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另类小说  »  煮宰聚会
煮宰聚会

贾妮

贾妮1974年3月

星座:白羊座

血型:ab

身高:175cm三围:83/60/89

体重:53kg

---------------------------------------------------

我看着手头关于着个女人的资料,有种怦然心动的感觉,这个美丽的脸庞所出现过的影视作品我基本一样没拉的看过。年过30的熟妇,肉体不但丰满而且既不嫩也不老,尤其再加上贾妮娇美风韵的脸庞实在是难得的上好肉料。我在见到她的第一眼就发誓一定要把她弄到手,甚至为此修建了专门用于处理熟妇的地下室和各种认为可以用到的设备。

一切妥当后,开始行动了。特地选了初秋的这天,大雨可以免费把一切痕迹冲刷的干干净净,我化装成记者约贾妮‘采访她关于2005年《恋之天国》里饰演的沈美凤’。贾妮当然蒙在鼓里,一身厚实但不掩丰韵的黑色高领毛衫加灰色的齐膝大衣出现在我面前,几缕发丝从盘在后面的发髻里挣脱出来,让我不禁想马上弄散它们好看看贾妮被蹂躏到披头散发后的头颅是如何的妩媚,甚至差点忘了我是位‘记者’!

贾妮看我发愣,以为我在考虑如何发问,抿嘴淡淡一笑,问我想问些什么?
“你的生活”我一时慌乱,赶紧收回心神,贾妮一愣,接着有些不高兴的回答“生活是我个人的隐私”隐私?我突然觉得挺好笑,眼前的贾妮对我来说只是只美丽的猎物,呆会被我脱光衣服摆弄时还有什么隐私?有的只是一条酥嫩白皙的肉体而已吧?

“呃,我是指你的艺术生活”“当然也包括你自己的一些信息,不过并不是你

的个人私生活“我当然没兴趣关注贾妮的私生活,除非是她的肉体或者性经历,

但那些我马上就可以亲自动手检验了,甚至可以比她丈夫检验的更仔细些。
“最早的一部戏?”

“1995年的《贺兰雪》”“主角?”“是”……我装模作样地问

了一些电影的问题,心里想‘这么好的肉体,老化、死亡、火葬…实在很浪费,远不如趁现在做了美食或标本什么的更合适,至少也得用来做大众玩具吧!美丽

的东西藏起来局限于一个人真是罪过‘相比之下贾妮的命倒是显得没那么重要了
,这个年纪的这种女人最有价值的是她们的肉体,而把肉体做为活命的工具对于这种国色天香的熟妇来说只能是浪费物质。“网上有登你的三围是83/60/89,对吗?”“自己量的?你觉得你的身材和容貌对事业有什么帮助或局限?”“体检时候量的,对于演员身材和容貌当然有重要影响,但也会局限某些角色,比如我就不能演些小姑娘的角色”贾妮笑笑,不经意地用优雅姿态喝下了那杯破坏中枢神经的饮料。“对,不过中年女人的身体也是年轻人没法取代的”
我看到贾妮已经是瓮中之鳖,话自然开始露骨。贾妮似乎没感到有异“可以这么说,她们当然也演不了我演的角色”目前还自信的贾妮脸上有些红晕,饮料里的春药发挥作用了。这春药是我用来催化神经药物效果的,现在看来说不定还有头怀送抱的作用。

“从私人角度看,你这年纪的肉体既不嫩又不老”“是的,这个年纪能演的角色范围还是很大的,20~50左右的年龄都可以扮演”贾妮在神经药物和春药的作用下已经感觉不到我话里不对劲的地方了,甚至在春药的作用下,我这样的问话反而讨好了她。“酥嫩白皙的肉体,我可以这么评价你吗?”我已经把她当成手里的肉团了,用话语肆意挑逗她。

“还有一点,中年女人的肉体一般都丰满而且结实,脂肪比年幼的少比老年的多恰到好处,所以30女人一支花”贾妮也不自觉的开始称论自己的身体为肉体了,甚至还涵盖了所有中年女人。看来神经药物对她的破坏让贾妮分辨不出自己现在很失常了。贾妮热的脱去外套,因为口渴,越发喝了几口那饮料,更加不能自治了。边说边用手把高领毛衣的领口向下拽,我甚至看到了她的乳沟。
我们越聊越远,甚至是她家庭的烦恼,自己的性经历……这是我始料不及的。
“其实我和丈夫不和,他总是用自己的保守限制我的事业”贾妮悲伤起来“甚

至影响到孩子对我的态度“”不说这些伤心了,说些你的优点“我安慰的拍拍她,当然拍上去就没挪开。”丰满我承认,但结实吗?我倒觉得你是嫩嫩的那种“

“为什么?”

“你的胸部看上去很软”“哈哈,那是大的缘故,其实很结实的,软的话早下垂了”

“检验下可以吗?”“恩”已经完全被控制的贾妮把脖子一扬,闭着眼靠在我肩膀上,一副任我鱼肉的样子……我把她摆在酒店房间的床上,将毛衣领子拉开,高领毛衣的领口很大,一拉就大得可以从肩膀脱下来,我顺手把毛衣拉到贾妮的腹部,露出黑色的蕾丝吊带晚礼服和贾妮白皙优美的脖颈以及两个圆润的肩头。我俯身嗅了下已经迷糊的要睡着的贾妮胸部,一股让人浑身发热的体香把我诱得不自觉舔了她一口。

贾妮被湿润的舌头舔了一下突然睁开眼睛,看着我。我当时就头皮一麻‘坏了!’她愣了半天,似乎明白什么了,突然挣扎着跑向门,可惜是浴室门……因为脱至腹部的毛衣约束,了条胳膊象是被捆绑起来一样,跌跌撞撞的冲进浴室后摔倒就起不来了.我过去用手拉住她的黑色礼服,把贾妮的半个上身提了起来,但那不结实的礼服很快就撕成碎片,贾妮结结实实的摔在了浴盆里。被捆着胳膊的贾妮慌乱的在浴盆里挣扎,根本起不来。我只是拿来浴巾塞住她的嘴,然后就抱着相机随意拍摄起来。贾妮像个要被宰杀的肉畜似的自己挣扎了半天终于软了下来。我过去揪住她的头发把这颗熟妇的头颅揪在空中转来转去的欣赏,贾妮已经累的眼皮也不台一下了,脖子很乖的随着我的手扭动着那带着绝望表情的美丽头颅,如果不是死尸容易腐烂,我现在就会把这条大白羊一样的女人的头割下来作为把玩的饰品收藏。我把贾妮的衣服慢慢撕光,滑嫩的肉体瘫在浴盆里。我打开喷头用刷子清理起贾妮的肉体,而贾妮似乎任命了似的看着我却毫不反抗。“我们继续话题吗?”我和手心里的这条肉攀谈起来“……”

贾妮不说话,我干脆把刚才的录音拿来给她听。“别发出去,我今天归你了”贾妮突然哀求到“我不信你想得开”我知道她是怕丑闻,但突然我有了新的主意,我决定改变计划。

“哼,娱乐圈里肉体交易多了,可没想到我有今天”贾妮有气无力的说着,眼睛盯着自己美嫩的小腹,我的手正在那里游走。一笑“你不想以后继续威胁我吗?我真的是玩一次就够了吗?”

“你那么有魅力,怎么会一次就够?但是我这样强奸你有什么意思呢?像玩死尸似的”虽然我也很喜欢玩中年熟妇的死尸,但现在还不是弄死她玩尸体的时候,这么有筋道有嚼头的肉体一定要充分利用。

“你别指望我为这次就会投怀送抱”

“我真的是玩一次就够了吗?的话似乎不是针对我吧,既然你的肉体都已经给我了,不如破罐子破摔,何况我真的很喜欢你的身体”

贾妮愣了一下,骂了句“禽兽”

“我喜欢你的肉体,我也只要你这条肉,至于你的心,应该永远归自己,当然你愿意,也可以把它交给我”

贾妮没料到我会这么说,有一下愣。“你还没回答我那句话是谁说的”
贾妮突然扭过头去“我丈夫”“你真的喜欢我的身体?”贾妮突然愣愣的问,贾妮终于放下自己的矜持。

“报复丈夫?”夫一样玩过就罢了“贾妮自言自语的没理我”不一样,你夫眼决你的肉体了。但我不会“”只要你答应放开矜持把自己的肉体彻底任我摆布“

“好,如果你做得到,以后我的身体就归你了”贾妮看来已经被她丈夫打击的没什么自信了。

第一步成功!我高兴的把洗刷干净的贾妮拖到床上,然后自己也脱掉衣服压在贾妮丰满筋道的肉体上,心里盘算着怎么宰杀和处理怀里的这条美丽的熟妇。
事隔不久,看到消息说因为贾妮的中枢神经被破坏的缘故,她的丈夫与其离婚,也再没什么剧本可签。我决定开始实施第2步,我要完全把贾妮变成只肉畜!
来到贾妮的住处,开门进来,房子的窗帘拉着,她一个人很落魄的坐在那里。
贾妮看到我,二话没说,脱掉身上的衣服,往茶几上一躺,四肢拖拉在地板上,望着天花说了句“你还要我吗?我以为没人记得我了。”我拿出绳子把贾妮的四肢逐个绑在茶几的4角上,贾妮很守约,自从答应任我摆布后,每次玩弄时不论怎么折腾她的肉体,她都从不反抗,时间长了甚至主动把我用来虐待她的工具准备在一边……“不止肉体,你的什么给我都要,而且决不浪费”我边说边把贾妮的身上淋水清洗,然后淋上熟过的油后,把带来的食物放在贾妮的脖劲、乳房、腹部,大腿……上,用手指翻开剃光毛的阴户揉虐贾妮的小肉唇,贾妮性器的汁水很丰富,稍微刺激就源源不断的分泌出来。

“知道吗?性器的这些汁水这么旺盛,如果把它们和肉体一起烧烤或者蒸煮味道一定很美”

“想吃了我吗?我都归你了,想吃就杀了吃吧”贾妮突然很兴奋似的颤抖起来“不是我给你什么都要,都不浪费吗?我的命也给你了,你拿去吧!反正我也没什么了”贾妮想坐起来,可惜四肢被牢牢固定,只好再乖乖的躺回去,不过阴户里的汁水倒是更多了,流了一大滩,我用盘子放在她的臀部下面很快就接满了一盘子。吃饱喝足,重新清洗贾妮的肉体后开始,把从贾妮阴户收集到的汁水涂在贾妮的头颅上把玩起来,贾妮那被自己的淫水浇得湿漉漉的头颅和乱发被我揪起来,由于被捆着,贾妮被弄成半仰卧的姿势,我用另一手托住她的下巴,捏开嘴唇,继续搅拌她的舌头,然后把口水和阴户里的汁液涂满头颅和头发,灯光下贾妮湿润白皙的头随着我的摆弄亮晶晶的反射着灯光,加上她恿懒迷离的表情绝对是天下最诱人的物品。

虽然贾妮这么主动的献出命来,但我并不认为她真的愿意死。我把贾妮放下来,将她的小腿折叠在肩部,然后把贾妮双手向后吊绑起来,贾妮的胸部被迫挺起,捆绑手腕的绳子掠过肩头勒住口腔在头上绕了两圈后绑牢膝盖,然后把脚腕撇在大腿外侧固定。贾妮变成一个翘着屁股、阴户大开的大肉球,本来就因兴奋而膨胀的乳房被俩侧大腿挤压的更加高挺。暴露的捆绑、乳房的挤压、反绑对肉体的拉扯感……都是贾妮现在非常喜欢的姿势。贾妮的肉体早已成为我的玩物,切割、肢解自然随意,但要弄死她恐怕得用暴力手段了,可我想体验贾妮自愿死的杀法。和贾妮商量后,我们决定把她继续养一年,然后要贾妮决定。

我们决定这一年里,由我彻底虐待贾妮,但不屠宰和肢解她的肢体,然后贾妮决定是否被宰,如果仍不舍得死,就继续折磨。同时决定再弄个女体回来作为试验品,尤其是对头部的处理。而贾妮也一再强调希望保留下自己的头颅可以供人玩赏。

至于被试验品的来源,我早有准备,其实我已经有3具熟妇,她们都是35~40的寡妇,同时也是我的3位干妈。同时还有一条叫冰的20的嫩肉,那是其中一条干妈的亲生女,自愿和母亲一起做玩物,但因为还很嫩,就暂时养起来做为助手一起虐待3条干妈。我和冰一起把肉粽子似的贾妮封装在箱子里运回地下室,接着约来几位商量如何试验。

我们把贾妮展绑在铁架子上,在性器里插入电极,通电浇水,然后叫来3条肉妈(我对妈妈辈用来宰杀的熟妇的称呼),他们很痛快的答应做试验品,但是要求死的尽兴才好。于是我和冰分别又叫来几位男女同学决定开屠宰宴会,而宰掉的熟妇透露则用来做试验。他们都是喜欢宰杀熟妇的同好,我们几个人经常带着各自的熟妇在一起交流玩耍,而这次听说是为了屠宰明星贾妮,几位同学除了带来认养的熟妇甚至还有自愿献出肉体的母亲和亲戚。这下总共有了20多条熟妇肉体,其中明最积极,除了把自己虐待了多年的2条肉妈和亲母亲带来,还带来了自己的亲母亲和姨妈、姑妈、舅妈和2位表妹,所以在他的身后堆了一堆白花花的人肉。其他几位也带来了自己的母亲,其中海柔女同好忍不住主动站起来把自己脱光后加入肉畜“何荣,你也加入吧,阿姨和伯母都要死了,你一个人活什么啊?”何荣看了看身后的母亲,看到母亲和婶婶对她笑着点头后,鼓了鼓勇气拖光了衣服,我立刻一把将何荣揽在怀里肆意揉搓起来,“看吧,我早知道你想把玩我了!”何荣得意的笑起来,把身子一挺,将一条腿搭在我的肩上,好让自己阴户最大的展开。她这一做不要紧,在场的女性都被调动起来,几位女同好都兴奋地决定加入肉畜行列。

“海柔,既然你和你姐姐(另一位同好)也要死,那家也没什么人了,不如把姑妈也叫来,也好让你姑父和父亲也容易再成家”

“好啊”何荣高兴的喊起来“不如所有人把自己的母亲和亲戚带来,作为筹码

,咱们来个比赛,支持呢?就让贾妮来做,谁输了就得亲自宰杀烹饪自己的母亲,然后把头颅用来做实验“”对啊,还可以对宰杀的母亲评选,输的要在自己活着的亲戚选一个供胜利者使用“”好,我这就给老妈打电话,再叫几个邻居阿姨来“辉说到,大家来经了,不多时各自家的母性亲戚都梳洗完毕来到地下室,热闹非常,没办法,我也只好把自己的母亲和舅母、婶婶献上。最后每个人都凑够了5名熟妇亲戚做筹码,另外的年轻亲戚做后备。至于那几名作为肉品的同好的各自家人,则随同好一同别归于相应宰杀者名下,这样以来,我的家人

加上何荣和她的亲人一共有11枚筹码了

地下室是建在花园泳池下面的,泳池底部是厚实的玻璃砖组成,阳光通过泳池射入地下室在一群白花花的肉体上波光粼粼。我们5个男生各自选了淫水最多的肉妈摆在肉案上,所有肉妈一律反绑胳膊,大腿岔开小腿向后折叠,仰面躺在肉案上,我们将肉妈的头搁在案板外固定住脖子和膝盖,开始第一轮比试。
我们垫起肉妈的屁股,让耻丘高高台起,然后扳开阴唇开始刺激她们的阴户,下面放着承接汁水的量杯。“这次的规则是:各自肉妈昏死为止时分泌出的淫水数量决胜负,选出淫水最多的肉妈的操纵者为胜利者”赤身裸体的贾妮在中央的比赛台边转圈边介绍规则,肉体随着步伐上下颤抖,硕大的奶子和肥嫩的屁股却不下垂,乳头更是高傲的挺立,另在场的妈妈们啧啧称赞。贾妮显然也很得意于其他肉畜羡慕的眼神“选出2名淫水最少的肉妈操纵者为输家,然后两名输家分别宰杀自己的母亲并烹饪,烹饪比赛输者需捐献一条亲人的肉体归比赛胜利者消遣、宰杀”。乱颤,虽然被高高托起的屁股因为撑的太紧没法动,股沟和阴户却不受限制,不久便一紧一松的抽搐起来,接着淫水便流出肥嫩的肉洞滴滴答答的开始流入量杯。

辉掏了半天,似乎觉得自己摆弄的肉妈淫水不够胜出的,就加大了力度,几乎把整个手伸入到子宫里去。辉边掏便向明诡笑,看来他是看上作为明的筹码里的哪个家人了。明当然不想把自己的家人给辉宰了,也赶紧把整只手塞入肉妈的阴户,结果弄的2人的肉妈剧烈抽搐,浪叫不断,大腿像上了电一样猛抖,结果不一会就昏死过去。接着其他两人的肉妈也没能经得住时间考验败下阵来。j“主人(贾妮对我的称呼)获胜,阿辉阿明各自选取一条家人比赛屠宰烹饪。
本场所有参赛肉体的头颅切下用做头饰保鲜试验,胴体开膛去内脏备用“我们各自把肉妈从赛台抬回自己的位置,进行切割,由于事先说好要让她们死的尽兴,所以现在不能让几位肉妈死的那么快,于是我决定把手头这条肉妈吊杀放血后再割下她的美头。我先解开肉妈的束缚,然后让她爬跪在地上摆成翘屁股的姿势,赤条条的肉妈撅着的肥臀被我掰开,然后将她的阴户翻出,最后享用了一番,直到肉妈又次瘫软在地上后,我取出绳子套住肉妈的脖子吊在空中,本来昏迷的肉妈被惊醒过来,死亡的恐惧让这条白嫩肥美的绝望肉体在空中扑腾抽搐,用手扣住绳套苟延残喘。死是当然了,可着这样死法很耽误时间,我可还急着欣赏明和辉如何宰剖自己亲呢,没办法,活着放血吧,我托住肉妈的脚想用匕首把肉妈的一对小嫩蹄子割下,可骨头割不动,结果血是放了,蹄子和小腿仍然被白骨连着

,跟随丰满的双腿乱抖,为了不把血溅的到处都是,我放下仍然没有气绝仍然抽搐的肉妈再砍下蹄子,肉妈的肉体原地啪啪的弹跳了几下后,喉咙咕咕的喷了几口血终于瘫死,最后,我用匕首割断她的喉管,刀刃在脖子的肉里来回划动几下后去掉了她的头颅。“好棒,呆会宰我的时候也要痛快的虐待一下,可别让我死的太快了”何荣嘟着小嘴在我怀里摆弄着那颗头颅,一会捏死尸的嘴,一会扣人头的眼睛,还说将来她的头颅是不是也会这么好玩。我往紧的搂了搂她,开始看他们如何屠宰自己的亲人。明把自己的婶婶放在肉案上,辉的妈妈看到儿子为难,主动躺到了案板上,安慰儿子说“宰吧,迟早要死,让自己的儿子宰了,也算没落给外人,你爸成天称赞妈的肉肥嫩结实,进天你可要好好处理,别浪费了。”明的婶婶则在那里给明讲解自己的肉体特点,比如怎么烹调自己那对奶子,自己的大腿是肥还是瘦,屁股和阴户怎么做可以更好吃……他的姨妈也在旁边指点,一会翻弄婶婶的脖子,议会又台起自己的腿指着自己的阴户肥臀现身说法。明则在一边努力倾听。我知道他是很紧张的,因为他的妈妈是我俩最喜欢的玩具,42岁的肉体丰满而不肥大,虽然整体瘦些,但不管是奶子还是屁股却很有肉,结实又有弹性,皮肤白净嫩滑,穴小唇肥淫水又多,每次我去了明家里总是和明一左一右平分阿姨的肉体,我玩一条胳膊、大腿和半边屁股,他玩另一半,我玩阿姨的阴唇,他就摆弄阿姨的嘴唇。而阿姨也是对我更好些,她还不太习惯被乱伦,只是不‘照顾’下自己儿子的兴趣不大忍心而已,所以经常跑到我家里‘串门’,甚至宁可住在我家任我虐待,而我妈妈也很照顾明,每次阿姨来了,她就给姑妈打电话,要姑妈去照顾明,因为姑妈壮实的肉体是明感兴趣的那种,就算交换了,免得明跑到我家来让阿姨为难。妈妈自己则留下来和我一起摆弄阿姨骚艳的肉体。

在明和辉开始加工肉体的时候,明的妈妈来到我身边,和何荣聊了起来,然后关爱的问我会选哪具肉体做奖励?“当然是阿姨了,只要明输了,我一定选你”
说着用手捏了捏挂在明阿姨胸部结实的肉球,何荣也捏了捏“阿姨的肉真好,弹性好。我的就软”“那是你还嫩呢,人肉要到40~50左右才是巅峰,你现在的脂肪多肉少,嫌嫩。太老了又脂少肉干。”明阿姨抱过何荣揉揉捏捏“你如果活到40会比阿姨更丰韵的,肉质很好啊,阿姨呆会侄给说说让他晚点宰你”我当然听到明阿姨对何荣的评价,回头说到“阿姨你放心,我会把她放熟了再杀的,不过你的肉体……嘿嘿”我指了指正在被屠宰的明的婶婶,明婶婶是被活烹的,肉体疼得在案子上啪啪乱拍,四肢耷拉在空中抽搐得乱摆。明婶婶大大的眼睛尤其惹人怜爱。活烹因该是为了新鲜,而辉的母亲已经被削去喉管,半边脖子连着脑袋着死去,刨空内脏的白皙肉体随着屠刀晃动。辉的妈妈肉体丰满,割开了却没什么肥肉,因该和她平时爱运动有关系。“放心,明明他从小不会做饭,再指点也赢不了的,只是浪费了他婶婶那身肉,可惜”听到明阿姨的话我放下了心来,这时妈妈和何荣的母亲也过来了,她们俩今天都是我的筹码。“儿子,这下你可彻底得到明阿姨的肉了”妈妈笑到。“呆会用明阿姨或者我来宰杀,这样最后你妈妈就有机会活下来了”何阿姨差话到,“你不知道”妈妈托了托荷阿姨的奶子笑到“我这儿子最喜欢明妈妈的肉体了,他才舍不得呢!还是研究研究怎么烹饪我吧,免得肥水流给了外人”“对呀”何荣说到“阿姨也很漂亮,没少被哥用来开心吧?”“那是,我和明妈妈经常是成双成对的供儿子玩弄呢”“那杀了你不是很可以?就成不了对了,不如宰我?”荷妈妈道。我身后其她妈妈辈的筹码和肉畜也纷纷符合,要我选几个喜欢的留下来。

说着宰剖已经结束了,一死一活两条嫩美肉体被挂在空中冲洗干净,辉的母亲被清蒸出笼,而明的婶婶的四肢和腹部则被烤的金黄胸腔却是生的,明婶婶的嘴仍在一张一合,原来还是道活菜!只可惜创意有余技术不足,烤肉的时候没放盐,白白浪费了婶婶美丽的肢体。而辉的母亲则被蒸的白里透红,纷纷嫩嫩的仰天卷曲在盘子里。“下面由胜者下刀”贾妮晃着肉体在台上给大家报幕。我用刀切下辉阿姨的头搁一边,然后从腹部胸骨下放入刀上挑,剥离肉和胸骨的连接,熟妇白花花冒着热气的胸腔立刻香味四散。因为人多,大家每人都只分了一小块,我吃的是辉阿姨的阴户,听辉说母亲的肉是边蒸边用姑妈和舅妈阴户排出的汁水涂抹烤出的,这是他舅妈的注意,熟话说‘原汤消原食’,女人的肉体用女人的汁水蒸才会有熟妇特有的肉喂。只可惜好吃不过瘾,接下来,大家决定每人宰一条肉畜烹饪,不但吃得饱,估计做试验用头颅也就凑够了。其余的肉亲都留起来下次聚会再说。

我们几个不约而同的宰杀了供各自玩弄的干妈,毕竟对于亲人还是有些舍不下。今天的宴会结束了,我们各自带了自己的家人回去。而何荣说她和母亲已经对家里说好回不去了,让父亲去重新建立新家。所以她和她的母亲、婶婶、姑妈、姨妈5人决定继续留下来做肉畜,而家里的亲戚觉得这样死法既过瘾又不用在社会上钩心斗角,于是也留了下来。这下家里可关了好一堆熟妇的肉体,一共有:
明阿姨、妈妈、舅母、婶婶、姑妈、贾妮、阿冰、何荣、何妈妈、何婶婶、两条
何姨妈、何婶婶总共13条肉体住在了家里。意犹未尽,大家决定过几天邀请何妈妈从前下岗的几位女同事在家里重新开心一下。中秋前20多天,何阿姨带来了六名妇女,全部都30多岁的样子,但身体并不如房子里的其他妈妈们美丽,据说是因为下岗后经济不好,没真么保养的结果,好在肉体的先天条件多不错,决定养一养在中秋节集体屠宰,时间不多。我们立即动手调理起那6条人肉来。

应该是事先说明白的,她们进门后就立即脱光衣服烧毁,然后边互相评价各自的肉体边自觉的站到肉架子下等待被吊起来。我和明妈妈和母亲逐个检验6条肉体,其他人则忙着去除她们的体毛。6条母肉普遍偏瘦发黄,但看屁股和奶子都不算小,只是有点蓖,应该可以养大的,养润的。然后是测试她们体液是否丰富。我把6条肉体用捆绑贾妮的方法,背吊胳膊后用绳子绕头把腿和肩膀叠在一起捆好。在它们的阴户里插入撑子涨圆了肉洞,然后在肛门、乳头、脖子等敏感部位安装电极、震动器,开始测试她们的性功能和体液的分泌能力。何妈妈说性体

不性感的女人肉质是不容易好的,因为熟妇的肉体质量和性及其分泌能力是密切相关的,在宰杀前要充分抚弄或者虐待等刺激肉体然后趁势宰杀才能得到高质量肉体。几个女人目前都要调教起她们的性能力才行,不加紧的话,说不顶中秋要宰其她人的肉了。

“不行,我们6个好不容易决定被人品尝了,怎么能换呢?”“你尽管调教吧,该怎么就怎么”“对呀对呀,你们尽管摆布就是”……几个女人不不甘心自己的肉体比别人差,既然活着要捞命奔波,倒不如刺激的死掉,也不浪费自己这身肉体。

“那好吧,就从明天开始,今天趁夜好好准备一下”我门开始动手安排6条肉畜的调教适宜。

可能是观念问题,这6个下岗女工还不习惯被剥光了宰弄,虽然也算听话,但总是扭扭捏捏的。针对这些妈妈和明阿姨可没有少费口舌。最后还是我决定当着6位下岗的女同志宰杀一条肉体,用事实教育下这群品质并不怎么高的肉畜。为了更有说服力,原本决定了宰杀的干妈临时换成了我的亲生舅母。我带着妈妈、舅母和6个赤身裸体的黄皮女工来到屠宰间。首先让6条黄肉岔开大腿坐在地上,将手腕绑在肩头上,胳膊肘穿过绳子吊在梁上,再用绳子捆住膝盖吊起大腿,在她们的阴户下各放了1个大碟子。让几条肉围成一个圈子,然后把刷洗干净的舅母肉体平趴在地上。妈妈则反绑上体后跪爬在舅母一边岔开腿翘着屁股,大开的阴户冲着6条黄皮的女工。

“你们既然做了人畜,就不可以再把自己当人看,不然不管被宰杀还是被玩弄可能得到尽兴的体验”我训话到“你们面前的这两条肉体本来一条是我的妈妈,另一条是我的舅母,但在这里她俩只是等待被处理的肉而已,你们可以把自己的身体当作不相干的一条肉,一条用来供别人和自己消遣品味的肉体,尤其这条肉体是你们自己的,也是一次性的,更不可以浪费!”6条肉体的头颅恩恩啊啊的点头表示接受。

然后我开始讲解这次剖体的教学目的。首先让母畜们低头凝视了10分钟自己岔开的阴户和托在胸前贴了电极的乳头,并且大声说出她们的用途。接着扳开母亲的阴户问到“都看得到吗?”

“恩,看到了”“是啊看了”“她真的是你妈妈?”……我打断她们的话“没错她是我妈妈,但你们看到的这条肉体只是条任人切割的肉而已,只不过她是属于我母亲的,就像你们的肉体虽然也是属于自己的,但同时也是供人鱼肉的一样”

接着我用梁上悬挂的金属钩子插入妈妈的肛门把她的屁股吊得更高一些,以便6条裸体女工可以看的更清楚“呆会你们要注意这个肉穴里射出的汁水,并同时感觉自己的阴户,尽量意淫自己,让自己尽可能的多分泌汁水,要放开,就当豁出去了”6条女工难为情的哼了几下,好在面前有母亲和舅母做榜样,所以还算答应的痛快。接着我把母亲的头转向一边,让她可以看到待宰的舅母。

下来是如何处理舅母了。我先在肉畜面前把舅母从头到尾的揉搓了一遍。扳开舅母的每一处肉体详细讲解舅母的肉质和解剖计划。舅母被摆弄得春心动容,开始配合着小声哼哼起来。把舅母的肉体翻下平摆,用水泼洗后一只手抓住舅母两只手腕背在身后捆了个十字结。放下舅母的胳膊,摁住趴在地上的肉体的后颈肉,用刀从后脑根部的颈椎位置轻轻划开舅母的肉皮,一直延续到屁股的菊花洞,因为没伤到肉,所以并没有渗血出来。我骑在舅母的屁股上压着她,防止肉体过度挣扎。还算丰满的舅母在脊椎位置的肉很薄,我从颈椎部位双手捏着割开的后颈皮小心的向两边撕开立刻露出被血染花了的白色颈椎骨。舅母疼得大幅度的扑腾着双腿,头顶着地拱起背部,由于肌肉拉扯,切口处的皮开始向两边撕开,疼得舅妈大声哼哧起来,6条女工也在旁边紧张的拱背弯腰,好像现在被活剖的不是舅母而是她们似的。我回头看了看母亲的肉穴,已经开始湿润了,然后用手掏了几下,女工的目光被我的动作吸引到母亲的阴户上来,看到亮晶晶的肉穴,都不由自主的扑蹬大腿,想要刺激自己的阴户。“你门边看解剖边注意我妈妈肉洞的反应,同时尽量的刺激自己分泌淫水出来”我再次强调,用细烙铁把舅母的伤口从上到下烫住,烫到肛门位置时,突然往里一捅将吱吱作响的烙铁在舅妈分泌的体液的作用下狠插入肉畜的菊花洞里。舅母的后庭突然被滚烫的烙铁一捅立刻“啊”的一下把头甩上半空,整个屁股以上的肢体反拱着翘起来,然后‘啪’的一声摔在地板上,头部‘砰’的一下撞地在地上弹了几下。我拔掉电源继续用手搅拌后庭,舅妈的肉体也跟着在地上剧烈挣扎,口里已经没有力气大声呻吟,但双腿仍然扑腾的很有表演性,我用刀子顺着剥开皮的脊椎划了几下,让肉和脊椎彻底分离,舅妈背部的皮肉在脊椎骨蛇一样左右摆动的挣扎中拉向两边,白森森的脊椎彻底暴露出来。

因为下面的解剖会开始大量流血,我决定打开淋浴头淋着舅妈的肉体解剖,这

样可以及时冲洗掉血液以便让旁边的母肉工们和母亲能第一时间欣赏到干净的舅
母肉。为了延长舅母的存活时间,我特地给她插了夹杂麻药的氧气管并在胸部的心脏位置刺入电极,这个电极具有心脏起搏器的作用。

我继续把背部的皮肉翻起,边想外侧拉边用刀贴着骨头一刀一刀来回横向划剥肌肉,一会的时间舅母背部厚嫩鲜红的肉连着白皙的皮一起被大片翻开,皮肉原本的位置则是红白相间的骨骼,一些没肉的地方甚至看到了里面的内脏。,为了不让淋浴的水危急舅母的生命,我整片的把背肉烫了一下,止血后就关了淋浴器。我小心的把舅母翻过来,看了看她的头,眼睛瞳孔未放大,还有呼吸,应该可以再活很长时间。我揉了揉她的乳房,一手捏住乳头把整个乳房揪起,揪得像个圆锥形的金字塔,用刀子从‘金字塔’的‘底座’切割,由下往上割了2/3,把这只乳房整个捏住向想上一推,乳房就90度的躺在舅妈的胸上,切口处的组织结构层次分明。接着是舅母的另一只乳房,同样是揪着乳头拽起来,但这次是垂直切割,拉紧后,刀由上向下(由舅母乳房前部向舅母的胸腔方向)做切片处理。

一片一片的切了9刀,乳房被分成10片,一片一片的叠着平铺在舅妈胸部的另一边。舅妈的伤口处理及时,损血很少,但因为大量的切割激活了人体自我防御机制的本能,虽然在氧气里添加了麻药(为了舅母可以体验到被屠宰的快感,和达到教学效果,麻药量很小,必须保证舅母一定的清醒状态,以便她可以对应被活剖肉体做出抽搐挣扎等反映)舅妈还是处于了半昏迷状态,已经几乎不会主动挣扎了。接着是脖子,要想舅母不死,这里的切割难度很大!大动脉和呼吸要道都包在这细软修长的肉柱里。我在舅母喉咙部位先轻轻切了一个圆环,然后揭起中间的皮,这个白色柔软的呼吸器官就暴露出来。顺着喉管向下用刀,根据肉体部位的厚薄用刀剖开胸部切过肚肌割开小腹、耻丘直到阴户位置,两边一撕,舅妈覆盖体腔的肉彻底打开,切掉肋骨间的残肉后,内脏暴露在外,我隔着胸骨翻开左胸部的一些组织,一颗拳头大小的心脏代表着舅母仍然鲜活生命跳动着现出来。

在场的所有人看到胸骨下的这颗可爱的小东西立刻兴奋的大叫起来,6条下岗女工叽叽哇哇的兴奋地讨论舅母的心脏,全忘了自己身在何处。我过去踢了她们几脚训到“别光看心脏,注意她的其它器官,切开的肉和暴露的骨骼,注意我母亲的阴户,尽量分泌自己的淫水,尽量让自己骚起来”“想不想也和舅母一样?
展露自己的肉体魅力?“我边训话,边把舅母的肉体拖到妈妈的屁股底下,好让那6条肉畜更方便的看到它们。我把妈妈的头栽在地上,好让她的视线穿过自己的大腿看到舅母。”妈妈的汁水也不错嘛“母亲突然说到,原来翘着屁股的妈妈阴户因为兴奋大量的分泌出淫水,滴滴答答的从阴道口拉出透明的淫线,此起彼伏的拖长断开滴落到地上的盘子里,母亲的头在地上,衬着舅母被切割得红白黄相间的肉体和镂空胸腔里的各色内脏,从她自己大腿间看去简直可以媲美水帘洞、花果山了。

自从我宰了舅妈后,突然发现弄死亲人和弄死别的女人感觉是大不一样的,就像切割年轻的女人肉体和屠宰成年的熟妇肉体一样,根本不是一种感觉!虐待自家亲人的熟肉更加让人刺激的心动。妈妈也有这种体会,此后我经常绑着贾妮和妈妈在一起研究宰杀亲人的体会,说的贾妮性情荡漾,总说也要体会那种被亲人弄死的味道。可她不是我亲戚,“没关系,你任贾妮做干妈,以后多和贾妮呆在一起好好的培养下之间的感情。然后再宰她,”还是妈妈聪明“摆弄贾妮肉体的时候别当她是肉,想着她是你的干妈,贾妮也想着是被自己的儿子摆布,时间一长一定可以出效果”

是呀!我决定在贾妮和明妈妈的肉体上验证一下……

中秋节近在咫尺,可6条女工的肉体虽然渐变饱满,但多是脂肪,皮肤也不甚白皙,商量之后暂时留作了玩具,等待进一步调养后再做处理。代替用做屠宰的女人换成了仅存的干妈、姑妈、何荣的婶婶和两位姨妈6人。中秋前3天,我带着妈妈、明阿姨把6条人肉挂起,看着6条挂在半空晃荡的丰满雪白的人肉心血来潮,决定一条一条地亲自处理。“这下家里的女亲戚基本就死光了”妈妈看着6条亲戚的肉体感慨的说道,“是啊,真可惜呀,家里就这几个女人,等宰完了可就……”明阿姨也叹到“quke,你回头宰掉我们后,就把阿姨们的头颅做成标本啊、饰品啊、玩具什么的留下来,想我们了也可以拿来把玩”“好啊!我最喜欢收集女人的头颅了!阿姨放心。”“以后就没女性亲人可玩了,妈妈问过那6条女工了,她们回头会游说自己家里的其他女人来替补的。既然家里的其她女人马上要死了,妈妈和阿姨也没必要独活,中秋过后一起弄死吧”妈妈的话我正中我的下怀,这些女人里最值得收藏的女人头就数妈妈、明阿姨和贾妮的了。于是暂停了对女工肉体的加工,让3条女工养护一条母肉,已备中秋过后逐个宰杀掉她俩。同时妈妈和名阿姨又可以在死前亲眼看到自己的6位亲人是如何被活宰的。

安排好女工和两位母亲后,已经是中秋节了,晚上就要开始虐宰宴了,白天一大早我就来到屠宰室布置晚上的娱乐设施。6条经过清洗、灌肠处理的女人分开腿并排站着等待处理。女人的头发、阴毛被精心梳理的光亮顺滑,其余汗毛则被事先拔得干干净净,没了汗毛的肉体在灯光下白里透红晶莹剔透。因为肉肉众多,时间有限,我们不得不在中午就开始了屠宰宴。

首先得给6条肉体抓阄编号,然后用铁链把牌子挂在女人屁股的肛门上,然后让6条肉畜分腿跪在肉案边上,下巴贴地撅起屁股趴在淋浴下面备用,6个牌牌吊在塞入肛门的铁链上垂在女人的双腿间晃荡。中午1点后,屠宰正式开始。
首先受死是何婶婶,现年39岁,胸部饱满的一只熟妇。“侄儿,边干婶子边宰嘛!”何婶刚躺在肉案上就扭动着丰满肉体,嗲声嗲气的发起春骚来,用两条腿夹着阴户因松一紧的揉搓踢蹬,双手被固定在案子上,肉体则像条大白虫一样上下蠕动,湿漉漉的肉体拍得案子啪啪作响。

“恩”我用手捂着婶子流着口水的小嘴,拇指和食指掐住婶婶的小肉脖子把肉畜的头压在板上。婶婶知道自己最后时候到了,干脆尽兴的骚起来。她把膝盖向两边一分开,然后屁股向前一挺一挺的,上身也配合着颠簸,两只肥白的肉奶子像通了电一样乱颤。我用另一指头钩住婶子的阴户向上用力提起,把婶子的屁股高高玄在空中。“恩、恩~”身子的脖子被我指头一紧一松的掐,由于憋气难忍两条长腿在半空扑腾着嫩蹄挣扎,等我松了指头缓过气来后又软软的垂在案上,膝盖外翻,后腿肉向里摆出任干的姿势,呜咽着,阴道里一股一股的涌着香润的蜜水。我放下婶子的下身,抄起剃骨刀拍了拍阴唇,沾出一股蜜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