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校园春色  »  白浊的实验室
白浊的实验室

本帖最后由cjlcmh于编辑

圣史塔列斯魔法女学院alternative~~

「学姐!等等我啦!」一位提著大包小包东西的女学生在走廊上对前面的那位「学姐」这样说道。

「喔,好啦好啦,会等你啦,你担心什麼啊?」她前面那位学姐停下脚步,回过头来以轻浮的语调对身后那位小学妹答道「不过我说希比莉丝啊,你这样笨手笨脚的,小心以后抢不到男人喔。」语毕还露出个灿烂的笑容。

「讨厌啦!学姐!」此时的希比莉丝脸早已红透了,虽然提著大包小包,但还是用著笨拙的步伐向那位轻浮学姐追去。

「来啊来啊,来追我啊……呵呵呵」而那位轻浮的学姐就像是不想被她追到一般,向前跑去,两人的脸上都掛满了掩盖不住的笑意。

「呼……刚才好喘啊,学姐你跑的好快,我都追不到呢。」希比莉丝边喘气边说道。

「啊,就跟你说了你这麼笨手笨脚,追不到是当然的啊。」这位学姐还是不改其轻浮的本性。

「讨厌啦!」希比莉丝似乎是说不过学姐,所以只好毛燥的生起气来。「哼!不理你了,娜莎莉亚!」希比莉丝幽怨的飘到角落,蹲在地上画圈圈,四周还飘著几丛鬼火。

「好啦好啦,别生气了,学姐今天请你吃最近新开的蛋包饭餐厅啦。」看到喜欢的学妹生气了,娜莎莉亚连忙陪起笑脸,急忙的安抚道。

希比莉丝原本灰暗的眼神為之一亮,本来还很幽怨的神情瞬间就被一扫而空,兴奋的问道:「什麼?真的吗?谢谢学姐!我好高兴育,能跟学姐一起吃饭耶……!」希比莉丝的脸上顿时洋溢著幸福的表情,彷彿刚才的阴霾完全不存在一般。

「唉,这小妮子还真单纯啊……。」看到希比莉丝这样的表现,娜莎莉亚不禁叹口气,自言自语道:「不过,我又能保护她多久呢……?」

这时的希比莉丝,还是处於极度兴奋的状态下,仍然不断的自言自语著:「好棒啊,学姐要请我吃饭……好棒啊,学姐要请我吃饭……好棒啊,学姐要请我吃饭……」

「好了啦!再兴奋下去就没完没了了!」娜莎莉亚顺道赏了她的学妹一记暴栗,以彻底的制止她过度兴奋的行為继续下去。

「呜……好痛喔。」希比莉丝双手摀著头,口中还发出一阵阵的哀鸣,其模样真是相当的惹人怜爱啊。

「嗯,别闹了啦,来办正事吧。」娜莎莉亚一把把可爱的学妹拉了起来道「今天老师交代要做鍊金术的实验喔,是魔法试剂,材料你都带了吗?」希比莉丝对她拿进来的几个袋子翻翻找找之后答道:「嗯,都有带了呢。」

「好,那你先把『汤底』倒下去预热吧。」娜莎莉亚如此说道,说完她便走向实验室门口,将门口的掛牌翻到「实验进行中」后,轻轻将门带上,并且扣上了锁。

「知道了!学姐。」希比莉丝笑嘻嘻的答道,并将鍊金术使用的锅子的锅盖打开,然后从袋子裡取出一大罐标籤上写著「鍊金术用溶剂」的玻璃罐,转开瓶盖后,她费力的将那一大罐东西拿起,一口气全都倒进锅子裡,并低下头去,两手指向炉底,轻念了一段话语,转瞬间,炉底出现了火焰并且剧烈的燃烧著。

而娜莎莉亚正在开啟的药品柜前,翻找著实验所需要的药品,有些药品的价格相当的高,不是一般的学生能够负担的起的,这些药品学院大多会帮学生準备,而不必花费高价自行购买,她仔细的端详每一瓶药品上的标籤,确认是这次实验的所需要的药品后,便从药品柜上拿下来,放在工作檯上。

娜莎莉亚拿出了一罐标籤上只写著「futanari」几个字的药品,她好奇的打开盖子闻了一闻「futanari?这是什麼药品?我怎麼没听过?也没什麼味道,闻不出是什麼东西……算了……大概是哪位老师或同学调製出来的成品吧。」

正当娜莎莉亚準备把这罐药品收好放回去的时候「学姐学姐,那个材料要……唉育!」希比莉丝突然走了过来,将手上正拿著药品的娜莎莉亚撞个正著,而娜莎莉亚手上那瓶在标籤上写著「futanari」的药品还没有盖好,随著希比莉丝这麼一撞,娜莎莉亚的手没拿稳,掉了下去并洒的两人满身都是。

跌坐在地上的两人看到装药剂的玻璃瓶破碎散落一地,还有满身、满地的怪异药剂,当下似乎都愣住了。

「呜……黏黏的,好噁心育……」希比莉丝用手指沾沾洒在身上,如浓糖水般黏稠的乳白色药剂说道。

「希,都是你啦!你看现在怎麼办……竟然打翻了药品,而且这罐药连我都不知道是什麼,也不知道身体接触到之后会有什麼反应……」全身沾满黏稠乳白色药剂的轻浮学姐说道,看看身旁那位仍然状况外的可爱小学妹,她实在不知道要说什麼了,不由得叹了口气。

娜莎莉亚从一片狼籍的地上爬了起来,顺手把仍然倒在地上的希比莉丝一把抓起来,正当希比莉丝正要站起来的时候,突然脚一软,又坐了下去「学……学姐,人家好热、好痒育……」口中还不住的呻吟著。

娜莎莉亚不由得脸色一变,急忙将她抱出遍地黏液与碎玻璃的地方。

「学姐,人家胸部好舒服喔,不要停下来嘛……」娜莎莉亚只是从希比莉丝的胸口抱住而已,希比莉丝却不断的呻吟,甚至自己的双手也凑到那对丰满的胸部上开始按摩起来。

娜莎莉亚才刚将希比莉丝拖出来,自己也彷彿是力气被抽走了一般,身子软跪了下来「啊……好热啊……希……看来我也跟……跟你一样了……哈……哈……」娜莎莉亚也出现了和希比莉丝相同的症状,但她勉强的爬了起来,一手朝鍊金炉的炉底指去,口中艰困的念著几句咒文,刷的一声,炉底的火熄灭了,她看了看四周,便无力的倒了下去,双手不住的朝著自己的胸部和底下的私处爱抚著。

「哈……好热……哈……哈……身体好痒……」整间实验室裡充满了那两具年轻却充满魅惑力的丰满肉体所散发出来的浓浊喘息声。

『幸好刚开始就把大门上锁了,我们的实验室又是没有窗户的,还有各种实验用的安全防护结界阻挡著,我们这样的……羞态……才不会传出去……』娜莎莉亚的内心不禁如此的庆幸著。

「啊啊啊!!!学姐……人……人家下面……好痒……好难受……好痛喔……」突然间出现了这样的诡异的状况,让娜莎莉亚回过神来,强忍著身体上的奇异感觉,爬起来看著希比莉丝那早已被掀起来的百折裙之下,虽然是隔著内裤,但就像是有什麼东西在底下不停的钻来钻去一样。

「呜……呜……唔!」希仍然不断的喘息与呻吟著。她的私处满胀且不断的蠕动者,娜莎莉亚赶忙将希的内裤脱了下来,却看了一幅诡异的景象──希的阴蒂变得满胀无比,不停的蠕动著,且正在缓缓的变大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