱内。

「孩子请坐吧,就把这里先给你住了,天快黑了一会给你找条被子。」杰克和善地拍了拍床,目光有些落寞。

「胡子大叔,。你怎么了。」索亚盯着他的脸说道。

「哎,没事,反正我在这里混不下去了,要滚蛋了。我正琢磨是不是应该把船卖了,去大陆买块地种种……」

「怎么会?你可是3阶战士啊!」

「这还不都是因为新陛下的命令麻。哎」杰克就把珍珠港的事情开始讲述给索亚。

帝国南部发生战争,物资紧缺,老国王重病再身,商贩趁机抬高物价,临危受命的大王子下命令,给予10个商会权利让他们稳定国内的价格,而帝国军队则会给予辅助,和监督。

本来,海里的各种物资一般是和战争没有关系的,但是商会贪婪的商会从中看到了利益,以战争为借口,白菜价格收入各种物资,毕竟这块蛋糕太大了,大到法兰商会也不能独吞,所以他们控制了许多的小商会,曼尼斯商会就是小商会其中之一。

……

索亚从和老杰克的口中,得到了不少目前大陆上的信息。

「船长,你们在聊什么呢?饭已经做好了,我见你们没有来,就知道你们在这里。所以给你们端上来了。」佩琪一低身打开房门,胸前露出一大片雪白。

「茉莉?!」索亚大喊一声,然后就看见茉莉从圆形的小窗子飞了进来。

「她叫茉莉?不错的名字,不过刚才和我玩的挺好的,可她就是不进厨房,我一拿上饭菜甚至都不靠近我了。」这时佩琪没有带面纱,漂亮的脸蛋上露出苦恼的样子。

索亚眼睛一翻白,这家伙的胃口,恐怕早已经被我养刁了……

第十二章烹饪

看着眼前这道『炖鱼』它不但腥味扑鼻,而且汤汁就像水一样清淡,看不见任何调味料。索亚可以肯定,这条鱼得内脏都没有洗净。因为被铲子插烂的腹部,甚至看见还有鱼漂和血丝……

这样一道失败的菜肴,自己是吃不下去的……

「你不用客气,来吃吧,这可是不错的!」说着杰克就用叉子叉起一大块鱼肉……

「开动吧!」佩琪拿起叉子。

「等等!!~慢点……」索亚见佩琪也跃跃欲试地样子急忙叫道。

「怎么了?」杰克问。

「你们平时都是这么吃吗?」索亚指着两盘食物,另一盘是一些烤鱼,样子还行,就是有些糊了。

「是呀?!」

「就是这些东西」杰克说道。

「可这也太难吃了吧!呸呸。」索亚沾了一点鱼汤放进嘴里,马上吐了出来,露出见鬼的表情……!

「你!!!」杰克。

「你可以不吃,但是你不可以侮辱食物!」佩琪也生气了。

索亚想再来烤鱼,可是腥气扑鼻,呕……

「佩琪,既然客人看不起我们的食物,那咱们走。」自己日常吃的东西,被人评价得像是猪食,杰克也气得不行。

说着,杰克端起盘子,就要往外走。索亚虽然还是个孩子,但也是看出他们真的生气了。

「对不起,抱歉。我平时吃的更好……也不对!我是说,我应该可以做得更好吃。」索亚一脸歉意。

「哼!」二人心想。你一个小孩子,能做的更好?这使得两人更加生气,头也不回地的走了……

碰!大声地关门

「哦!」索亚看着茉莉丧气地摇头,茉莉也看着索亚,大眼看着小眼。.

「@#¥!」茉莉拍着肚子,不满地表示自己还没吃东西。

「我去拿一个苹果给你吃。」茉莉乖巧地落在索亚肩膀。

索亚回到棱船上,从一个袋子里拿出了几个果子,想了想又把剩下的鱼也带回到大船上,至于为什么没有用蛇凝系统的储物空间装东西,那是因为空间里面已经塞满了更重要的东西……

安顿好茉莉,自己反倒是有些饿了,看了看剩下的鱼,他很快找到了船内的厨房。

「还真是意外地干净。」平整的台面,有几只锅子,桌面有些大鱼头,看来是刚刚剩下的废品。

「难道他们都不吃鱼头的吗?」索亚奇怪地拿起一个,「真是浪费!」

「我就做那道菜吧!」索亚打定主意。

将厨具洗净后,熟练地先剖开鱼头,用少量盐水洗干净,从空间内取出以前配制的料酒,姜片开始腌制。

他今天打算做一道剁椒鱼头!

索亚又从空间取出这些年收集的调味品,准备好后,把泡红椒剁碎,葱切碎,姜块切末,蒜半个,剁成细末。

这时已经腌制了10分钟,然后将鱼头放在碗里,然后撒上剁椒、姜末、盐、料酒。

锅中加水烧沸后,将鱼头连碗一同放入锅中蒸……

另一间房内。

「杰克大叔,你说这个索亚怎么这样!吃饭的好心情都没有了……」佩琪嘟着嘴,两个沉甸甸的胸部放在桌子上……

「缺少礼数,饿他几天!看他还怎么敢说!不过……」杰克露出略有所思的样子。

「你是说他的来历啊?」

「是啊,这个少年浑身露着古怪……我看到过他乘坐的小船,凭借我的经验,那种小船明显有很多好处。可我却说不出来……」顿了顿「而且他身上,好像有一种野兽的气息。当我和他对上眼神的时候,我甚至想要逃避……」

「野兽的气息,这怎么可能?他的眼睛挺漂亮啊,蓝色的~不过他穿的那个皮毛的确是魔兽的,雷明虎的毛皮啊,好美啊,大陆上要500000块一件呢……一次出海10000块这得赚多久。」大眼睛露出惋惜。

「你这丫头,如果你答应了兰斯少爷的话,不就可以穿上那么漂亮的衣服了!」

「兰斯他人的确很好,有很风度,他的母亲也是个善良的女士,可是……」

「你是担心贵族的束缚吗?」杰克问。

「恩,所以我都有顾虑,再也没有了自由的生活,所以一直没有把自己交给他、、、」

「你们年轻人啊……恩???」

「怎么了?」佩琪看到杰克的鼻子一直在动。

「你闻闻!!」空气中一股鲜美的味道传来。

「啊!什么味这么香!!」

「厨房传来的!」两人同时说,不约而同地冲出门。。。

第十三章不够

「啊,咋这么多人……」佩琪和杰克来到厨房外面,看到这里已经被船员和仆役沾满了。

这些人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都在不断的抽动鼻子,使劲地呼吸空气中的那股香味、

「怎么回事,」杰克拍了拍一个船员得肩膀。

「啊……啊啊啊啊啊,香!!」那个船员都没有理他。

「这到底是什么味啊!」二副。

「真香!醉了啊……」另一个林越的家仆。

「吸,……」家仆乙。

「你们!你们中邪啊!」杰克分开两拨人走到厨房门口。

「怎么回事,」杰克问另一个船员,这些靠近厨房的位置人最多,他们呼吸的香味最多,但是适应的最快。

「看到没,今天那个上船的小家伙,他在那厨房摆弄的!」这个船员吞了一口口水,望着舱内。

「真想吃一口啊!啊船长来了!。」船员乙。

「是船长,船长来了,这可太好了,就等你了……」众船员。

「你……你们用那种期望的眼神看着我干什么……」杰克呗看的发毛。

「船长,你和那小子最近,帮我们要点吧……」大副。

「是啊是啊……」众船员。

「想吃,那你们自己去要啊,搞得好像我和他很熟………」杰克也暗自吞了一口口水。

「可人家会斗气啊船长,万一他生气的话……」

「船长,求您了,只要一小口!」船员们。

佩琪,帮我说句话啊你……

杰克低头一看……佩琪正拽着自己衣角的,探身可怜巴巴的看着自己……

尼玛……这群吃货

刚才还说要饿这小子一段时间,这怎么一眨眼功夫不到,自己却反而变成了要吃的的那个了……

不忍心看着船员们失望杰克一狠心。

哎……谁让我是一船之长……节操什么的就不要了吧,我去还不行么……这还没等准备好,身后不知道谁推了一把……

哎呦你们这帮……

「小索……索亚兄弟……你,没睡呢啊。」杰克一面说着一面看着锅子,热气腾腾!

「对对,索亚弟弟,你还没睡啊。」佩琪已经坐在椅子上,这人哪有在厨房睡的啊……

「哦,没睡呢。有点饿弄些吃的……」

从锅中取出碗后,索亚再将锅置火上放油烧至十成热,然后铲起浓汤淋在鱼头上,菜成了,一股更加浓郁的香味传出,门外又是一片狼嚎……

这样也是菜吗,真好看的样子啊!门外不知道谁在说话……

「那个,今天我甩门而去实在是不对的……」杰克的脸已经火烧一样红,对比自己小的人承认错误还是头一回……

「没有的事,分明是我做的不对……」说着索亚就端着碗要出去。

「是啊是啊,反正外面挺黑的,走起路来也麻烦,不如就在这里吃吧!」佩琪急忙阻拦,这是菜吗?也太好看了吧那味道……佩琪惊讶地想。

「我真的可以在这里吃吗?」

「当然了,你可以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家,吃饭当然可以啊~」你在这吃就好办了……

「真的啊,那好吧,咱们就一起吃吧!」索亚觉得自己被原谅了,也开心地笑了。

「真的吗!」佩琪惊喜的说,没想到索亚这么好!

「请随便吧,但是要小心辣!」索亚提醒道。

「辣,那是什么东西!这个红红的东西……哇哇!舌头好烫!。」这个世界几乎没有用过辣椒这种调料,刺激之下佩琪眼泪都流了出来……

「给你水。」索亚递过。

「哦。谢谢~得救了……好刺激!着鱼好好吃」佩琪在辣味的刺激下,连香汗都流了下来,薄薄的衣料显示出动人的身材,香辣刺激着味蕾,不停筷一口接着一口。

索亚看着佩琪完美的身材,暗自吞了一口口水,心中产生一种从没有过的感觉,好想摸一下……

「杰克大叔,你也可以尝尝肉,味道还不错的。」索亚盯着佩琪的那因汗水沾湿的乳沟,下面忽然感觉自己的JJ硬硬的挺了起来。

「谢谢……哦,这味道……」这菜不进样式美观,鱼肉入口后,鲜,香,嫩,令人回味无穷……

「太美味了!!我觉得我的灵魂都从身体中出来了……」杰克茫然弟说……

这话刚一说出口,哗啦一下从门外进来5。6个人,这帮人盯着菜口水都快出来了。

「索亚弟弟索亚大哥,索亚大师……」总之叫什么的都有,但目的就是一个。

分点吧!!!

「可是不够吃啊……」

「那都不是事,鱼有的是,对、、……」船员们。

索亚难却盛情,但做饭时候都是自己一个人,让他们出去后再做的,船员们能吃上着美味已经让他们激动,哪敢不从,这一顿饭连吃带做,竟是吃到了半夜,汤都沾着面包吃完了,所有人肚子都撑的满满的,大家赞不绝口,索亚彻底融入了大家……

杰克船长自然是喝了些酒的,他拉住索亚「索亚兄弟……你是不知道啊,因为航海我这腿早就有些风寒的毛病,一直好不了,但是吃了你这菜,我感觉轻多了!你真是我兄弟……咯……」

「杰克大叔,您醉了啊」

「咯!不,我没醉,我敢说你这食物如果放到菜馆,海上有我这毛病的多了,保证大受欢迎!」

「大叔您醉了……」索亚和佩琪吧杰克拖回屋子。

从屋子出来,这时已经很晚天空中月光明亮。

「索亚弟弟,你之前的生活是怎样的?你都是一个人吗?」佩琪今天也喝了一点,微醉的俏脸,动人的身体,令人心醉的味道……让索亚一阵异样的感觉。

「今天姐姐去你那里睡可以吗?你以前的事给姐姐讲讲吧,还有那只小鸟的故事……」

第十四章蛇凝

这个叫索亚的男孩到底为什么会武技,还会做这样的美食,这太引人了我要一定要了解!

这十月的天气,已经有些微凉了,水手们都已经关严了门呼呼大睡。

一间孤零零的客舱门开了,一只毛色艳丽的鹦鹉睁开一只眼睛,见到自己的主人和另一个新认识的人类进到了屋内,就再次闭上眼睛睡觉。

解开盘在头上的薄布,波浪的长发披在肩上,佩琪不仅容貌漂亮,19岁的她吸引着无数的追求者,其原因除了她容貌美丽性格温柔开朗,更因为是她发育得十分成熟,那对36寸F杯的高挺双峰配上高挑洁白的身躯,不知道让多少男性迷醉,是不少男人暗自YY的对象……

佩琪的名字,简直就是珍珠港『性感』的代名词……

佩琪性感但绝对不是花瓶,在16岁的时候就已经和小钳蟹缔结契约,成为实力不俗的冒险者,在18岁的时候更是让小钳蟹进化为大钳蟹,更让她成为了争相物色的对象。

两人并排坐在床上。

「索亚弟弟,茉莉是怎么和你契约的?从来没见过有人把鹦鹉当做伙伴呢……」为了不吵醒茉莉,佩琪嘴巴附在亚瑟耳边,痒痒的感觉索亚觉得心脏在狂跳。

14岁的他从没距离女孩这么近过,两人的手臂挨在一起,她的皮肤那么光华清凉,棕红色的长发披在双肩上,胸前一对36寸的丰满乳房波涛汹涌,就像是要挣脱衣服的束缚似得露出大片洁白的乳肉,本来就很美的她在月光照射下像是完美的性感女神。

由于两人的坐姿,佩琪并没有发现索亚的眼神已经变得火热……

「茉莉唱歌很好听,在小岛上孤独的时候就是它陪着我,其实她很贪吃的……」索亚燥热地偷瞥着饱满的胸脯。

「她真的很可爱哦,你平时都喂她什么呀。」佩琪不经意间看到索亚的眼神,尴尬地侧身躺在床上,旁敲侧击地问着,娇媚纤细的腰身玲珑起伏。

「平时都吃些水果,有时候我会特意给她点别糕点什么的。」

「高点?那是啥?也是好吃的吧!」佩琪躺下后就用手抱住胸部,挡的严严实实。

「是啊!这家伙很爱吃甜食的。」

「啊!甜食?真的吗!姐姐也最爱甜食了!你可以做一点吗?」佩琪眨着明亮的眼睛。

「当然可以了。不过有些材料是不太好弄得。」

「哦。那你的武技都是有人教的吗?」佩琪随意的问道

「没有。是自己修炼的啊。」

「你做的食物真太美味了,你的老师是哪位啊?」佩琪小声地问。

「哪有人教我啊,这多亏了系统……」索亚在佩琪身后闻着发梢的香味。

「什么是系统啊??」佩琪好奇问。

「系统就是蛇凝它可以……」索亚忽然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同时他惊讶这个佩琪姐姐一直在打探自己的消息!!

「不不没什么系统!而是一个,对!一个老者教我的……」索亚忙道。

「哦?真的吗,那老者还教你什么了?」他在说谎呢系统?蛇凝那是什么东西?从没听过啊佩琪心中纳闷,也许该问问船长他们佩琪暗想。

「他还教给我这个呢。」索亚在身后献宝似得说。

「是什么,额!」佩琪转过身来,忽然发现索亚的眼瞳变为血色,那空洞的红色目光联动了她的心灵,她的世界骤然变得一片漆黑,一只如灾难般恐怖的巨大蛇怪,在黑暗中凝视着她!

甚至疑惑表情甚至还没有做出来,她的眼神就失去焦距,就像木偶一样呆在那里。

系统——

「佩琪姐姐,你为什么要打听我的消息,你的目的是什么。」索亚有些生气。

「很好奇。」佩琪面无表情。

「……没有别的原因?」索亚。

「……以后也想能吃到。」

「啊、看来是我多疑了啊。」。「佩琪姐姐从现在开始你要忘记关于系统的事情,我所有的来历是这样的……」

索亚编造了一个关于自己的故事,一个并不存在的师傅,佩琪完全被索亚控制,改造着记忆。

一种控制的欲望在他心中滋生……

眼前的娇躯乳房丰挺,腰身纤细婀娜,皮肤光洁无瑕。

索亚的内心有种什么东西在让他烦乱,轻轻地把佩琪的头发从胸口拨开,取下她的外套,让佩琪变为仰卧的姿势,今天佩琪穿的是一件低胸衣服,没有扣子,一道诱人的乳沟被36F豪乳勾勒出来,由于无助的身躯任由索亚摆弄。

索亚呆滞地看着那对就算是躺下也没有变小的丰满大奶子,由于内衬不是很厚,可以看到乳头的痕迹。索亚颤抖着的手一寸一寸地像怒挺的乳峰靠近。

『如果她发现了怎么办?』『不,她不会发现,就算是发现了也可以删除记忆……』索亚对自己说着。

他不再犹豫,因兴奋颤抖的手指已经按在了乳房上,接着是另一只手,他发现自己的手居然无法完全掌握这对美丽的巨乳……

他要亲眼见证这份美丽!魔手松开乳房抓住内衣底边直接掀了上去,直到完全脱下,佩琪白皙上半身就完全赤裸裸的暴露在空气中,那丰满无比的高耸乳房,淡粉色的乳晕,黄豆粒大小的可爱粉色乳头,被索亚尽收眼底。

索亚忍不住用手指触碰她的身躯,去触摸那充满惊人弹性的乳球,他的手指按动乳头,下陷、隆起。

索亚的另一只手发狂地抓住另一只乳房,那柔软的乳肉在手中不停地变形着、把玩一阵子后,有些累了,便双手轻轻扶在又白又园乳房上感受她的心跳和呼吸……

索亚觉得应该吃一口奶,便爬到床上,轻爬在佩琪的的身上,将整个粉嫩的乳头连同乳晕一起含在嘴里,就开始本能地吸允起来,身材高挑的佩琪被比她矮了1头多的索亚压在身下,洁白的身躯被没有性知识的少年恣意的抚摸着。

少女的两个乳头被不断的吸允兹兹的声响,虽然没有意识,但身躯却有了本能的反应,乳头涨得如樱桃般大小,乳房也更加粉嫩了起来。

索亚的指尖不断侵犯着圆挺的美乳,同时呼吸着女人身上特有的香气。

小孩子的性欲本就没有多么旺盛,揉捏一会乳房之后就觉得睡意袭来。

夜更深了。

为了以后能每天看到美丽的姐姐,索亚进行了设定。

就如同婴儿一般含着乳头睡着了。

第十五章黑玫瑰生意

林越这几天闷闷不乐连舱门都没怎么出,这个索亚也太可恶了,明明看起来就是个毛孩,虽然有些武力可平时这样的小子自己都不知道收拾多少个了……

可是这索亚不但用美食笼络了船员,甚至一些家仆也整天围着索亚要吃的,林越不是不想惩罚那些家仆,可是看着眼前满满的一小碗香气四溢的鱼肉,他就忍不住吞了一口口水……

上一次家仆为他端上来的鱼肉被他直接砸翻在地,那可是好几个人舍不得吃才凑出的一大碗啊,就被他打翻了!下人们这个心疼啊,你不吃给我吃啊……

这一大碗肉不但洒得满地都是而且收拾干净之后那味道还在屋里久久不散,当晚林越就后悔了,这香味勾的他一晚上觉都没睡好,睡着了还咬了好几次舌头给疼醒了……这个索亚做的他怎么就这么香!

这次这一小碗肉,两三口就被林越吃了个精光,「太少了!」他一皱眉头。

「这索亚小哥……小子,说是没有那么多的什么调味料了,所以限量了……」一个家仆马上答道。

「调味料?难道就是这些奇怪的小植物?」看着桌子上剩下的残渣,林越略有所思。

「等到上岸之后,一定要通知家族控制住这个索亚,让他交出调味料还有制作方法,着一定能提高自己在家族的地位。不交?家族有的是方法让他开口……」

林越眉头皱起「可是奥古斯好像没有自己家族的势力啊,小子你最好别来珍珠港」……

林越在大家族,虽然颇有实力不过他却是个旁支身份,这次出行是奉了母亲的命令来处理一次大生意,为了证明他的能耐,特意没有带高端武者,如果成功了可以提高他这在家族的地位,让长老认可他的能力。

……

另一间房内,索亚正一副呆滞的表情。

在他的控制下,此时的佩琪姐姐全身的服装已经脱落在地,性感迷人的身躯不着寸缕,高挺园白的乳房完全赤裸裸的展现在索亚面前。

此前索亚从没见过女人的躶体,当他发现女人下面居然『什么都没有』的时候甚至吓得一哆嗦……

「光明神,这里有个洞……」索亚跪坐在地上。好奇地瞪大双眼盯着那洁白无毛的阴户,他的手本能地触摸着两片薄薄的阴唇,并用两个手指分开,他发现肉缝的顶端有一颗小小的肉球。

这时索亚感觉鼻子有些痒痒的,便用一只手去挠,一股复杂但是很好闻的味道传来,是佩琪姐姐的味道啊……他冲动地将鼻子靠近洁白的肉缝,仔细的闻着看着,又把鼻子靠近纤腰和胸部区分着味道、。

他忍不住吞了口水,索亚的手指在光滑曼妙的的身躯上游走,揉捏那根本握不住的丰满乳房,手指在肉缝上轻轻的来回揉动有时轻轻按一下顶端的小肉球……

被控制中的佩琪身体竟然微微的颤抖,似乎产生了反应,皮肤变得粉红嫩嫩的。

索亚控制不住,一把将佩琪抱在怀中,两人翻到床上,陈旧的木床发出吱嘎的声音,索亚一口吸入粉嫩的乳头用力地吸允,不停滴抚摸着佩琪的身体,感受着肌肤相亲的感觉,他喜欢这样子,但是又不知道接下来该做什么……

事实上,他还是个雏啊。

索亚知道的不多,也没有人告诉过他该如何做,但是他已经有了占有欲,于是他给佩琪记忆中输入了只能喜欢索亚一个人,这样的信息……

……

第二天船只在地奥古斯靠岸了,奥古斯是一个小型城市,主要负责海口贸易。、

佩琪辞别了索亚他们,她要去奥古斯的亲戚家探望。杰克带着索亚和一个林越家的家丁去佣兵工会领取佣金。

佣兵工会是一个专门负责接取任务领取报酬的组织,他们能从雇主那里取得预付的佣金,等到完成任务就交付给佣兵们,他们从中取得报酬的一些抽成,是个庞大而精密的组织。

佣兵工会的门口口和门内到处都是人,他们的衣着各种各样,有的在四处大量有的的谈论价格,也有的在吹嘘自己的经历。

杰克领着索亚来到一个前台,领取了牌子等待叫道自己。

「索亚你一定没有注册佣兵吧。」大胡子杰克从怀中取出一个铜质徽章

「没有啊这是什么,?」

「这就是用来记录一个佣兵任务情况的工具,我现在的等级是青铜级。」

「我可以办理吗?」

「当然了孩子」

「26号的杰克先生,26号的杰克先生,轮到你了。」一遍的工作人员叫道

「这是我的证明」

「这是我家少主的。」林月的家丁也拿出一份凭证。

领取完了佣金,索亚也办理了一个佣兵徽章,但等级是黑铁0级。

「钱到手了,走吧索亚咱们去玩吧、」杰克开心的蜡烛索亚。

「玩?」

「是啊,否则你以为我们出海是为了什么?我们去找些乐子。」

「可是……」

「走吧,奥古斯的娘们……」杰克这才反应过来索亚还是个孩子。

「咱们还是去喝一杯吧。」

「好的大叔」

……

走在热闹的街道上,真正以一个自由人的身份这样行走,这是索亚没有体会过的。

「上好的麻布衣服……」

「可爱的李子、!!」

「那边的小哥,往这看啊……」

、、、、、

杰克轻车熟路的领索亚来到一间门面还算不错的酒馆,这件酒馆叫做黑玫瑰。

这里人不少,两人找个了地方坐下。

「老板娘,熟牛肉两份,一份麦酒一份果汁。」杰克知道索亚不爱喝酒的事情。

「记下了!!」大胸细腰的老板娘大叫一声,饱挺的胸部上有半朵黑色玫瑰露出来。

「哦,嗨!杰克小子还在接生意啊、」杰克显然是这里的常客,有人认出了他走过来。

「你!希伯特!哈哈啊哈」两人熊抱在一起。

这个叫希伯特的男人大约34岁,身材高大全身都是隆起的肌肉,敞开的衣服里面有能看到皮肤上不少伤痕……

「这男孩是谁?」希伯特沙哑的声音闻到、

「那男孩……这也许是命运给我的指引……」索亚在船上的日子里几乎是他开船以来做最开心的航海士光,索亚给海员们做了好几种不同的鱼类食物,每一种都让他们产生不真实的感觉……

「你这家伙……」希伯特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这老光棍怎么一个月不见口味都变了……

「幸会先生。」亚索打了个招呼。

「你好男孩……」

「索亚,希伯特是个值得信任的人。这酒店就是他女人和他开的。」

「你练过斗气?」希伯特敏锐的发现了索亚的不同。

「您的肉,果汁还有酒。」服务员送来了食物。

「是的希伯特先生,您也是战士?」这个男人居然一眼就发现了自己的不同,说明他比自己要厉害得多。

「斗气3阶」

「走咱们上楼去谈,我有点重要的事情……」杰克端起了盘子。

「好吧。」希伯特颜色变了变。

几人来到楼上的房间。

杰克喝了一大口酒,然后把索亚所做的美食的事情还有船员的表现一一都都告诉了希伯特,说道做饭的时候他那口水都流了出来,那颜色那味道……

一旁的希伯特听着他的描绘,瞧着杰克那猥琐的眼神,

「尼玛这是真的假的锕……」希伯特不可思议的样子

「嘿……」杰克一副不屑于土鳖交流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