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人妻女友  »  沉沦于地狱与天堂
沉沦于地狱与天堂

沉淪於地獄與天堂

***********************************本文為長篇,是男友構思我來執筆,所以裡面會有性轉換這種設定,額……我不反感這個設定,只是奇怪為什麼會有男人想變成女生,做男人不是可以掌握性愛的主導權嗎?難道有男生想試試被插的滋味?可以撿肥皂呀(捏火火)!難道現在的男生都是抖M嗎?難道……嗚嗚……(被捂嘴,拖走)

嗚嗚……蘇魯……啊……嗚嗯……呼哧……淅瀝蘇魯……本文……嗯嗯……不定時更新……不要了……嗯……不註明章節,想到哪寫哪……哦……好深……至於前面的文章,現在這篇相當於升級版,所以有點不想寫了,專心更新這篇。啊啊啊啊……嗯嗯嗯……不要再頂了……嗚嗚……射進來……射……嗚嗚嗚……蘇魯……啊……嗚嗯……呼哧……淅瀝蘇魯……咕咚……咕咚……咕咚……

討厭啦,每次幹完人家都要人家用嘴口交,每次還都口爆,又臭又腥,討厭死了!變態變態變態變態變態變態變態變態變態!嗚嗚……(被捂嘴,拖走)

又硬了……不要,不要插人家小屁眼,小妹妹都腫了……我……我用嘴……啊!嗚嗚……蘇魯……啊……嗚嗯……呼哧……淅瀝蘇魯……咕咚……咕咚……***********************************

(1)

夏天的魔都,好熱。

夏天晚上的魔都,燥熱。

燥熱的天氣,燥熱的城市,燥熱的人們……

我叫達雕,在這個燥熱的城市的燥熱夜晚和一群燥熱的人們在一個燥熱的酒吧裡一起燥熱!對,我很燥熱……也許是喝多了,也許是台上美女清涼的穿著,也許……也許是看到自己的女朋友被大力的肏幹呀!我他媽很!燥!熱!對!沒錯!是的!

我累得半死的回家,一個月都沒休息,就是想買下那個白金鑽戒送給她,今晚都去預定了,可我回來看到了什麼?我的女人趴在那被人幹呀!我從沒聽到她那種嗚咽聲,雖然我也常常把她幹到抽泣,我也自認為我的屌已經夠他媽大了,可幹我女友的雞巴更他他他媽的大呀!她都被肏成母豬了!全身都濕透了,床上也是,口水不停地從嘴角流下來。

起先還在不停搖頭說自己被肏爛了,最後就撅個屁股,都被肏成母狗了!最後還噴尿了,全身抖得跟羊癲瘋了一樣。最可氣的是那個男的還尿了她一臉,她卻一臉享受的喝尿呀!我平時把她當公主一樣,連口交都不敢,她卻像個母狗一樣被別人肏成了一坨泥!長得漂亮的都淫蕩嗎?都寧願當母狗也不願被捧著嗎?

我看了多長時間?我他媽看了整整半個小時呀!都他媽射了!美女,賤人!女人,蕩婦!這群賤女人!我要替天行道!我要肏死這些賤女人!我要報仇,我要報復社會,要報復這些賤女人!我要讓世界都知道,你們這些漂亮的賤女人,淫蕩的賤女人,都該被肏死!肏!死!

一個醉漢搖搖晃晃的站了起來,踉踉蹌蹌的向門口走著,滿臉猙獰和暴戾。酒吧們早已見怪不怪,這樣的男人每天都有很多。

醉漢已經走到了門口,酒吧裡的電視依然在播放著:「現在播放一條緊急新聞,早上的銀行劫匪現在已經逃到XXX,警方預計在XXX的可能性很大。劫匪身上攜有槍支,是極度危險的人物,請XXX附近的居民晚上不要出門,如果遇到可疑人物,請立即報警……」

「轟隆隆……」屋外響起了陣陣雷聲,似乎在為燥熱的天氣降溫。

「轟隆隆……」豆大的雨點砸到我的臉上,昏沉的腦袋似乎也清醒了許多,可這雨再怎麼大,也就滅不了我心中的火和燥熱。

我慢慢地在路上走著,今天的人好像格外少,雖然平常人也不多,可也不像現在,一個人也沒有呀!我也不知道自己想去哪,能去哪。我不想回家,不想見到那個婊子。婊子,女人都他媽是婊子!我要肏!肏!肏肏肏肏肏肏……

嗯?恍惚中,前面似乎有個人影,我努力地瞇了下眼睛,可漸漸變大的雨點讓我的視線非常模糊。我往前走了走,再走近了些。似乎,是個女人……女人?女人!呵呵呵呵,女人,我知道自己該去哪了。

雨好像越來越大了,之前還是小雨,現在應變成了傾盆暴雨,雖然身上甚至有了些涼意,可我心中的燥熱卻越來越越強烈了!我加快了我的步伐……媽的,她是不是發現了,好像也走快了。你媽的,想跑?哼!我望著前方白色的背影,胸中的火氣越燒越旺,腳上的步伐越來越快,可前面的女人好像也跑了起來。

媽的……胸中的煩悶、煩人的大雨、可愛的女友,這些東西像雞尾酒一樣參在一起,讓我越來越燥熱,越來越想追上前面的女人。

賤女人!終於,我抓住了這個賤女人,我饑渴的撫摸著她,感受著她的顫抖和掙扎,噴香的小嘴不停地說著:「不要……不要……」就像我第一次和我的女友做愛一樣。

賤女人!我粗暴地撕掉了她的衣服,我要肏死這個女人!這個蕩婦,這個臭婊子,賤女人!

「不許動!」就在我要扒下她的褲子的時候,一道亮光刺向我的雙眼:「警察!放下武器,放開人質!」

警察?人質?誰他媽要人質,我只要強姦呀!你媽的,別人就可以肏我的女友,我就不能強姦別人了?還有沒有王法了?警察……頓時,我的小兄弟從剛才的大鵰變成了小蚯蚓。媽的,是警察,強姦的時候碰到了警察!

「放下武器,交出人質,你已經被包圍了,不要做無謂的抵抗。」

怎麼辦?跑吧!一瞬間,我的腳已經作出了決定。

「砰!」我的後腦一片冰涼,整個人也被推向前方,「撲通!」我軟軟的趴在了地上,眼中一片迷茫……

「隊長,好像不是劫匪……沒有……人質。」

劫匪……我他媽的只是想強姦呀!眼簾上一片沉重,黑暗像潮水一樣淹沒了我……

(待續)

沉淪於地獄與天堂

「轟隆隆」

滾滾的雷聲敲打著我的耳膜,雨點瘋狂的砸在我的身上,全身酸軟,體內的力氣和溫度似乎也在被這暴雨侵蝕。

我還,活著?我慢慢擡起頭,眼前是一片模糊,斑駁的樹影落在地上,周圍一個人也沒有,而我就這樣趴在地上。

我還活著!吃力的撐起身子,腦袋還是昏昏沈沈的,後面傳來隱隱的人聲、腳步聲。

我要逃我勉力站了起來,踉踉蹌蹌的往前走著,可才走了一步我就打了一趄趔。

我的胸口沈甸甸的,好像綁了一堆重物,不停地往下墜著。

可能是沒有力氣了吧……我再一次撐了起來,後面的聲音越來越大,好像還有類似狗的聲音。

不能停……「在前面,追!」

不是漢語!我還聽懂了!顧不了這些亂七八糟的事情,我只知道自己要馬上逃走。

「咚」

我再一次倒了下來,之前的行動耗費了我所剩無幾的氣力,我的眼皮再次沈重了起來……「小婊子,叫你逃!」

這是我昏迷前聽到的最後一句話了……***********************************不知過了多久,我悠悠醒轉了過來。

這是哪,我在哪裏?睜開眼睛,一道強光刺入我的瞳孔,就像我要強奸那個賤女人時刺來的燈光。

我在……警察局嗎?我迅速向四周張望了一下,可我沒看到戴著大蓋帽的條子,沒看到閃著強光的審訊臺燈,除了一群男人,沒看到任何與警察沾邊的東西。

男人?「小婊子,你醒了呀。」

一個梳著莫西幹發型的小痞子說道,他就像隨處可見的小混混一樣,一臉的鳥樣,可我的眼神頗有點玩味。

小婊子?我肏你媽!「你他媽……」

「啊!」

我還沒把這句臟話罵完,一個人迅速沖到我的面前,一巴掌把我後半截的話生生拍散了。

頓時,一道充滿痛苦和驚異的女高音充斥著整個房間。

女……聲?剛剛那聲尖叫……是我發出的?

「臭婊子,還敢還嘴!」

「好了,給點教訓就行,否則還沒法交代呢。」

就在我楞神的時候,我註意到胸前的兩團白肉。

天哪!兩團我從沒見過的白皙、嬌嫩的乳房,就這麽掛在我的胸口上!這對乳房雖然不算巨乳,但絕對算得上是豪乳了。

我以為我女友的已經算是極品了,可這對豪乳比我女友的還要豐滿、挺翹、柔嫩!我有了一對乳房?我變成女生了?我立即把手伸到自己的胯間,想看看自己的小兄弟還在不在。

雖然知道自己已經沒有作為男性的象征了,可沒親眼見到哪會死心?沒……沒了沒有那對圓滾的睪丸,沒有了那根堅挺的陽具,取而代之的是一條細小的窄縫!我整個人都呆住了「哈哈,小騷貨開始摸自己了。」

「要不要哥哥的肉棒幫你解饞呀?這樣你就不用自慰了呀,哈哈哈哈!」

我就這麽呆坐著,耳邊充滿了眾人的調笑,可我卻沒有一丁點反應。

我的大腦裏只是不停的重復一句話:「我變成女生了我變成女生了我變成女生了我變成女生了我變成女生了我變成女生了我變成女生了我變成女生了……」

我變成女生了!!我還在驚詫於自己的遭遇時,周圍的人卻沒有閑著。

「好啦,人也找回來了,該做的也做了,現在該進行懲罰了吧。」

莫西幹聲音剛落,立即響起一片淫笑的附和聲。

「紐約客,這個妞是個唯一的完美品,她的處女還要留給大人的!更好何況我們也沒有享受她的權利,若把她玩壞了……你擔得起嗎?」

說話的是一個金發的男人,俊朗的五官,充斥著力量的肌肉,再加上眼睛裏的堅毅和淡淡的威嚴,整個人似乎都熠熠生輝起來。

「你……」

被稱為紐約客的莫西幹陰沈著臉,咬牙切齒著,而身邊的人眼看丟掉了一個節目,都是一臉忿忿的樣子,可能是攝於金發男的威壓或者地位太低,只敢低聲咒罵著來發泄自己的不滿。

就在雙方僵持不下時,一道人影快速閃到我的面前。

說他快是因為出乎大家意料,「閃到」

則是因為他離我的距離很近,只需向前側身就到了我的面前。

我還沒回過神來,只覺一片黑影籠住了我,緊接著胸前一股大力傳來。

兩只打手肆無忌憚的在我一對豪乳上揉搓,變換著各種淫蕩的形狀。

我感到胸前像有一道電流劃過,凡是他手掌揉捏過的地方,都是一片酥麻。

「嚶嚀……嗯……」

實在受不了刺激的我頓時一聲嬌吟我在……嬌喘?意識到自己發出了一聲淫叫,我趕緊用手捂住了我的嘴,可臉上依舊是一副享受和嬌羞的春情。

聽到自己淫蕩的聲音,我的心裏五味陳雜,作為男人被人摸胸的憤怒,女體刺激帶給自己的震撼,因為男人的挑逗而產生的羞憤,自己身體的敏感所帶給我的驚詫。

男人一臉淫笑的揉著我的胸,我的一對豪乳像一團極嫩的豆腐那樣蕩漾著,蕩出了白晃晃的乳波。

周圍頓時響起一片吞唾沫的聲音,我擡眼一看,發現大家的褲子全部鼓出了一大團,後面看不見的人紛紛踮起腳來觀賞我的活春宮。

看到我的身體激發起大家的欲望,我的心裏半是羞恥半是得意,還有一絲絲的刺激。

我的身體又因為這絲刺激起了反應,嬌小的奶頭立即挺立起來,頂端不僅變硬變紅,挺立的長度甚至有小指的一節指頭那麽大!一股液體頓時從我的下體流出,就像射精一樣,只不過不是如激流一樣的沖出來,而是像流水一樣的流淌出來。

我興奮的瞇起眼睛,小嘴不停的吸著涼氣,腳背也弓了起來,淫靡的叫春聲像水流一樣從我的柔唇中流淌出來。

周圍的男人頓時赤紅了雙眼,像極了一群聞到肉香的野獸,有幾個人甚至喉頭一陣鼓動,發出了陣陣低吼,好像隨時就要沖上來一起享受我的美肉。

就在場面即將失控時,一個身影來到我的面前。

不同於之前籠罩似的壓迫,這個身影像一堵墻一樣立在我的面前,溫暖、安全。

「彭!」

揉搓我的肥奶的胖子被一拳揍飛出去,還沒從女性快感中恢復過來的我半瞇著眼,呼吸急速而且粗重,因為揉搓的中斷我的心中甚至有些不舍,一抹哀怨重現在我的臉上,希望繼續被刺激的我甚至用手捧住了我的那對豪乳,希望之前恩惠過她們的人繼續來侵犯我。

可當我漸漸清醒,看清楚面前的人時,我不禁一楞,這不是剛才的那個金發男嗎?「過過手癮就行了,可別上火,要是她被你們有意無意的玩壞了,我們,都,得,死……」

房間裏方才還熾熱的欲焰頓時被這半警告半威脅的話澆滅了「想打炮的現在就去找別的姑娘吧,這個完美品現在我要帶走了,大家都好好休息了吧。」

秩序重新回到了屋子,大家也大聲聊著天,討論去玩哪個姑娘或者去哪裏再快活一下。

可大家根本沒有要走的意思,男人們的眼睛依然黏在我的身上,每個人的臉上都是慢慢的不甘。

看著這些男人看向我的饑餓眼神,我感到非常不舒服,我想站起來,可全身酥軟使不上勁。

「我肏,真是騷貨,擡頭又硬又挺,奶頭大的女人性欲可旺了。」

「媽的,都流水了,這還只是摸胸,要是肏進去那不都尿了!」

聽到四周下流的評論,我才意識到自己正像個妓女一樣被人玩弄展示著,我不禁渾身赤裸,還沈浸在這屈辱的肉戲中。

我立即把一只手伸到胯下,一抹黏膩的觸感傳到我的手上。

這就是女人的……淫水嗎?我試圖用另一只手保護住我的豪乳,可我的乳房實在是太大了,我只能護住胸前的乳頭,大部分的入乳肉依然羞恥的暴露在男人的視線中,而我的身體因為視奸的快感染上一層誘人的粉紅色!就在我不知所措時,一個寬厚的身影來到我的身前,一股熟悉而又久違的觸感淹沒了我的身體。

那個金發男,脫下了他的衣服,穿到了我的身上!看到他赤裸的上身,線條分明的肌肉,充滿力量的八塊腹肌,看到這好像健身雜誌上的身體,我的臉熱的發燙!我……我可是個男的呀!「來,跟我走。」

聽到他充滿磁性的低沈嗓音,我害羞的低下了頭,胸口像揣了個兔子一樣碰碰亂跳。

這種反應……只有我看了AV裏的美女才會出現呀!我的腦中一片空白,為自己身體和心理的怪狀一片迷茫,可雙腳卻著了魔一樣跟上了他的步伐。

我一片混沌的跟著他走,腦海裏不停閃現著之前的畫面。

變成女人的驚詫,失去陽根的恐懼,被人玩弄的屈辱,揉搓胸部的性奮。

身體的刺激,流出的淫水,發出的淫叫,渴望繼續被撫慰的哀怨。

這些從來沒有過的經歷不停沖擊著我,為什麽,為什麽我會有這種反應?明明是個男人,可為什麽被他揉搓是會這麽的舒服,我可是個男的呀!「不!你不是!」

身體裏另一個聲音響了起來「怎麽可能,我……我還是個男的呀,看到女的我會興奮,看到裸男我會惡心,我還是個男的呀!」

「哼,雞巴都沒了還叫什麽男人?你就安心當女人吧!!」

「我……我不是女人,我不要當女人!」

「你不是男人,做個淫賤的女人吧!」

「我不是!!!」

「你就是!!!」

「我……」

就在我心中悲苦,天人交戰時,我感到肩上被拍了一下。

「你沒事吧?」

「沒……沒事」

看到金發男關心的眼神,我心頭一暖,勉力說了一聲。

「今後你就住這裏了,有什麽需要的告訴我,有什麽人欺負你也要告訴我。」

我還沒反應過來時,我和他之間升起了一道屏障。

金發男也退了一步,半邊臉陷入了一片陰影。

我知道今天就要結束了,我鼓起勇氣,沖著他說:「今天謝謝你,要不是你,我……我……」

還沒說完,淚水不禁湧了上來。

我……我可是男的呀,我為什麽要哭?就在我強忍流水時,金發男靜靜的看著我。

我努力不讓淚水留下,在微弱的光線中,我看到金發男另外半邊臉上的神情。

這是怎麽樣的神情呀溫柔、關懷,眼眸深處還摻有一片復雜。

我們對視了一會,他轉身就走了。

呆呆的看著他的背影,我胸口一跳,大聲說道:「你……叫什麽名字呀?」

沒有停留看著那片即將陷入黑暗的身影,濃濃的失望和傷心湧上我的心頭,淚水再也止不住,啪嗒一下摔碎在了地面上。

「傑西」

磁性又低沈的嗓音回蕩在過道中「這個壞蛋……」

一片朦朧中,我的嘴角不禁一翹。

這麽嬌羞的語言,我為什麽會對這個人嬌嗔呢?我可是男的呀!再一次驚詫於我的異狀,我的臉上頓時紅了起來。

我可是男的……呀我呆呆的向屋子中心走著,腦袋依然昏昏沈沈的。

摸索著向前走去,來到一個好像床的地方。

重現感受到柔軟舒適的觸感,緊張了一天的心頓時放松了下來。

想到今天的遭遇,我的腦袋依然亂亂的。

摸著自己的乳房,上面似乎還殘留著那個胖子的溫度和觸感。

「嗚嗯」

乳頭好像又挺立了起來,下體潮乎乎的,大腿內側傳來一片濕熱。

對了,我現在的身體是個女人,好像還是什麽……完美品呢!沒肉欲掌控了的我沒有在意什麽男性心理,我感到房間的溫度升高了起來,胸口好像有一團火,每一處肌膚都渴望著撫摸。

我用一只手揉搓著自己的肥奶,「斯……啊……嗯啊……」

我抽著涼氣,微瞇著雙眼,感受著胸脯上驚人的彈力和綿軟,另一只手伸向了自己的下體。

食指和中指分開了我的陰唇,肥鼓鼓的唇肉漲漲的、濕濕的,一片滑膩留在了我的指間。

「嗯……啊……呼嚕」

我淫蕩的把手指伸進了自己的小嘴,香舌舔著玉指,品嘗著自己香甜而又略帶酸澀的液體。

香甜?我不禁把食指插進了自己的下體「啊啊啊啊啊!!!!」

我放浪的叫喊著,這種從沒體驗過的感覺讓我淫蕩的大叫起來。

天哪!這種緊致感多久沒體驗過了,處女都沒這麽緊呀,更爽的事,我的……小穴,還……還「咬」

了我的手指!頓時,下體的欲望像泉水一樣湧出,之前的愛撫並沒有讓我安靜下來,反而啟動了我身體裏的性欲開關!啊啊啊啊~~~~好像要呀,這……這就是……女人的感覺嗎?鼓鼓的陰部漲漲的,麻麻的,太過強烈的快感反而讓我不敢去刺激我的肉體,我擔心被徹底點燃的欲望讓我挨不過今晚。

這個身體……怎麽這麽淫蕩呀果然,美女,都是淫蕩的~~~~對了我突然想到了AV裏的一個姿勢,我雙腿分開,兩手分別抓住腿彎,腰部一挺,用力朝自己的胸部拉扯!天哪!!!我的小穴立即貼到了我的臉前,可我卻沒感到絲毫的痛苦和費力。

這……這……躺著也太誇張了!要知道,AV裏的女憂一般只能把大腿壓到自己的乳房上,小穴充其量到頸子的上方,著不僅要男優的配合,自己也承受著相當的痛苦。

可我沒費什麽勁就做到了,而且做得更好!太不可思議了!看著自己脹鼓鼓的小穴,我決定好好疼愛自己一番,不辜負自己的天賦。

我顫顫的伸出自己的香舌,慢慢的朝已經發浪流水的小穴舔去。

「嗯嗯嗯嗯嗯嗯……嗚嗚嗚嗚%嗚嗚嗚……」

我簡直要哭了!這種爽快感,就好像自己做愛一小時再射精一樣,下體瘋狂的傳來這種肉體的悸動、酥麻、酣暢感。

「啊……啊……啊」

我伸著舌頭,大口的呼吸著,抒發這種充斥胸間,小穴裏的暢美感覺。

過了好久,我感覺自己恢復了。

我像以前為女友口交一樣舔著自己,時而輕舔陰唇,時而挑逗陰蒂,或戳或點,不停刺激著我的下體。

我的身體不停顫抖著,小穴不停流著淫水,我的胸口和肚皮全被打濕了!小穴裏甚至散發出一陣香氣,嘴裏的淫水也是甜甜的!我使出渾身解數逗弄我的小穴,身體的欲望也在慢慢積累,我感到自己快沒有力氣了,我看到自己的陰蒂紅的發亮,想起以前咬著女友陰蒂,看著她舒爽迷離的神情,我不可遏制的也想試一下。

我顫顫的朝我的陰蒂要去「轟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的大腦一片空白,好像一陣巨響充斥在耳邊,眼前的天花板不停的放大,整個人也像飛了起來,這種飄飄欲仙的感覺,真的是欲仙欲死呀!口水不受控制的從嘴角落下,眼神已經渙散,小腿不時的一陣抽動,肚子也像波浪一樣的顫動著,整個人像被電擊過一樣,異樣的舒適好像把我真個人都都揉爛了,再搓到一起,再攤開異樣。

繃緊的小穴再也吃不住力氣,穴口一張,晶瑩白膩散發著濃濃腥香的粘稠淫水從我的穴眼噴湧而出,劈頭蓋臉的澆到我的臉上,香甜的氣息沖進我的瓊鼻。

我……我……潮吹了……

我的蠻腰再也支撐不住,雙腿無力的落下,可小穴依然不知羞恥的挺動的朝向天空,緊接著,一股騷熱的水汽從我的胯間噴向空中,然後無力的垂向地面,形成一道濕熱的金雨。

在這混合著腥臊、香甜、淫靡的氣味中,我的腦海不由得浮現出一個金發的身影……(第1页)(第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