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人妻女友  »  继母的帮助
继母的帮助

第一章在我结束与已经是前女友的sarah的最后一次约会回到家里时,午夜已经过了很久。压抑着告诉她「去死」然后让她走路回家的冲动,我开车把她送回了家。被甩掉已经很痛苦,然而还要开车送她回家更是额外的羞辱。把车开进车库时我摇了摇头。这已经是一年内我第二次因为同样的原因被甩。

我轻手轻脚地开了门,希望不会吵醒任何人。我走过了继妹liz的门,然后拐了个弯。我听到了爸爸和继母的房间传来的像告密者一样的吱呀声:像往常一样,他们在疯狂地做着什么。我还记得第一次意识到那是什么声音的时候,意识到我爸爸和继母在做爱时有多么的让人冲动。然而现在,听着他们夜复一夜一个小时的性爱,只会更加侵蚀我残存的自信。

我回到我的房间,关上了门。透过我房间的空调风口几乎已经不能听到床的吱呀声,但我知道他们依然还在做爱。我脱掉衣服,看着镜中的自己。我是个相当不错的家伙,而且也源源不断有女孩对我有兴趣。但现在,连续两个女朋友因为同样的原因甩掉我,这让我质疑自己是否还能解决我的「问题」。我躺下来,试图将这些思绪清楚出去,却依旧需要继续倾听二十分钟我爸爸把继母操的天翻地覆的声音。

第二天早上我起床晚了。这天是星期天,我爸一如既往出去打高尔夫球。我下楼的时候,liz正在和我继母annie一起吃早餐。annie甜甜地微笑着,她的头发蓬乱不堪,我知道那是一个长夜的疯狂性爱的结果。liz冲我微笑,但我却怀疑这笑容意味着麻烦。liz和我并不亲近,虽然我们年龄一样,并且上同一所本地的大学。annie给我盛好了早餐放在桌上。在她为我准备早餐时,透过她宽松的t恤我看到了不少她的乳沟。annie的乳房很美,而我在和liz的眼光接触前尽可能多地窥视了她的双乳。liz眯起了眼睛,显然已经抓住了我偷窥她妈妈乳房的行径。我知道liz非常嫉妒她妈妈的身材,虽然她自己本身也很漂亮。她们两个都有着金色的头发和明亮的蓝眼睛,但是annie是曲线玲珑,而liz则是柔和的网球选手的身材。我并没有一个明确喜欢的类型,但我觉得两个女人都很诱人,我也嫉妒我爸每天晚上都可以尽情享用annie。

「你的约会怎么样?」annie甜甜地问道,同时坐下来加入我们。我耸耸肩,不想就这个话题多说什么,但liz却准备好了猛烈攻击。

「哦,他被甩了。」liz说道。

「liz!」她妈妈冲她喊道,试图制止她。

「这是真的。」liz继续说着,她的眼睛发亮。「sarah今天早上告诉我的。

我想,这应该是我跟liz的朋友约会应得的下场。我什么也没说,继续安静地吃早餐。气氛很尴尬,我也一直试图避开annie的眼睛。然而,她停顿了一下,清了清她的嗓子,试图缓和紧张的气氛。

「liz,不要这样。」她说,「mike,亲爱的,你还好吗?」「嗯。」我看着她的眼睛说。她看起来很真诚和关心我,不像她可恶的笑嘻嘻的女儿。「我想我们本来就不合适。

「这可不是我听到的。」liz准备好了最后的攻击。我不知道她到底了解多少,但是在我告诉她闭嘴之前,她脱口而出。「sarah说你做爱时从来没有坚持到一分钟过!」「闭嘴!」我冲她喊道。

我站起身,在annie试图介入之前将食物倾倒到垃圾桶里,冲出了厨房。

我抓起钥匙,几秒钟之后就在liz嘲弄的笑声中开出了车库。我开车绕了一会儿,听着高音广播,试图说服自己liz在瞎掰。但她不是,而这正是让我最痛苦的。和sarah在一起,以及在她之前和kristin,每次我们要做爱的时候,我总是在刚刚插入就失去了控制然后射精。我试了所有可以推迟高潮的方法,但都不行。一开始每个女孩都很有耐心,甚至理解,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可以感觉到越来越多的沮丧,直到她们各自提出了一些蹩脚的借口来甩掉我。

而现在她们告诉了她们的朋友,包括我的继妹。如果我不做点什么,我就会被贴上「一分钟男人」的标签。但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一个小时以后我回到了家里。看到liz的车不在时我松了口气;我不想再需要应对她。我走到屋里,发现annie正坐在起居室的椅子上,等着我。

「hey。」她亲切地问,「你还好吗?」「我不想谈论这件事情。」我有些粗鲁地说,但接着停了下来。「对不起,我不是针对你。」「没必要道歉。」她说,「liz那样对你很过分。」我感到自己脸在变红。我面对着她坐了下来。她穿着一件运动短裤和t恤,头发扎成了马尾。她总是在锻炼,用她自己的话说,「保持老年活力」。但是,对于一个刚过四十的女人来说,她看起来很棒。我能看出来为什么我爸爸这么被她吸引。我抬头看她。在我需要的时候她总是在那里,总是愿意倾听并给我好的建议。我并不认为我可以告诉她具体发生了什么,但现在我也不需要告诉她了:liz已经替我说了。

「她是对的。」我说,像打败了一样。「我是因为那个被甩掉的。」「那个叫sarah的女孩不会这么狭隘吧?」annie说。

「你的意思是我还有更坏的地方?」我再一次很粗鲁地说。我道了歉,她笑了。

「没关系,你不开心。我只是想说,那是离开像你这么好的男孩的一个很愚蠢的原因。」「谢谢。」我说,「但我想两个女孩已经足够证明一切了。我是说,我甚至无法相信我在跟你谈论这件事情。但是,万一我是真的在这方面很差劲呢?」annie的手在她的短裤上滑过,然后占了起来。她绕过咖啡桌,坐在了我身边。她轻拍着我的腿,笑着说。

「即便你能坚持很久,也有可能在那方面很差劲,相信我。」她微笑着说。

「而且,我确信你是在夸张。」「我没有。」我哀怨地说。从十年前annie和我爸爸结婚开始,我就一直觉得跟她很亲近,而我的问题也开始折磨我。「我是认真的,liz不是在开玩笑。」「嗯。」annie停下来思考了一下,然后说,「这话从你继母口中说出来会很怪异,但是你可以学习如何……嗯,坚持的久一些。」我抬起头充满希望地看着她,她点了点头,「这是真的。我以前有过一个男朋友,每次只能坚持一分钟,甚至更短。但是一段时间以后我教会他如何持久,然后所有事情都变的非常好了。比好更好,甚至。」「真的吗?」我问。「但有没有什么书,或者什么教程我可以看到。或者网上的什么东西?任何东西都是个帮助。」她摇了摇头。「我不知道。我敢打赌你已经搜遍了互联网却没有找到任何有用的东西。这需要一些耐心,和时间。」她站了起来,弯腰在我额头亲了一下。

「有耐心点,事情会变好的。你只是需要找到一个好老师。」她走开了,她圆圆的屁股以她一直特有的近乎催眠的方式摇晃着,我冲她说,「你确定我可以学到?」她转过身来,笑嘻嘻地。「如果你爸爸可以学到,那你也可以。」她眨了下眼睛说,然后走上了楼。

我在楼下坐了一段时间,有些傻眼。如果我爸爸可以每天晚上操annie那么久,那对我来说就是有希望的。我心里充满了一种可能性的感觉,那种每次我跟一个女孩做爱时有的,却最终跑掉的感觉。我脑子里也充满了annie正在我爸爸做爱的画面,床的吱呀声,以及annie偶尔的呻吟声。如果她可以教会我爸爸做那些,那么对我来说还是有希望的。

当然,有一个问题。我需要找到一个人愿意教我如何持久。这不是一个可以在第一次约会就要求的能力。sarah和kristin在一开始都有足够有耐心,但她们都没有什么好的办法可以帮我。我只能求annie告诉我她是怎么教会爸爸的。

想到这里,我意识到如果她愿意,annie可以告诉我如何保持持久。我是说,她说了她教会了爸爸,但那不代表她没办法至少解释她是怎么做到的。我和她已经有过包括性在内的开诚布公的谈话,问问她又能怎么样呢?下定决心,我走上了楼。我父母的房间有一个面向后院的小阳台,我在那里找到了她。她在看书,在我敲了敲开着的门以后,她抬头看我,然后把书放在旁边的桌子上。

「什么事?」她问道。

我做了个深呼吸,决定利用我拥有的每一份信息。「annie。」我说。

「我想让你告诉我你是如何教会我爸爸持久的。求你了。」她顿了顿,脸上挂着真实的惊讶,然后轻柔地说,「mike,这不是我可以用话语来解释的。我其实是手把手教的他。如果我可以告诉你,我会的。但是我想我无法帮助你。」我脸沉了下来,她注意到了。她接着说,「我是说,这不是说我可以手把手教你。」她站起来,来回走着,往窗外望了一分钟然后转过来面对我,「我也希望我能帮忙。」「嗯。」我说,试图用一个笑话来缓解气氛,「你可以手把手教我啊,如果那样会更有效的话。」「不。」她平淡地说,很明显没有领会我试图幽默的意图。她一言不发大步走出了房间。还没等我追她,我已经听到了大门的关门声。她出去了,留下我自己,感觉比早上还要糟糕。

我试着在晚上annie回家后跟她谈话,但她很坚决地避开了我。等到liz和爸爸回家的时候,我已经开始担心我永远地破坏了我和继母的关系。晚餐和晚上剩下的时间难以忍受的不舒服,我没有浪费更多时间,找了个蹩脚的借口上床早睡。我坐在自己的房间里,看书,试图让我的注意力从与女人的问题以及现在与继母的紧张关系上转移开。我如此沉醉于自己的想法,以至于几乎没有注意到本来很熟悉的父母床上传来的吱呀声。

「太好了。」我叹了口气对自己说,聆听着爸爸新一轮对我继母的抽插。

我看了看表。刚刚十点半,对他们来说有点早。在我看书而持续的做爱声从通风口传来时,我想到了annie。她很生气,以至于我能看出来。我想知道该怎么样弥补她,如果还可以的话。我对她显然太过分了。也许做些繁重的家务会让我回到她的石榴裙下。她一直想让爸爸刷前院栅栏的漆。也许我可以给她一个惊喜。

我的思绪一直在徘徊,我停下了琢磨如何弥补annie,而只是在想annie。她一直很风趣,甜蜜。但她又很曲线玲珑,我能看出爸爸为什么如此被她吸引。annie每天晚上被插的想法一直在我脑海里,而当他们做爱的声音持续传来,我发现自己硬了,仅仅是想到她就硬了。我正要把手伸进自己的短裤里,通风口的声音却停了。我停了停,指尖刚好低过我的腰带,用力听着。我看了下表,有些抑郁地发现已经十一点二十了。我爸爸刚操了annie五十分钟,我却无法坚持五十秒。我正要继续自己撸管来放松自己一些,这时传来了敲门声。

我把手从裤子里掏出来,坐了起来。在低声说「进来」之前我用尽了办法掩饰我的勃起。然后门打开了,annie往房间里瞄了一眼。

「忙吗?」她低声说。她的头发蓬乱,穿着一件爸爸的t恤作为睡衣。我摇了摇头,她走了进来。我房里的灯开着,在她关门的一刻我能辨认出她内裤的轮廓,而在她转身时我发现她没有戴胸罩。我已经开始变软的鸡巴,又开始变硬了。

我动了动,用一个毯子盖住了我的反应。

annie在我旁边坐了下来。她肤色健美的长腿搭在床边,用手撑着床往后靠着。我试着不去盯着她的乳房,但是她的乳头依然硬着,我像往常一样,偷窥了尽可能多的时间,又琢磨着自己不会被抓到。

「今天早上。」过了一会她开始说,「在我们谈到你的……问题时。你问我能不能演示给你。」我想开口但她阻止了我。我看着她,能看出来她有考虑好的想法。她的头发因为刚刚的性爱显得很蓬乱,而我意识到她刚刚还在猛烈地被操,现在却很平静地跟我谈话。我在想爸爸是不是射在了她里面,如果是,那些东西是不是正在慢慢地从她身体里滴出来。我的思绪一下子被带了回来,她又开始说话了。

「我不喜欢你的笑话。」她平静地说。她不生气,我能看出来。但annie不会让这些东西平静地待在那里,过后再来烦扰她。「我知道你需要帮助,但看在上帝的份上,mike,我是你的继母。」「我知道。」我说,紧张的窃窃私语让我的声音有些撕裂。「这就是我为什么问你。我总是在遇到问题时问你。而当你说你知道怎么帮助的时候,我怎么可能不问呢?你不可能在我面前说那些,又指望我静静地接受它。」她顿了顿,考虑了一会。「好吧,你说的对,」她说,「我不能责怪你问我。

但你知道我不能像帮你爸爸一样帮你。我是说……」她停顿了一下,红着脸。

「这不仅仅是一个教程,这是手把手地教。」她脸又红了,扭过头去,然后开始悄悄笑了起来。我也笑了,虽然我趁着她目光移开的机会又无可指责地看了她的乳房。当她转过来面对我时,我的眼睛从她乳房上移开的慢了一些。她看了看我,没说什么,继续对我说,「对不起我这一整天都在避开你。」「没关系。」我说,「很抱歉我让你不开心了。」「一开始我不开心,但后来我想了想,觉得又有些好笑。不是你的问题,亲爱的,而是你要求的。然后,我承认,我考虑了你的请求。」「因为这个你跟爸爸做爱比平时开始的早?」我问。她脸红着笑了。我们曾经就他们的性爱生活开过很多次玩笑,而她玩笑似地拍打我的肩膀。

「嗯。」她说,「我猜我会被说到这个。」她往后仰着,伸展了下身体,而在她往下看时她看到了我所担心的床单下我的勃起。她很快就移开了目光,但我能看出来她看到了。我正要说些道歉的话,她坐了起来,转过脸对着我。

「好吧。」她说,「也许我现在因为刚刚爽过心情不错,或者也许我在犯一个天大的错误,但我会帮你的。一点点。」她很快加上。「我会给你一些指点,提出一些问题,好吗?」「好。」我说,不知道该说些其他的什么。我不知道她是不是在开玩笑,或者她说的是不是我所希望的。她站起来,慢慢地伸懒腰打哈欠。她的t恤被挑起来,我能看到越来越多的她的大腿,直到终于看到她粉红内裤的一瞥。她的腿微微张开,内裤像是被浸泡过,我猜爸爸射在了她里面。她附身向前,把她的手臂放在我的肩膀上,直直地看着我的眼睛。

「我们明天开始。」她说。「你要按我说的做,我怎么说你就怎么做,明白吗?」我点了点头,她继续说。「你不能告诉任何人这件事情。而且你必须如实回答我问的任何问题。」我又点点头,她站了起来。她把手放在臀部,然后说。「你爸爸和liz明天大部分时间不在家,我们早上就可以开始。

她给了我个惊喜,附身靠近我,亲了亲我的额头,然后开始走出门。她中途停了下来,转过身来。「早上见。」她走进大厅,关上了我的门。我把手伸进内裤开始自己撸管;我甚至在她还没有回到她的房间就射了。

第二章第二天我早早起来,想知道annie是不是只是作为报复我的一种方式在跟我开玩笑。我在房间里来回转了几圈,直到我听到一辆,然后两辆车离开车库。

我换了衣服,在镜子前停留了两次,然后下了楼。

annie正在厨房等我。她穿着紧身的黑丝瑜伽裤和运动胸罩,看起来刚刚锻炼完。她的皮肤闪闪发光,硕大的乳沟直直地对着我。「我想你在琢磨这个,但昨晚我不是在跟你开玩笑。我会给你一些指点。」「谢谢。」我说,搞得她笑了起来。

「我不敢相信我在跟你讨论这个。」她说。她跳着坐到厨房的台子上,乳房因此而摇摆不定。「你吃早餐的时候我会问你一些问题。」我给自己搞了一些食物,间或看看她。她期待地看着我,但直到我早餐吃了一半才开始说话。

「那个,嗯。」她顿了顿,咬着嘴唇。「你总是会很快就射吗?然后,你只是在跟女孩做爱时射的快吗?自己自慰的时候会不会持久些?」「嗯。」我脸红地说。「跟你说这个很怪异。是的,所有时候都是,不管是我自己自慰还是跟女孩做爱。」大声把这些说出来感觉很屈辱,但annie一直都很帮助我,所以跟她说起来也很自然。

「好吧。」她说,放松了一些。「还有其他的什么让你烦恼的吗?比如说,有没有什么无法勃起的障碍?」「天哪,没有。」我说,她大笑。「一起看起来都还好。我是说,就我自己知道的。你觉得是生理问题?」「不是。」她说。「我想你只是下面太敏感了,而且你可能想东西太多了。

你爸爸一开始也是这样。」「不管怎么样。」她继续说,「我肯定你不想谈论你爸爸。」她从台子上跳下来,又给了我一次乳房秀。对她这个年纪的女人来说,她的小腹很平坦,她穿的衣服也让我很开心。她坐在餐桌上,腿慢慢地摇摆。「好吧。」她说。「我还没就这个事情想太多,你想怎么开始呢?」「我也还没考虑太多。」我承认,「我是说,除了在想你是不是认真的。」「非常认真。」她笑着点点头。「我不想让你担心跟女孩做爱时能坚持多久。

但是,嗯,我想开始的话……我想也许你应该脱掉你的短裤?让我看看它?」「哦。」我说。不知道为什么,我没有想到她会想看裸体的我。我停了停,她笑了,轻轻拍着她的膝盖。

「我见过太多了。」她说,「对我来说这不算什么。」「你见过多少个?」我假装愤怒地问。她笑了。

「看在上帝的份上,你就闭嘴然后把短裤脱掉吧mike。」她说,依旧在大笑。

我站起来,手有些发抖。我摸索着自己的短裤,开始把他们脱下来。她鼓励地看着我。我已经硬了,而在我把短裤脱掉的时候鸡巴就跳了出来,悸动着,准备就绪。annie盯着它看了一会,没说什么,然后抬头看着我说。

「好吧。」她实事求是地说,「来看看我们的家伙怎么样。来吧,尽量试着坚持的长久。」「现在?」我问道,被她说得惊得目瞪口呆。

「是的。」她简单地说。「现在。我现在想看看你能坚持多久。」「这个……嗯,有点奇怪。你知道的,哪怕只是开始弄。」「天哪。」她翻着眼睛笑着说。「这对我来说也很奇怪好吧?你就站在那里勃起着,我却告诉你自慰然后射精。但就像我说的,没什么我以前没见过的。

我的神啊,长大的过程中我不知道撞到我哥哥自慰多少次,我知道你们男生会做什么。所以,开始吧,就现在。然后我就会知道我们的家伙是什么样的。随便你想点什么,开始吧。」「好吧。」我说着,依然不确定。我低头看看她,她抬头满怀期待地看着我,我的鸡巴离她的乳房几英寸远跳动着。我低头看她的乳房,她们几乎要从她的运动胸罩中跳出来,我是那么的想把我的鸡巴插入到她的双乳之间。我后退了一些,闭上眼睛开始撸。annie什么也没说,而我试图集中精力推迟我的爆发。

我不知道我坚持了多久,但很快就感觉到了熟悉的愉悦感,然后意识到我已经来了。我惊讶地睁开眼睛,但annie仍然在直视着我撸管。我突然间爆发了,大口喘着气将大批精液朝她射去。她坐的离我足够远,一批一批的精液射到了她两腿间的厨房地上。我双腿弯曲,继续大口喘气。我一直撸到什么都没有了,然后重重地坐在椅子上。我刚刚在我继母面前自慰了。

「好吧。」她看着我软下来的鸡巴,然后看了看地上的精液。「我想它还不错。」「多久?」我半发呆地问道。

「不算久。」她抱歉地说。「大概三四下的样子。对不起亲爱的。我知道你可能觉得尴尬。我需要知道你有多敏感然后才能帮助你。你明白的,对吧?」我脸红着点了点头。我想去捡起我的短裤,但她拦住了我。

「等等。」她说。「我已经看过了,你不用再把它遮住了。」她站起来,拿过来一条厨房毛巾扔到我们之间地上的精液上。她弯下腰去快速地把他们擦了干净。她离开了厨房把毛巾扔到洗衣机里面,然后回来,坐到她的椅子上。气氛很尴尬,因为我除了t恤身上什么都没穿,而她却觉得很正常,就像在看医生。

这绝对是最奇怪的看医生经历。

「当你在,嗯,撸的时候,你在想什么?」她小心翼翼地问。我避开了她的目光,但她坚持问。「我们说好的是你会跟我说实话,然后按我说的做,不是么?所以,说实话。」「咪咪。」我承认了。

「谁的?」她问。我又停顿了一下,她自己说道,「我的?」我点头时,她笑着站起来。「谢谢你的恭维。既然你已经射过一次了,第二次可以坚持的久一些吗?」「我不知道。」我说,「我从没试过。」「现在试试。」她说。「你还能再硬起来吗?」「这个……」我说,「我想我可以试试。」「放轻松,想一些能让你性奋的东西。比如说咪咪。也许是穿着运动胸罩的咪咪?」我笑了,判定她刚刚给了我窥视她的胸部的邀请。我看了她的咪咪,然后她又笑了。我看着她的乳房,想象着在操她们,很快我就硬了。

「很好。」她看着我说。「你能再撸一次吗?」我点了点头,然后开始撸。这次稍微久一些,撸了六次。很快我就射了,将剩的不多的精液射向了她。一小股射到了她大腿上,但她没有反应。我射完后惭愧地低下了头。即便是第二次我也没法坚持哪怕十秒钟。

annie什么也没说,只是又拿了一条毛巾擦干净她的腿。她走到厨房台子前,背对着我。几秒钟的时间她没有说话,然后转过来面朝我。

「对不起。」我说。「弄到你身上了。」她淡淡地挥挥手。「这很正常。」她说。「你不知道有多少次我被射到了身上。

好吧,我想要解决你的问题,你有很多事情要做,但我想你能做到。「我脸红了,羞愧于自己的表现。

「也许在你继母面前自慰没什么帮助。」她说,「我知道我们所做的很奇怪。

但我只是想帮助你。」「我明白。」我说。「只是感觉很尴尬,就是这样。」「你不用不好意思。我也许不该告诉你这些,但如果能让你感觉好一些的话,我来告诉你一个秘密。在我跟你爸爸第四次或者第五次约会的时候,我们在我原来的房子调情,我决定要跟他开始做爱。」她脸红着停了一下。「我不敢相信我在跟你说这个。但是,我刚刚要求你打了两次飞机,所以我想这也没什么。反正我把他的鸡巴从裤子里掏出来,用我的手握住它,他甚至在我把它放到我嘴里之前就射了。我没有任何准备,他全射到了我脸上。

「不过我继续帮他撸到了底,他结束的时候很尴尬,因为我满脸的精液正在往下滴。但他很男人,他用舌头把我搞到了高潮,那也不错。那不是第一次有人射在我的脸上,但那是第一次在没有任何提醒的情况下我被射了一脸。」我低头看了看,发现自己又硬了。她看了看,想了一下。「你知道你用来停止小便的肌肉吗?在你感觉快要射出来时,用力挤压他们。除了想着你怎么用力挤压这些肌肉,什么都不要想。用力挤压以至于你整个身体都感觉绷紧,这样看你是不是能够持久一些。」「那我要再做一次吗?」我问道。

「不用了。」她走向我说。「我想我们今天就到这儿吧。而且我要跟一些朋友一起吃午饭。想想我说的,多练习。也许没几天就能看到你的进步了。」annie把我拉起来,亲了我脸颊一下。她亲我的时候她的小腹碰到了我的鸡巴。一小撮精液粘在了我们碰到的地方。她看了看那里,看了看我,没说什么,然后上了楼。

我穿上短裤,坐回到椅子上,沉思着。我刚刚自慰了,两次,在annie面前。而且她还给了我「下次教程」的作业。仅仅是有下一次的想法就让我笑容满面。

「mike……」annie在楼上叫我。我冲到楼上,她卧室的门开着。

我走进去,听到她在浴室里叫我的名字。我敲了敲门,她回答道,「可以帮我从橱柜里拿瓶洗发水吗?」「当然。」我拿了洗发水答道。我缓慢地打开了她浴室的门。

「没关系。」她说,「玻璃上全是雾气。」annie和我爸爸的淋浴是玻璃门的。房间里全是雾气,淋浴和镜子都被雾气笼罩了,但我依旧可以透过淋浴的玻璃门看到她玲珑的曲线。她伸出一只手接过我手上的洗发水,透过雾气我可以隐约看到她乳房的轮廓。

「谢谢。」她说。

「不,谢谢你。」我说。「这么美好的画面。

「哈。」她说,「真风趣。现在走吧。」我转身离开,但在不情愿地从她身上转移开视线是低头看了看台子。她刚脱下的运动装和吹风机摆在一起。我停下来,看着她刚刚穿着的黑色的纯棉内裤。

内裤已经全湿透了。

我笑了笑,在离开之前看了她身体最后一眼。

19307字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