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另类小说  »  我的美妻被人强迫受精
我的美妻被人强迫受精

我结婚甫二年的漂亮的妻子--恬,此刻横躺在一张纯白色的床垫上,她身上没有半丝寸缕,雪白赤裸的胴体完全暴露在几十个男人的目光注视之下,没有绳子捆绑着她,但她很认命地将一双玉臂高举平放,让雪山般的嫩乳毫无掩蔽。两条诱人的修长美腿也弯曲起来,大腿根淫荡地张开到下体完全被看到的程度,性感的脚丫高高踮着,只有纤趾接触床面。

我心爱的女人,像牲畜一样躺在那里被别的男人围赏已经快半小时了。其实她也不是完全被看光,至少在她张开的双腿间,男人最渴望一睹真相的神秘溪谷上,还覆有一张薄到几乎透明的面纸,虽然面纸早已拓出一条快要破掉的湿痕。

今天是陈总他们要让我的妻子小恬受精怀孕的基准日,他们为此还特地办了一场仪式,我,还有我双亲都被带到现场来目睹恬被别的男人授精的经过。我被脱光了衣服牢牢绑在椅子上,他们用一根金属管套住了我的阴茎,有两条粗铁丝穿过金属管夹住龟头下方,他们笑说那是给性无能者使用的男性贞操带,我虽然羞恨难当,恨不得死去也不愿看自己的女人被强迫受孕,但在陈总和阿朋他们的淫威下,连想死都很困难。

观赏这场残忍仪式的人包括一整队的球员十一人,他们的队长是今天要和恬交合的男主角,以及一名a片名导演,他今天带了三个学生来实习,并负责解说恬被授精的过程,还有我的一些居心不良的男性亲友。

选在今天这个日子让恬怀别的男人骨肉,是陈总请医师精密计算过的,我因为欠陈总钱,陈总找黑社会把我抓去逼债,我漂亮的心爱妻子恬为了救我性命,用她自己换我回去,从此沦为陈总的玩物。

她过去一个月都在陈总那里接受调教师阿朋的调教,除了教她如何顺从男人和开发她身体的敏感带外,还必须天天接受体质调养和卵子检测,在他们悉心调养下,恬即将排出的卵子发育得非常健康,今天就是排卵日,假如能与最健康的精子结合,受孕率是百分之百。

这些信息也是陈总在仪式致词时说的,他们还把恬卵泡形成的经过,从第一天到今天的情况拍成幻灯片,一整排挂在场地的墙壁上,由今天刚拍的幻灯片中可以看到,白色大颗的卵泡,已经突破了卵巢口,就要掉入子宫。

另一边的墙壁上,则播放着二张对照的投影片,一张是今天要让恬受孕的男人--球队队长阿韩的精液显微放大图,一张则是我这个『丈夫』的精液显微放大图。陈总正在解说这两张图。

「大家看,这张是今天要让女主角受孕的男性精子。」陈总指着阿韩的图片说:「我们可以看到精虫的密度很高,而且活动力相当强。」

他又指着我的那张说:「她老公的这张精虫数目就少得可怜,而且奄奄一息的样子,这种精虫是不太可能让女体受孕的。」

现场响起了一阵窃笑,许多目光都从恬那移到我这边,霎时我恨不得有个地洞能让我钻进去。

陈总看看时间,说:「现在,女奴体内的卵子差不多完全成熟了,我们开始下一阶段,这个阶段是要把女奴的肉体和心灵都挑逗到最兴奋的状态,这样对于授精是更有帮助的,我们把现场交给这一个月来负责调教女奴的调教师阿朋。」

阿朋精赤着身体,只穿一条丁字裤走出来,马上获得一阵掌声。他拿着一捆红色细线,扶起了我的恬,开始用细线熟练地缠绑恬美丽的身躯。

在阿朋修长的手指运作下,细线像在恬胴体上快速交织,恬羞怯地抿着唇,紧阖双目,弯长的睫毛颤抖,模样诱人至极。她顺从阿朋的摆布和指挥,阿朋叫她举高手她便举高,要她抬起腿她就抬腿,在她的配合和阿朋的高超手艺下,细线在她的身体分割成许多淫荡的几何图形,被剃去耻毛的肥白耻丘,两侧也因为线绳的缠过,使得湿润的洞穴完全张裂,阿朋揭掉那张早已湿到破开的面纸,里面成熟粉红的果肉一览无遗,还流出透明的黏液。

捆绑还没就此结束,阿朋最后用细线分绑住粉红柔嫩的奶头根部,拉过她雪白颈项后面,再绑紧另一边乳首,恬微蹙着眉发出细微的呻吟,她侧躺着抬高一条腿,让大家看清楚她身体的最深处,在阿朋没有说可以改变姿势前,她就必须用这样的方式给众人观赏。

「老师,为什么要这样绑她?」一名导演的学生问。

导演从头到尾目不转睛地注视着阿朋对恬作的一切,回答道:「他是对付女人的专家,你们要好好的学着。这种绑法的目的,是为了让女人身体的末端微血管充血,身体会变得更敏感,看!这女人渐渐在发情了!」

「怎么看出来?」学生问。

导演瞪了他一眼,似乎怪他怎么连这个都不懂,不过他还是有耐心地回答:「你们看她肌肤是不是抹上一层油亮的性感光泽?还有,奶头都还没被刺激,就已经充血勃起,红成那样。再看不懂,看她的肉穴总看得出来吧,淫水都已经泛滥到大腿根一片湿亮了!我想不久她就会开始呻吟。」

学生一边作笔记,另一个学生不识相的问:「呻吟?但她丈夫和公婆都在看呢!她发出呻吟会不会太……太淫荡了些?」

导演说:「你问到了重点,这要看调教师的功力了。还有假如受调教的女人体质非常敏感,潜在也是淫荡的个性,她就无法控制自己的道德约束。」

我再也听不下去,悲哀地看着恬:「恬,妳不是他们说的那样,对不对?」

恬泪眼婆娑的望过来,辛劳地喘着气说:「唔……对不起,我已经不是……以前你爱的那个小恬……我是他们的……身体和人……都是他们的了……」

「不……不是!」我悲伤地怒吼,不相信恬会说出这种没羞耻心的话。

「对不起……啊……朋……」

我的怒吼未歇,恬竟然已经像那淫导演预言的一样,发出了亢奋的呻吟。原来阿朋正在扯动紧绑她充血奶头的细线。她全身羞颤地发出间歇喘叫,甚至无耻叫唤玩弄她身体的男人单名,完全无视丈夫和公婆正在目睹她和野男人所作的一切。

导演又开始解说:「这女人的兴奋度已经很高了,你们看,她的脚趾紧紧的夹在一起,肌肤渗出细汗,通常这种现象,代表快出现第一次的高潮。」

「哪有这么快?他都还没对那女人真正作出什么事啊!」一学生讶异地问。

导演冷笑说:「真正敏感的女人身体,不一定要弄她的穴才会高潮,有些只要她喜欢的男人挑逗她身体敏感部位一样会高潮。」

「老师是说,这女人喜欢正在凌辱她的这个调教师吗?」学生惊奇地问。

导演回答:「我看没错的话应该是的,当然这女人的身体非凡敏感也是原因之一,很久没见过这种名器了。」

我听他们在讨论我心爱的妻子,一颗心简直快气炸了,发怒吼道:「你胡说八道什么?小恬只爱我!不会爱别人!」

但事实却残忍地粉碎了我的想法,阿朋没让恬达到高潮,就停止对她奶头的蹂躏,恬失望地躺在床上激动喘息,哀怨地望着阿朋,似乎没有旁人存在。阿朋忽然俯下身,粗暴地吸住她柔嫩的双唇,舌头闯入她口腔内搅动,恬面对突如而来的袭击,不但没抗拒,反而挺起柳腰,鼻间发出激烈的哼喘,脚趾又再度紧夹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