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近亲乱伦  »  回忆与表姐一起的性启蒙短篇
回忆与表姐一起的性启蒙短篇

很小的时候就已经能记得很多事情了,两岁的时候家里来的一些人还有我身上发生的很多事到现在我都还能记得。

所以我总能记得很多我们小时候都有过但是很多人却不记得的事情,比如断奶。说起来不怕大家笑话,候的农村孩子断奶都很晚,有的都能吃奶一直到上小学,我到快2岁才断母乳,当然1岁以后的母乳是在我比较听话的时候才有的福利餐,当然这些和今天要讲的关系不大。今天的重点是我记得的那些当年不懂得现在回忆起来却很香艳的片段。

在姥姥家我妈排三,上面还有两个舅舅和下面的二姨三姨,所以我有好几个年纪都差不太多的表哥和表,除了小姨家住在比较远的城市,剩下的我们几家人一年里经常会有几次聚集在姥姥家的时候。我要讲的就是二十多年前发生的一些小事情,现在想来当年还真是性福。

先说记得最早的一次,是有一年快过年的时候大概腊月27到28,小姨夫因为在云南当兵回不来所以小姨就带着比我大两个月的表姐(梅姐)来姥姥家过年,我家和二姨家离姥姥村都有二十里路左右就一起过去玩了。二姨家有个表哥比我大两岁多,还有个小表姐(珊姐)比我大一个月,这个小表姐和我后来又发生了一些比较有趣的事情,不过那是长大一些的时候的事了,以后有机会再表。先说这次的事情。

那天到姥姥家就已经是下午了,我妈和二姨到家就开始做晚饭了,因为很久都没有聚这么多人了,吃完晚饭姥姥让我们都住下。因为三姨带了很多农村买不到的好吃的好玩的东西,我们几个小孩玩的很开心,我也想再玩一天不想回家。

可是家里不知道我们要留宿,那时候又都没有手机,家里连座机电话都没有,每个村只有一两个公共电话,快天黑的时候我妈和二姨到村头的公话那里给家里的公话打了个电话让他们帮忙传个信说不回去了。

回来的时候天已经擦黑了,我妈跟姥姥说,打个电话跑这么远,都出汗了,也没带衣服换。姥姥就说正好前些天镇上刚开了个澡堂子挺好的,大人一块五小孩不要钱,你们都去洗洗吧。于是我妈和二姨三姨带着我们几个小孩子还有大舅家的大表姐(比我大12岁后称「霞姐」)和表哥(比我大7岁「强哥」)还有二舅家的两个表姐(一个比我大4岁「琴姐」,一个大2岁「芳姐」)都准备去澡堂。姥姥家离镇上很近,我忘了我们用什么交通工具到的澡堂。二姨家的表哥那时候快5岁了,已经不让进女澡堂了,因为我还太小,只有我一个男的进女澡堂,当时感觉好耻辱啊!我不愿意和她们一起洗,但是我妈不同意,我也只能委屈地和她们共浴了。

其实小孩子无论做什么决定也只是当时那一下,进去以后我就忘了刚才不高兴的心情。我第一个脱完衣服然后自己搬着家里拿来的大盆进去了,把地上一个不停流水的软管放在里面接水,坐在里面很是高兴,一会他们就都进来了。那时我第一次注意到原来的下面还长着很多胡子一样的毛发,我就很奇怪为什么以前没发现,仔细看看发现霞姐那里也是有很多毛,霞姐看见我在看她,就快步走到里面洗去了。然后珊姐进来了,看到我就过来和我坐在了一起。

我们两个就一直这样玩着,珊姐一直坐在盆里不出来,我却一会出去放水一会又关水。大人们只顾洗自己的也不管我们怎么玩了,可能是因为年龄最相近,那时我特别听珊姐的话,特别讨厌芳姐和琴姐。以至于那天她们怎么洗澡的我一点印象都没有了。过了一会珊姐让我把水放着她给我冲水,我就把水管给她然后站在盆里她拿水管往我身上冲,冲了一会觉得不好玩又让我坐下给我洗胳膊。

珊姐很仔细的帮我洗,她让我坐在盆里,然后她的手就在水里揉搓着我的下面,那时候虽然还不会很硬,但是也觉得很舒服,也有一点充血变大。就让她一直那么摸着。后来二姨过来给我们俩洗,珊姐还笑话我屁股小我就生气打她屁股。

从那次开始我才慢慢开始对女人的身体产生兴趣,而且我发现珊姐和我一样也对男生的身体很好奇。她总是找机会看我下面或者让我看她下面。

洗完澡的第二天她就找到了机会让我们互相都看了。第二天珊姐有点感冒,可能是洗完澡没注意好保暖,姥姥带她去诊所打针,她执意让我跟我一起去,她告诉我她想让我看她打针的样子。到诊所以后她趴在那里把裤子退到屁股下面的时候医生看了我一眼,我突然觉得不好意思就出了门在外面等着。回去的路上她问我为什么出去了,我告诉她有人在就不敢了,她说那一会儿到家里没人的地方给我看。我想了一路也没想到哪里能没有人打扰。

回到家珊姐就叫着梅姐我们三个一起玩过家家,珊姐扮演医生我和梅姐当病人。起初我还不愿意玩,因为还有好多小姨给我买的玩具没动呢,可是珊姐给我使眼让我玩,她的眼色我是真没懂是什么意思,但是我还是听她的一起完了。珊姐在里屋坐在床边,我和梅姐轮流进去「看病」,这时候我才明白原来这就是没人打扰的地方了。开始的时候是珊姐给我们两个人看,这里摸摸那里捏捏,问问疼不疼啊张张嘴什么的。

然后她说要给梅姐打针,就让梅姐趴着,又从床下铺的草垫子拔下一根草。珊姐说:你按住她别让动我早打针了。我就把手按在了梅姐的大腿和屁股上。梅姐皮肤比较黑但是不影响她的容貌,虽然不是特别漂亮,但是很耐看,尤其现在梅姐二十多岁小麦色的皮肤看起来很健康也很。以至于后来我在小姨家所在的城市上大学时住在她家,还有另一段和梅姐的暧昧往事,甚至我女朋友都知道我和梅姐之间有一点暧昧。哎呀!跑题了。继续这一次。

其实这整个过程里梅姐也有很多语言和动作,但是因为她不是在我和珊姐的行动中,所以我就没把梅姐的行为都写出来了。

我摸着梅姐的屁股觉得很软,但是这时珊姐却说让我出去等着,说每次打针不能有人看。我出去等了一会,梅姐出来跟我说,换你打针了。我就进去,梅姐在外屋等着了。进屋以后珊姐大声说我给你检查肚子,然后就把我的裤子往下扒开,露出了她想见的那里。她又说你躺着我给你打针,打完肚子就不疼了。这些话应该都是给屋外的梅姐听的。

她把玩了我的jj一会就让我出去叫梅姐进来,但是梅姐已经不在了,只剩下姥姥一个人在了。姥姥说她跟着小姨去大舅家看鱼去了,大舅在村头的水汪里抓了几条大鱼。我就回到里屋跟珊姐说要不咱也去看看吧,珊姐不愿去,她告诉我有个秘密跟我说。

我很好奇是什么秘密,就凑近了过去听她说。她问我有没有见过我爸妈晚上日逼。我一下子很震惊她怎么能说出我们男孩子平时闲聊时说的词语,而且还是这么避讳的词,但是我没有表现出来震惊的样子,我说好像见过,但是没看清,只看见影子。她又问我,那你听到他们日逼的时候说话了吗?我说,只听到喘气的声音,没有说话。她告诉我,原来二姨和姨夫平时对对方都没有称呼,只有在床上的时候会互相称呼媳妇和男人。我还奇怪为什么二姨要叫她老公男人。珊姐说,她听到她妈一边被日一边说「男人你日死我了」,而且还有噗嗤噗嗤的水声特别大。

然后她犹豫了一下又问我见没见过女人吃小弟弟,我又一次很震惊地说没见过。而且我是第一次听到原来小JJ也能叫小弟弟。我问她,你怎么知道那里叫小弟弟的。她说也是听她爸妈日逼的时候说的。她夏天的时候见过一次二姨吃姨夫的小弟弟,她说那天她本来要起来尿尿,却看见他们在堂屋铺的凉席上躺着,姨夫没穿内裤,二姨就趴在下面在吃。我问珊姐,那你看见姨夫的JJ了吗,她说看见了,很大比我的大很多。她还告诉我等我长大了也会那么大。珊姐说他们在做的时候,姨夫经常会说媳妇我要日你行不行,偶尔也说你来吃吃我的弟弟,开始珊姐还以为他爸要和我小姨做,或者让她叔叔要二姨,慢慢才知道,原来他们说弟弟和妹妹就是男人和女人的下面。

珊姐说完又让我躺下,扒开的我裤子看着小弟弟,然后看了我一眼,就张嘴要去吃,我当时心里一紧张,怕她会咬疼我,而且当时我还担心一件事,我怕她给我咬破了,回家被我妈发现了就不好解释了。等她吃进去才感觉好舒服。她吃了有十几秒就放开了,我问她好吃吗,她说没味道,又问我什么感觉,我说你的舌头碰到那里就很舒服,她就笑笑起来了。其实我当时特别想她还能再吃一会,但是我没好意思要求。

前面写到我和珊姐过年在姥姥家的第一次亲密接触。今天就接着说我们后来发生的一些更亲密的故事。

还有一个大背景忘了说,之所以我妈在姐妹仨中个最大,我却最小,是因为我还有一个比我大6岁的亲姐姐,她在我的性启蒙阶段,到后来我交女朋友,甚至到现在,她对我这方面都是一个施教者,对我有很多苦口婆心的说教,避免了我犯不必要的错误,也解答了我很多这方面的误解。其他就没有了。

……我是昏割线……

自从那次珊姐亲了我还没发育的JJ以后,可以说我的小兄弟就是在珊姐的见证下一点点从小JJ变成大JB的。上小学之前的那两年,我们每次见面都会找个没人的地方玩弄我,每次也都是珊姐抓住我的手往她的小BB那里放,让我抚摸。但是以我的经验(在澡堂里看到过很多女人的下面长着毛发,有多有少,只是没有凑近观察)我的印象里以为女人的下面也像男人一样,都长在前面。每次珊姐让我摸她下面,我的手都是在阴阜部位抚摸,她就把我的手使劲往阴道口方向拉,我以为她要让我摸她的屁眼,就不愿意往下摸。

我们就这样一年有那么几次的玩着,除了摸摸下面,偶尔她会吃一次我的JJ,我觉得那只能是吃JJ,还不能算是口·交,我那时也能硬起来,就像憋尿时间长了也会硬起来,不是很硬而且那时候龟头还没有露出来,珊姐最喜欢玩的就是亲的我JJ硬起来以后弹着玩,还说我的很白。比大人的好看。我们从来没有吻过对方,因为我们都觉得脸对着脸很不好意思。直到后来好像是我们七八岁那年夏天,我才真正看清楚她那粉细腻的小肉缝的庐山真面目。

记忆里,小时候的农村夏天出奇的热。我们家附近有一条大河,每年夏天雨多的时候都会发一次大水。大水过后,新的河水特别清澈,那时候河水也没有污染,直接饮用都没有问题。那时的农村又没有空调,男男女女晚上都去河里洗澡纳凉。男人洗的地方很近就在桥边不远处,女人洗的地方就比较远了,在距离大路边差不多300米远的地方有一大片浅水区,白天我们这些小孩子都在那里玩水,因为水很浅,外围有沉船(那种水泥做的采砂船)和大石头挡着,所以很安全。

那片水白天一整天的时间都被我们10岁以下的小孩占据了,男孩子都是光着什么都不穿,女孩子都穿着短裤和小褂,掺杂在一起戏水。到了晚上,就成了女人们的地盘,当然像我这种半大的男孩偶尔跑过去玩也没事,只是惹得那些白天不敢脱衣服,好容易晚上脱光光的小女生们不高兴。

这年夏天,庄稼地里玉米很高的时候。二姨家空调坏掉拿去修了,那空调是小姨结婚时买的,后来小姨家换新就把这个旧的的给了二姨家。但是近处没有修的要送县城去修,好几天才能送回来。珊姐就借口家里热有没有地方可以玩水凉快,要来我家玩。二姨就把她送我家来住几天,等空调修好再回去。

珊姐上午到了我家,中午我就带她去了河边洗澡。说来也巧,平常都是十几个人的,那天河边只有另外的一个男孩和两个女孩,那两个女孩年龄都比较大的了,大概有10岁了。其实珊姐很怕水,她不敢下水,只是坐在岸边看我脱了衣服下水去了,她看我再水里玩了一会喊我上去跟我说:「你怎么让别的女孩子看你脱衣服的样子?」。她说这句话我记得很清楚。好像很生气的样子。我觉得珊姐可能是不敢下河就生气了,我就穿上了件短裤和T恤带她去了桥下面。

桥下的两头有很大一块陆地没有水,而且河面上的风吹来又很凉爽。我找了个大石头坐在上面,珊姐跟着我做在那里,一起抓小鱼玩水。过了一会珊姐提出来她也要洗澡,我以为她要再回去洗,忙拉着她走,谁知她是要在桥下面洗,她说石头旁边水浅,在这里她不害怕,只能陪她在桥下面了。

那个时候玉米长的很高,除了玉米除草,地里的农活不多,除了天黑的那一阵都来洗澡,所以路上来往的人没有几个。我以为珊姐会像别的女生一样穿着衣服洗,可是她竟然把衣服脱了,她说不想穿湿的衣服。

我怕别人看见,就坐在石头上尽量挡着她。毕竟距离我们不到一百米的地方就有三个人在呢。珊姐说她蹲在水里洗,别人看不见的,让我也脱了衣服和她一起。现在想想这种画面和情景根本就不可能发生,一个女生带着我一步步慢慢的叩响性的神圣大门。可是这就是我亲身经历的事情。

我们就蹲坐在水里,四周大石头挡着。慢慢我也不觉得害怕别人看见了。这是我第一次在这么明亮的地方观察珊姐的身体。她肉比我多一点点,摸起来很细腻很光滑。水很浅,站在里面还不到膝盖,珊姐就在水里揉捏着我的JJ,我正舒服地享受的时候,珊姐说你摸摸我。我就伸手到她下面,这一次我真正第一次认识到女生的阴道原来在下面。

我好奇地来回抚摸着那嫩嫩的软软的一条肉缝,往后摸到屁股又往前摸到阴阜,我心想这么长的一条缝,要是张开了肯定很大,应该能把手整个塞进去吧。我观察到珊姐脸红红的皱着眉,眼睛一直愣愣地看着我,我问她难受吗?她说不难受,你摸吧。我就继续摸着,珊姐的眼睛一会闭起来,一会又看着我。

她就那么蹲在水里不动让我的两个手指来回爱抚了大概十几分钟,才让我停下,说你歇会吧。其实我根本就没觉得累。我站起来看看四周有没有人看到我们,发现那边洗澡的人不见了,应该是洗完回家了。

我说没人了,咱们过去洗吧,珊姐说她不喜欢那里,就在这吧。然后她也站了起来坐在了那块平石头上,分开两腿让我看她的粉嫩私密处。我蹲在水里靠近那里的时候问了一句特傻逼的话,我说你给别的男生看过你的这里吗?珊姐说没给人看过,但是有一次被男生扒过裤子漏了屁股,她去告诉了那个男生的妈妈。我接着又问了一句傻逼的话,我问她你为什么喜欢给我看啊?她说经常看见她爸爸妈妈做这些事,她只跟我一个人说了,让我别跟大人说。

我答应了一声,就伸手扒开珊姐的阴唇看了看,这下终于知道平时聊天说的日逼就是把小JJ插进这里面去。我问珊姐,你看见二姨和姨夫日逼是怎么弄的吗?她说那我们试试吧,但是我不知道怎么开始。珊姐说她得躺着,就像我躺着让他吃JJ的时候那样。但是我们在河里没法躺。珊姐提议去玉米地里做。

我们就出来穿好衣服进了路边的玉米地,进到一半发现有人在里面,吓得我们跑了回来。我不敢再进去,主要是怕有人认出我来回去告诉我家里。但是珊姐执意要找一个没人的玉米地。我一直都犟不过她,只好找了一片远一点的钻了进去,而且还专门等了一会听到确实没有人了,珊姐才找了一块空隙草多的地方躺着。然后看着我说,你趴着上来。我就傻傻地直接趴了上去。珊姐被我压地喘不开气,但是她没让我起来,也没有说别的,就直接用手脱我的短裤。我就坐起来自己吧短裤脱掉放在一边,珊姐自己把裤子退到了脚脖子,我趴了上去以后就不知道怎么办了,珊姐抓着我下面使劲往她阴道里塞,可是根本就够不到,我被他抓的有点疼,还是进不去。珊姐干脆把裤子脱掉了,分开了腿让我趴在她身上。这时JJ被她抓的有些硬了,我顶着她的阴阜位置趴着不动。珊姐说,你动一下就行了。我们就这样抱着,我的JJ顶着珊姐的阴道口磨蹭了半天。后来实在热得不行,就起来了。衣服脏了,又回到河里把衣服洗了洗,晾在刚才洗澡的石头上。

当天晚上,珊姐自然还是要求睡在我的小床上。大人也就是认为我们玩的亲近。晚上睡觉时,我是不敢有什么动作的,怕大人发现就麻烦了。现在想一想,小的时候我胆子真的很小,珊姐却不怕,而且很大声的让我抱着她睡觉,我很紧张,怕大人骂我,可是他们就像没听见一样,也不管我们怎么睡。我还是不敢有动作,珊姐就把我的手拉过去放在她肚子上,这个意思就是让我自己主动点,让我摸摸她的。那几天我们就一直这样睡了好几天,后来二姨来接珊姐回家时,还把我也带去过了两天。那两天基本上也和在我家差不多,少不了磨磨蹭蹭的。

边回忆边写。一下午写了这些感觉这不算是自述,像是絮叨,不知道大家喜不喜欢,请发表一下意见和建议,或许我可以改变一下叙述的方式。因为当时毕竟还小。后来我俩长大一些以后,才有了真的性接触。可能写那些事情的时候,会更有一些。我会努力回忆,也希望得到支持。还有大学时期和梅姐的一些暧昧,校园里和女朋友就是我现在的婆的激情,大学毕业后回到老家工作,住在霞姐家的那两个月发生的一些事,还有我老婆知道我和表姐有这些暧昧以后,她也觉得没什么大不了,即不会影响我爱她,而且我的表姐都有家庭了,也不会毁坏各自家庭,老婆还说,这总比在外面找鸡或者一夜情安全。

还有好多好多发生在我的性爱之路上的事。

如果愿意继续看我絮叨,请您给我点信息让我知道。留下您的意见或者建议。我会虚心接受。要下班回家了。今晚还要带老婆去霞姐家送个家电,可能要在她家住一晚,这有勾起了我和霞姐的一点回忆,有机会再慢慢写吧。请多多支持。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