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武侠古典  »  无双欲望录--剑灵卷
无双欲望录--剑灵卷

「这就是焚尸岗?嗯,好重的鬼气,怨气也不轻」我闻了闻,发现这里不愧是乱葬岗,各种怨灵恶鬼横行,我为什么来焚尸岗是因为竹林卫收到线报说见过一个满身黑气的黑衣女人和穿着洪门道服的男子在附近出现,不用说了秦义绝和无尘那个死叛徒没跑了,要不是我没有什么有效搜索方法,你们早就死翘翘了。

无双刚刚来到焚尸岗就看见一个竹林卫和一个穿着道士服的人在哪里在讨论

这什么,从言语中我可以听到是一个名叫罗刹邪恶道士复活了??!!然后他召唤了千魂灵妖挡住了去路???

「那边大哥,把情况仔细说来听听」无双来到二人身前要求听详细的情况「哦,这不是道队长的同门的那位少侠嘛,事情是这样的我是竹林卫的小队长名字叫姚鸣,在附近搜错的时候我们发现附近居然出现了许多不明黑色气体,然后死去多年的罗刹竟然复活了?!!!」「我叫道白均是一位灵幻道士,也算是那位罗刹的同门但是许多年前他因为以童男童女作为祭品妄图召唤万魂灵妖,最后他自作孽被反噬而死,但是最近却有人看见他?而且还有一位黑衣的女子,我们想追查但是千魂灵妖如果不除我们没有办法啊」恩,有意思

「这交给我吧,以我的身手去消灭这鬼物是没啥问题的,你马上通知大师兄说让小心点,黑龙寨那帮人真的和冲角团联手了。」无双看了看位置就一跃而起。

千魂灵妖,用一千只冤魂所召唤出来的鬼物,有三米多高体巨大,一千的冤魂啊,这得杀多少人啊,看着眼前这只全身冒着血腥气息的千魂灵妖我不由感叹这生命的竟然像数字一样被人拿来当祭品??

看着像自己扑来千年灵妖,无双纹丝不动,叹息一声,一道黑色的光柱直接将千魂灵妖瞬间击成碎片。

「走吧,走吧,都去冥界投胎吧。」死神之命,鬼魂之往,看着漫天飞舞的光点,无双也是微微一笑,死去的人复活过来,他能做到但是死去的人灵魂都去投胎了,他就没办法了。也就是说那个什么鬼罗刹的怨念竟然维持那么久?祸害留千年么?我他瞄的,我师傅他们各个都是大好人又不见他们有好报?真他瞄的。

无双回到焚尸岗就听见道无息在哪里大声叫唤,说什么要来帮我?要不是我回来的及时他估计得吵架伙冲出去了,不错嘛小子有前途,将来必成我大洪门的高手,咳咳跑题了。

只见道无息和南素柔都在竹林卫焚尸岗的指挥小屋内。

「我靠,师叔你这身打扮,好帅气啊,不对是壕奢侈啊啊,我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奢侈的,这是传说中的白龙鳞?我去这是传说中由天照羽毛这这,师叔您您拿来的」道无息完全吃惊的望着无双。

南素柔更是惊讶的张着樱桃小嘴,我甚至在她目光看到了贪财?不会吧美女?

你不是那种治愈系女神吗?然后南素柔很快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连忙收拾好。

「公子,请原谅我哥哥的失礼」南素柔一边道歉还一边看向我?

「没事,都是自家人,对了最近小心点,黑龙盗和冲角团联手了?虽然不是什么实力强大的东西,但是还是小心点好,对了我有件事情要拜托,无息这是一千金币你马上去找神龙工商,去修理我们洪门驻地,一切材料必须是用最好的,不管他们用什么方法我都有在一年之后见到成果,记住跟他们说钱不是问题,这只是定金,另外这是三千金币,给你们竹林村的,你们经常受黑龙寨那帮渣渣烦扰,现在又受到冲角团袭击,拿去吧」金币,一铜币等于我们这的一块钱,然后一百的铜币等于一个银币,然后一百个银币等于一个金币,也就是说一千个金币等于一千万,无双足足给了道无息和南素柔四千万,估计两人是没看过这么多钱了。

「师,师,师叔,你你真的给我们?!!这可是四千金币啊?!!!」道无息语无伦次的说着……

「不够吗?不够我再给就行了」

「不不不,够,够,太够了,放心师叔,我就是没了这条命我也会保证完成任务的」「喂喂,别傻啊,要是被强盗抢劫,钱扔了就好,人最重要啊,钱什么的,扔了就好,好了,素柔妳怎么了?」无双正打算准备一下前往下一个目的地绿林村的时候,发现南素柔竟然如同财迷一样看着自己??味道,贪婪的味道越来越重了??而且这比重简直是那种见利忘义级别了。

「没事,公子请问你要去哪里?」南素柔一下子收起了那副失神的样子,以一种极为甜美的笑容对着无双笑了笑,好美,虽然到道了如同邪恶般贪婪的味道,但是不得不说南素柔真的是天生丽质,这么充满魅力的笑容已经让无双的分身已经有反应了,当然他不是那种色情狂魔,色欲保姆溺爱还是不能将他惯坏的,再加上这南素柔可是大师兄的养女啊,不能这样玩。

「我打算去绿林村,素柔妳要小心点看着你哥哥,她啊,有点马大哈啊」想到那道天风那大手大脚的。

「放心吧,公子我一定会看着哥哥的。」南素柔微微一笑虽然,我闻到了贪婪的味道,但我心中还是在想,她也不是像秦义绝哪种好杀人不眨眼的大恶。因该不会害自己的父兄和自己朝夕相处的邻居吧,现在回想起来我那个时候真是太天真了。

第二天早晨,我便向着绿林村出发了,我为了不放过线素所速度并不是这么的快,大概走了一个小时左右,我就看见有一群冲角团的人在打劫一群养猪的农民。

「你们的猪是我们冲角团的了,识相的快滚开,爷们今天大赚一笔,心情正好,否则你们早就没命了。快点滚开!!!!」几个冲角团喽啰挥舞着钢刀大声嚷嚷……

那些农民当时吓了一跳,正在惊慌失措的时候只见那个拿刀指他们冲角团团员被飞出百米,然后一阵惨叫,刷刷,那几个冲角团全部倒在地上嗷嗷大叫……

「乡亲们快离开吧,这几个小贼就交给我吧,你们快点带你们猪离开」无双出现在村民面前。

「是,少侠,你的大恩我们磨齿难忘,我们就先离开了。」说完乡亲们踢了一倒在地上的脚冲角团后离开了,恩,这套路我喜欢。

「没死吧?没死回答我的问题,否则待会我一刀一刀的将身上的肉切下来,然后撒上辣椒粉。」首先不管你怕不怕死吃我一招威胁。

那个受伤最轻的冲角团顿时吓得脸色都发白了「小的一定老实回答,公子你问啥我就答啥。」「你们刚刚说赚了一笔?什么意思?说!」

「是这样的,萧四海队长今天早上不知从哪里带回来一大堆的金币,那数量足足有数千个,我们兄弟异常兴奋,所以就拦路枪几头牲口打算捉回去开宴。」「???!!!!

今天早上?好几千金币?!!!「我记得道无息和南素柔今天早晨就离开的???!!!!!

「那你们有没有捉到什么人??!!」

「没有,我只看到萧四海大哥一个人回来」

恩恩,不理会那些小卒,我立马飞身会焚尸岗。

在哪里我看到了,全身是血的道无息正在急救??!!!南素柔却不见了??

「怎么回事??!!!」

「少侠你来了,公子他今天早晨会竹林村的时候遭遇到冲角团的袭击啊,他为了保护素柔小姐受到重伤,素柔小姐也被抓走了。」旁边道无息的跟班高峰哭哭啼啼的说道。

「让开,我来」我一把脉,我去已经是半死不活的样子了,要不是我找点回来他就算是救活了也得在下半辈子,发动真力,将他的静脉回复,并且将他的内伤治好。

「咳咳咳咳,我,素柔,咳咳。」道无息醒来第一件事就是念叨南素柔……

「公子你醒了啊,大侠在这」高峰大叫

「师叔,求求,咳咳,你救救素柔,咳咳咳」然后体力消耗过重晕了「他已经没事了,修养一段时间就好了,我现在立刻去就素柔,她现在在哪你知道么?

「」如果不出意外应该在冲角团的平南沿线阵地,大侠求求你一定要救救我们家小姐啊「」放心,好了,冲角团我们算是耗上了「在这个世界里,洪门就是他的家,现在洪门就剩下他和大师兄了,这么光明正大的来,简直和那时候的秦义绝来灭门无异,无双冷冷一笑,觉得是时候让他们领略我大洪门实力了。

冲角团的平南沿线阵地位于亡者森林的东南沿海,那里守备森严,一直在和竹林卫扛着。

今天,这里却是热闹非凡啊。

无双悄悄的来到这里,首先他要救人,毕竟南素柔还在他们手上,而且得越快越好,现在已经过了快一个小时了,等等,无双终于发现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了,难道?一个小时?,刚刚不会吧?!!!

要是这样那么我几天的人生观可能真的得翻一翻。

我一边潜行一边留意发现防御怎么这么松散啊???

「素柔,你真是厉害想到这么厉害的计策,哎,让道无息和道天风,损兵折将,还有那个玄无双想不到这么有钱,几千金像是泼水一样,要不是实力太厉害真是想」这个人难道萧四海???

「」讨厌,不要这样称赞我,我会害羞的「南素柔甜腻的声音传来,这还是平常那宛如仙女般的女孩么。

我就说么,道无息被劫还没一个小时,那帮人怎么确定会成功,去捉牲口开宴会?!!!我去你?妳妹的,妳贪财无所谓,你喜欢海盗妳直接说不就好了,何必搞到这么复杂,多少人命啊,连自己兄长和父亲都背叛,你妹的简直比无尘还狠。

无数的人影从无双身后幻化出来,这一次化身各个如同暗杀者一般,无影无息,你这里有数百人,很好我就幻化一千暗杀者来个无声无息的绝对暗杀。

临时搭建的房子里,只见南素柔,萧四海,混江龙,一众冲角团正在喝酒,而那个范建和村长也在那,果然是他们一伙的……

「大哥这次,多亏南素柔大嫂的福咱们狠狠赚了一笔富可敌国的财富,咱们以后不愁吃喝了」正当混江龙说完,他就整个人飞出去,一个快两米高的大汉飞出去简直让人目瞪口呆。

啪,啪,啪,一个衣着华丽的少年出现一边拍手一边出现在众人面前。

「诸位,这场宴会不请我这个金主是不是说不过去啊,啊!!!」无双手一挥整做临时搭建的房子被掀翻了,然后只见满地的冲角团尸体倒在地上。

「他们我已经送去冥界了,那边的南素柔,识相的给我回来,看在大师兄的面子上,这件事我当没有发生过,并且送妳一万黄金,要是妳执迷不悟的话,呵呵,洪门秘籍-寒冰烈火掌」只见无双抬手一章冰火之气迅速蔓延直接将海面划开,一面是被冰封一面冒出热腾腾的水蒸气。

「公子,公子,我是被逼的,素柔是被逼的,是范建和村长他们和萧四海合谋绑架我的,我是被逼的」南素柔立马一个箭步靠在无双的身后,一对柔软也是压在风仰的背后,看起来是在撒娇一般,甜腻的说道,这速度简直比在场除了无双以外任何一个人都快,这速度就连刚刚还在她身边的萧四海都没有反应过来。

「南素柔!!!!妳!!!!!!!」萧四海脸色真是不好看,我懂的,我和师傅已经师兄们那时候被无尘背叛的时候也就那样。

「」好了,剩下的没你们事了,乖乖的去冥界吧,洪门秘籍-御剑天雷「只见无双左手向天无数的晴天之雷化作利剑直接命中,然后周围化作一片白茫茫的世界。

「南素柔,接下来周围清场了,时候该谈谈我们的事情了。」竹林村,南素柔的房间内,布置好结界的我正是和这个在外人看起来乖巧的仙子,其实却是超级贪财不惜连自己父兄都出卖的女人。

「我说南素柔,妳真的贪财到这种地步??就算我师兄不是妳亲生父亲但是他一把屎又一把尿即当爹又当妈把妳拉扯长大?妳竟然做的出来???」「我我,我,做的出有怎么样,你不也是伪君子吗?别以为我不知道,男人就是一个德性,萧四海,道无息还有你不都是想和我上床嘛?我只是在合理运用我自己的智慧而已,萧四海那个傻瓜,最后还妄想我会和他一辈子,哈哈哈」南素柔像是豁出去的大声说道。

「哈?我想和妳上床???我实话告诉妳我真要上了妳,还用这么麻烦?以我手段上了妳之后甚至可以拍拍手走人,搞笑,我就你回来是私心,但是不是色心啊,大姐」我是有点好笑了。

「那么,你娶我如何?反正你那么有钱,人嘛,说实话从救你起来到现在我都没见过你样子啊,嘛样子什么都算了,只要你有钱。」南素柔脸不红心不跳说着完全不知羞的话。

我的样子?是我虽然不是大帅哥但是这样损我哎,尼玛不能忍啊。

「看清楚我的样子」无双将那个长到将半脸遮住的头发弄起来,然后在南素柔面前是一张如同神一般的面容,完美是对这张脸能够表达词语。

「好美啊,我跟定了,你娶我吧,像你这样的高富帅简直上拿也找不到,早知道我就不去想什么破计划了。」南素柔简直是看呆了。

突然我微笑一下子闪到她的根前,一伸手掐住了她的脖子。将在沉浸在梦中的南素柔一口气被卡住,吐不出吸不进,小脸一下子被憋得通红。

然后我又松手,南素柔一下子就跪倒在地,一边咳嗽一边大口的喘息起来,我蹲下来对着一年微笑的对着她说「南素柔啊,请你啊不要在妄想了,我可只都你可是处女哦,绿茶婊的处女哎?!!!说出去没有信啊?」这个女人真是正当我有点愤怒之时,我那个保姆系统出现了。

(奸淫南素柔,可获得丰厚奖励)

奸淫她啊?说实在我真的心动了,毕竟南素柔如说她的性格真的是和表面一样治愈系的仙女没准无双真的会追求她,但是对于这么一个唯利是图的南素柔,无双表示还不知道怎么办。

但是听到系统之后,我表示知道怎么做了。

「南素柔,不如我们来做个交易如何,妳当我的小妾如何。」我微笑的对着她说「你你,小妾?不可能我要当名门正娶的妻子」但是南素柔还是一边喘息,一边怒视着我。前一秒还怒目而视,后一秒她就开始变得迷茫起来了。

「妻子?哈哈可以,但也是小老婆,原因嘛妳自己知道」我笑了笑继续说「你不是喜欢钱么?我给你,你看这是传说中的仙丝绸,价格嘛估计得上千金币一片」这哪里只值上千金币,分明是上万好吧,对于传说宝物有所了解的南素柔,当然知道这一片仙丝绸的价值了。

南素柔美目紧紧盯着那片仙丝绸,真是浪费那双美丽的大眼睛了,「素柔美女,想要吗?想要吗?」我晃了晃手上的丝绸,南素柔目光追着丝绸猛点头。

「嘛,可以,反正这东西我多的是,只要你让我爽够了,我就给妳,甚至比这些更加好的东西我都有。」我把手上的丝绸顺着南素柔的胸口塞了进去,抓着丝绸的手也顺着插进了南柔的胸口,在她的衣服下面捉着她挺拔的美乳搓捏,果然本尊触摸就是不同,太舒服了,那触感和弹性。

南素柔强忍着反抗冲动老老实实的任我玩弄。我的手顺滑的的丝绸更是让她娇嫩的肌肤感到极度的舒适。别看南素柔表现多么绿茶婊,但是她可没有被男人真正的亲近过,她基本上都是靠着糖衣炮弹把你骗晕,在把价值利用的一干二净像块抹布一样扔了,现在身理上和心理上的复杂感觉不停的冲击着他,让她的俏脸上红一阵青一阵,非常有趣。

念念不舍的将手从她美乳中伸出,满脸微笑的对着南素柔说「来,把衣服都脱了」南素柔暗自握住粉拳然后松开似乎是认命了,开始慢慢地的脱起了衣服。

我也不用着急,搬来一张椅子坐到了南素柔的面前,欣赏起她诱人的脱衣秀。

这让南素柔更加羞耻和不自在了,动作愈加遮遮掩掩。哎,当初妳诱惑别人的时候可是很娇媚的啊,不过,这样和她平时建立的娇滴滴的仙子相称,半遮半掩宽衣解带的样子反而让我更加兴奋。下体的肉棒涨得难受,我直接脱下裤子,把它放了出来,怒涨而耸立的大鸡巴简直让南素柔无法直视,只好侧过脸去不敢再看我这边。

终于她全部衣物都被脱光,南素柔双腿紧闭,微缩着身子。一手挡在自己两腿之间,一手横在胸前抱住那一对白嫩挺拔的美乳,那仙子俏脸一半因为羞耻,一半因为不敢看我跨下耸立的肉棒,微红着侧向一边。

我站起身来,走到南素柔的面前,伸出手把南素柔的双臂拔开。让她将自己的秘处和乳房都露了出来。

我的手指棒捅在她锁骨下娇嫩的肌肤上,摁出一个小小的凹陷。然后,一路下滑拖到她那对白皙挺拔的美乳。在乳房上画着圈,从外向内越爬越爬高,让南素柔那樱红的小乳头不由自主的挺立起来。顺势一滑抵上了挺立的小乳头,一会拔动挑逗,一会摁着轻轻揉动,让南素柔的娇躯忍不住微微颤抖起来。

但是,我当然没有满足了,奸淫她哎,哪有那么简单?说实话她可以算是我第一个女人啊?绿茶婊哎?恩真是够了,一边想,我便在南素柔的美乳上玩弄了一会后,我再次拖着向下滑动。一路爬过光洁的小腹,来到她的双腿之间。用手指逗弄了一下她稀疏柔顺的阴毛后,我捅了捅那死死紧闭的三角地带,「来把腿张开。」听到我的要求,已经在我的玩弄下羞得满脸通红的南素柔,终于把她一直侧着的俏脸扭了过来,满是惊慌的大叫道:「不!」

「为什么?不是说好了当我的小老婆么?其实对于知道妳真正面目的人来说肯娶妳过门,感觉难度挺大的哎。」我不急不慢的一下一下在南素柔那美妙的三角地带轻轻抚摸。

「我……我…是……」南素柔的眼中闪过一丝挣扎,然后不断变换着各种神色,但是最终还是微微张开了自己的那双圆润而修长的美腿。

「我把手指伸进她那微张的两腿之间,左右拔动了一下,发现真是太紧了」素柔,麻烦张大一点,夹得那么紧做啥。「动作和语言,生理和心理双重打击,哎,想不到一直相当大侠的我现在比淫贼还淫贼,辛好我会遮天……不对哎,她是我老婆哎,我就算将她压在地上直接干她也是可以的哎。

「呜…呜呜…」南素柔眼框一红,豆大的泪珠滚了出来。不过,还是依言又挪动了一下粉腿,将自己的秘穴大大的张开。

我满意的的蹲下身来,继续命令道:「用你自己的手把阴唇拉开。注意拉得开一点,别让我看不清你的肉穴。」

白皙温润的纤纤玉指抠在了饱满的阴户上,然后一起用力把肥美的阴唇左右瓣开,将少女粉红娇嫩的花径呈现在我的眼前。

邪恶的并且光滑细腻和南素柔的有的一拼的我的手指再次进击,先是捅在诱人的阴蒂上挑逗了一番。然后,伸向了微微张开的处女嫩穴。一会欺负她的小阴唇,一会逗弄她的穴口嫩肉,让她粉红的媚肉在刺激下不停的蠕动收缩,从来没有接触过异物的处女秘处,被略显干硬的手指不停的刺激,这让她十分难受,更不用说心中那一波波冲击着自己的羞耻心,她感觉现在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煎熬。

闭上了自己的眼睛,不停的尝试着忽视那些不适,调动起身体的快感。她甚至在脑海中不停的幻想自己将会和无双做爱情节,现在的南素柔算是对无双表面上死心塌地了。

在我的手指的扣弄下,那娇嫩的处女小穴中终于缓缓的流出了晶莹的体液。

「很好,很好,就是这样,淫水啊」我转动着手指,让南素柔的蜜液浸染在上面,但是她此时已经顾不上我说的什么了俏脸嫣红的她,现在正紧闭着双眼急促的呼息着,沉浸于自己的性幻想中不可自拔。

看到南素柔已经到了关键时刻,我伸手帮了她一把。轻轻的捉住她可爱的阴蒂细细搓捏,南素柔马上不可自抑的剧烈颤抖起来,一股水箭从蜜穴中射出,喷得我一手一脸都是。

「哈哈哈,吹潮了,素柔妳吹潮了?刚刚幻想和谁做爱啊」我将在沾满了她淫液的手拍在那让我爱不释手的美乳上,用力搓揉。

「你……你……」南素柔俏脸满脸通红有气无力跪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息,那娇艳欲滴的样子简直让我的鸡巴涨生疼。

已经忍无可忍的我,淫笑着把南素柔推到墙边,勾着起她的腿,托着她的屁股把她抱了起来。

「你要干什么?放开我!不不……不要…现在……」被我抱着顶在墙上的南素柔,感觉到我的龟头磨蹭着她的阴户不停的在她肉穴入口徘徊,一下子挣扎起来。

但是那只是徒劳的日会增加龟头蹭着她穴口频率,我亲吻着她的玉颈和香肩,缓缓道:

「干什么当然是,干妳,操妳,奸污妳,和妳交配了,妳难道不想么,妳是想一下妳只要和我做爱,妳便可以获得富可敌国,不对是超越人间的财富啊,哈哈哈」听到我的话,南素柔慢慢停止了挣扎。虽然,她心中正常的女性贞洁观和羞耻心不停的在让她反抗,那时候连我都不只都原来我对雌性吸引是这样的大的。

大口呼吸着空气的南素柔,脑中总是挥之不去和我做爱的幻想,淫水不断从小穴流出,终于张开了那双美腿,让那小穴暴露在我的面前任由我奸淫。

「来,请求我。请求我肏你。就说:我,求求你快点把大鸡巴插进我南素柔的处女小穴里肏烂我的子宫吧。」妳要淫荡一点,明明骗其他男人的时候那么妖媚淫荡的,对我却这么害羞真是的「我被南素柔这种娇羞很是不满,我要着进一步淫辱她。

「谁,谁会说那种话!!!别以为你是我丈夫我就会,告诉你,想让我这真真正正喊这么下流的话?!!要来快来,我只是用肉体和你对换财富而已!!!

「南素柔竟然愤怒的咆哮了。

我愤怒了,身上的气息终于不住的喷发出来如同浓郁的香薰一般,正在大口大口的呼吸空气南素柔问道了空气中那无与伦比的香气。

「很好,婊子,我们就看看谁能坚持!!!到底是妳求我,还是我强上妳先」我将大肉棒不断摩擦南素柔的穴口,双手不断揉捏她的美乳,然后不断亲吻的她的脖子。

「不…不……要耍花招啊……不不…我不会…」紧要这玉牙南素柔极力忍耐着身后那位完美人儿给自己带来的淫欲,我,我我真的。

终于,在吸入大量我的气息和我的挑逗下南素柔屈服了,一个字一个字的从牙缝里出了让她羞耻欲绝的话语:「我我……我……求求你……快点把大鸡巴…

…插……进我……南素柔的……处女小穴里……肏烂我的子宫吧……「」哈哈哈…

哈哈…都说了…臭婊子…我「我得意的狂笑着挺动着跨下肉棒,一下子刺了南素柔的处女膜,在她的肉穴中狂野的肏弄了起来。

「啊…我的……处女膜…哈哈哈…我的处女膜………被老公…大鸡巴大鸡巴的捅破了……哈哈哈……大鸡巴……进来了大鸡巴…………哈哈哈大鸡巴大鸡巴肏进……我的肉穴里……进来了…………我感觉到了………………我的穴肉正咬在老公…………的大鸡巴………哈哈」随着我肉棒的插入,南素柔先是脸上挣扎过一阵极度扭曲的表情。然后突然脸色一松,脑中那最后的一根弦终于崩断了变得痴淫起起来。扭动着娇躯不断迎合着我的奸淫,口中语无伦次的不停大声浪叫起来。

抱着已经成为成了真正一个荡妇淫娃南素柔的我的屁股死命耸动着肉棒,在她的处女穴中爽得不亦乐乎。在南素柔的淫浪配合下,我很快在她的蜜穴中一泄如柱,让她纯洁的子宫中灌满了我的精液。

「开嘴,南素柔,给我吃下去吧」从南素柔的肉穴中抽出肉棒,把上面那张沾满了淫液、精液以及她处子鲜血的丝绸取下,塞进了南素柔的嘴中。「这就是你处女初体验和我处男体验的味道,给我好好的品尝一下吧。」看着吸吮着自己肉棒上各种体液的南素柔,我心中诞生了一个更为淫荡的计划。

「素柔,告诉我,是我的肉棒重要还是妳的钱重要啊」我看着已经如同着魔般为我口交的南素柔。

「老公…唔…的……唔的肉棒……最高………」含着着我的巨大的分身小嘴已经鼓鼓的南素柔断断续续的说出了。

「可是我不太信啊,妳得展现点诚意啊,不如就……」我淫笑着抓起南素柔的两条粉腿压到她身上,肥美的阴户高高撅起。让她自己抱紧自己的双腿,我挺着肉棒顶上去,我一巴掌拍在南素柔的雪臀上喝问道:「告诉我你的身份,诉我你想要我干什么,告诉我你要多少报酬!」感觉到阴户上我的热乎乎的肉棒,听到我的喝问,南素柔痴狂的高呼:「我是最爱钱的南素柔,爱钱,爱到没人有,今天我要我老公无双的大鸡巴肏我的小肉穴!只要他要肏我,插我,奸污,怎么都行啊,快点呢啊,我只要我的无双老公,钱那种东西无所谓额了,老公快给我啊」「好吧,被小老婆这样叫我这个老公就好好的肏一肏你的小浪穴。」我挺动着鸡巴,狠狠地用力就肏了进去,在南素柔的肉穴中疯狂抽插起来。

感觉到鸡巴顶着丝绸肏进了自己的肉穴,南素柔晃动起自己的小屁股迎合起来。

「进来了!……肏进来了!……谢谢老公……老公最好了…………插死…我吧……哈哈,老公一定要好好地肏一肏我的小肉穴……在我这……个淫荡的小肉穴肏起来真的会很舒服……你要是肏得爽了……一定要多……多一下我的肉穴!

「浪叫完后,南素柔更加卖力的扭动迎合起来。

「老婆,竟然你这叫了,看我插死你哈哈哈」

我哈哈大笑着尽情地把鸡巴插在南素柔的肉穴中奸淫,南素柔被操得浪叫连连真是什么叫出来了,这真是一顿完美的初次奸淫体验,和放触手放,人形有着不同的体验,下一次会去我的空间里亲自奸淫那帮女盗贼,想当这里我有事加快了抽插速度,奸得南素柔两眼泛白,却是还在卖力的浪叫着。

在干得我这个小老婆不知道多少次高潮后,我终于把浓精再一次射进她的子宫里。

「老婆你的肉穴肏起来果然很爽,我的大鸡巴很满意。来,这是我奖励你的。

「在南素柔的感激声中,我将我的肉棒差进了她的小嘴将里,让她帮我慢慢舔干净那个曾经宛如仙子一般的女孩,如今全身赤裸着躺在地上。自己抱着自己的双腿,阴户大大的张开,坚挺的美乳,光滑而平坦的小腹,圆润的大腿上满是半干的白浊痕迹。

那时候已经完全沉浸欲望的我,在没有发泄完之前可不会放过她,我从我宝库中取来了一个由黄金做成的盘子,正准备撸精液然后像喂狗一样喂南素柔的时候,南素柔竟然自己用玉手帮我一下一下帮我撸出来,然后爬到了金盘旁边,趴在那像一条母狗一样的吃起精来。

我走到她身后再次拍拍她的屁股。「我亲爱的母狗老婆,把妳淫荡的屁股撅高点。」趴在南素柔身上的我如同公狗一样,双手握住南素柔挺拔的美乳,跨下鸡巴一挺,挤进了她窄紧的菊穴。

「哦哦……菊花……哈哈……菊花……老公……插吧……」便把把嘴凑到狗食盆边吃着精,,见到跨下南素柔的痴态,我狂笑着挺着肉棒在她的菊穴中快意翻腾,肏了一个昏天黑地,等我回过神时候,南素柔已经满身都是精液,小嘴、屁眼、肉穴全都塞满了精液,还不时的向外喷着白浊的浓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