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都市激情  »  难忘的情人
难忘的情人

那一年暑假我刚刚跃升大二,为了下学期的生活费和注册费去到一家贸易公司上班,一方面是学习另一方面成长自我。我的工作很琐碎,除了当小弟以外有十还要当老闆的司机。老闆待我很好并不是把我当作是一般的员工,连晚上应酬他常常都让我跟着他,他要我多学习多观察对谈,并且教我分析商场上的心理和对话。那真是一个相当充实的暑假。

有一天,公司的法律顾问来到公司,老闆很高兴的介绍我跟她认识,老闆说" 江律师啊!!跟你介绍一个妳的学弟,他暑假在我公司打工" 就这样我认识了江小姐。后来因为公事的关係她常常在公司走动,我帮他处理事情和他聊天的机会越来越多,不知不觉中把他当作我的一个IDEALITY。他是一个很成熟很有风情的女人,她有智慧有判断力而且冷静得令我佩服,美丽的外表下还有凌厉的口才,永远能够穿着最适宜的打扮,其实她本来就是一个衣架子。

我多幺希望她每天都能够来公司一下,给我多一点机会跟她接近。可是一个礼拜就来个那幺一两次,而我却每天期盼上班。就在暑假快结束的前两个礼拜,学姐跟我说:「学弟,快开学了吧?以后就不能常常见到你了,晚上下班我请妳吃个饭,没有约会吧?」我说:「看老闆晚上需不需要我陪他出去应酬,而且我不习惯被女生请客耶!」她有些没趣的说:「好吧!难得我有空你却比我还忙」。我当时好后悔为什幺不答应她。就这样一直懊恼到快下班。快下班时老闆跟我说:『江小姐晚上不是说要请你吃饭吗?你就儘管去吧!晚上也没有什幺事的,学姐是应该请学弟吃一顿的,她待会儿会过来接你』。我莫名愣在那里不知是高兴还是紧张,只有乖乖的说『是!谢谢王董』

她那晚开了一部红色的宝马325来接我,我们就在长安东路林森北路口的华新牛排馆用餐。那真是一个不错的地方,除了钢琴与小提琴的现场演奏以外,服务生的态度令人舒服,就这幺跟她聊着台大的一切,看着他瞇着眼睛回想以前的样子真的是好美。而他那时在我心目中真的如女神一般。我只能够膜拜她。

九点以后我们离开了餐馆,他想跟以前大学时代一样疯狂玩一下,所以我就理所当然当了护花使者了。他大方的将车钥匙交给我开,她要我照着我习惯的开车方式开车不必拘泥,所以我就尽情的将油门踩紧接上建国高架桥通往高速公路衔接滨海公路到瑞芳去了,接着又往北开经过基隆野柳金山然后跑到阳明山上,短短两个小时跑了150公里的路。虽然是夏天大屯山顶还是相当冷的。好大的强风刮着我们的单薄夏装,不知觉中他就依偎在我的身上了。

闻着她的髮香,伴着淡淡的香水味,我真的醉了,那不是酒店里小姐的女人味,而是真正让我心动想要拥抱的身躯,不经意将手大胆摆在她的肩膀上,慢慢滑落到她的腰间,我拥抱了她——一个比我大上七岁的女人。我的鼻头就在她的髮际间摩擦着。我沈醉在她的温柔里。在我的下体充斥着热血,在我理性中塞满了矛盾,我跟她只是学姐与学弟,我们的差距太大了!……………….不可能,…不可能…我尊重她,她也尊重我。就当作这只是在逃避寒风刺骨。

那晚我们什幺都没发生!…………….

第二天来到公司,老闆暧昧看着我揶隃我我一下,『跟江小姐在一起有没醉啊』??我只有不好意思的脸红心跳。经理也兴致勃勃的问我去那里啊?唉!我是大牛吗??是我不解风情还是我想得太多,我的心一直在跳动不知所措,我有好多幻想却不实际,我真的醉了,虽然昨晚只有喝了饭前酒,可是饭后的接触令我深醉。

学姐仍然依旧偶尔会来公司一下,他对我一如往常的交谈,我看不出他对我有什幺心思,是我多想了,唉!如果这是一场梦该有多好。但那不是梦,就在我快离开的一个礼拜左右吧,学姐天天都来公司处理事情,其实那些东西传真或打电话就可以交代我办好了,她就是要亲自教着我处理,我那里那幺笨啊!真是不给我面子,好像是怕我作不好似的。而他对我的动作却越来越亲密,动不动就摸我头髮拍我肩膀,甚至过问我以前的爱情。我很迷惘他对我是大姐带小弟还是捉弄我的情感。

我离职的前一天老闆请全办公室吃饭为我道别,学姐也来了。平常跟老闆出去应酬习惯了他知道我很能喝,拼命叫同事把我灌倒,开我玩笑说我尚未成年,待会儿要去SECOND ROUND我不可以去,所以把我灌倒大家才方便。学姐在旁边骂『你们这些人就会欺负我学弟,王董,你不怕我跟老板娘打小报告啊?还是邱经理您也不怕老婆?』就这样帮我挡了不少酒,而我却还是醉得一塌糊涂。所以我也没有跟他们再去大富豪了,学姐体贴的送我回宿舍。

我喝了太多绍兴,头痛的快爆炸。在学姐的车上不停的吐,他不忍把我一个人放回台大宿舍,就把我带回仁爱路三段的家里了。我不知到她怎幺办到的,帮我洗过了澡换上睡袍,躺在她的床上。我早上醒来时已经十点了,学姐已经上班去了,一个只有留了纸条要我自己吃冰箱里的早餐。因为我没有钥匙,不敢离开她的公寓,她又不在办公室行动电话也不通,我就这幺枯坐着看报纸吃东西,然后看电视在她家待了一天。还好他那天很早就回来了。

她又要带我去吃饭,我不肯,因为我不习惯给她付钱,于是我带他去我熟悉的一家韩国餐厅吃饭,那是我经济负担得起的最高级地方,好不容易攒了一个暑假的钱不能太快花光。呵呵!老闆跟我很熟,看我第一次带女生去他那里吃饭,竟然硬是不收钱。就这样我们吃了好多铜板烤肉和泡菜。之后我又去她家里了。

我喜欢看他煮咖啡的模样,灵巧的移动酒精灯还有搅拌咖啡粉,她喝的咖啡不加糖,我依旧是很多奶精很多糖。她笑我说白费她那香醇的咖啡,所有的味道都跑掉了。之后她又拿了白兰地混在咖啡里面问我要不要加一点,我也新奇的嚐试了一些。咖啡终于喝完了,于是我们喝着白兰地看电视,一小口一小口的啜饮着。学姐的酒量不好,不一会儿就醉了,他像是那一天晚上一般的依偎在我胸前,我人没醉心却又醉了,轻轻的抚摸着她的秀髮,在沙发上我们靠的好亲近,彷彿他就是我的情人。我们身上都是穿着薄薄的衬衫,肌肤的触感好清楚,隔着她的丝袜抚摸着她的小腿,我的手渐渐上移到她的脸庞,揉着她的耳朵,看着她的眼睛我忘了摘下眼镜亲了她的额头,我的嘴唇在她的脸庞游移,耳朵、鼻尖、脸颊……….我终于亲上她的唇。

我知道她不会拒绝我,于是我大胆的亲吻她的颈间,向下滑移。他主动的解开衬衫最上方的扣子,于是我亲吻了她胸前的项鍊,我的脸就深深埋在她的胸前用力的呼吸。一种性的贺尔蒙味道就瀰漫在我脑间。她的手将我的衬衫拉出伸进我的胸膛抚摸。(我以前是运动选手,有着比一般人还大还要强壮的胸肌,还有结实的肩膀)我的衬衫被她解开了,我于是也解开了她的上衣,这时她就只剩下胸罩遮掩她的双峰,她那明显的乳沟夹着我的大鼻子,我呼吸好困难喔!这时我们不约而同的帮对方将下半身的衣物退去,她就只剩下底库跟胸罩了,我也只有一条三角裤。那条裤子撑得紧紧的,彷彿要裂开似的。

她闭着眼睛等我下一步行动,而我却害怕了,转身走进浴室沖个冷水澡,我不行那样对学姐,她是喝醉了,我假道学的这幺想,可是我的小弟无论怎幺沖冷水还是笔直的耸立着,我没办法骗自己,我喜欢她我真的喜欢他。这时学姐却进了浴室抱着我哭泣,问我为什幺喜欢她又不理她,而我也不知道,因为我们真的有差距。因为我只是一个大二的学生,念的科系使我感觉前途茫茫,而学姐已经有事业有财产,我凭什幺去跟他再一起。我害怕周遭的人说我怎样,我不要是一个小男人,我要骄傲的作我自己。

对于学姐我还是没有任何侵犯,就这样我们两个抱在一起赤裸的睡了一晚。那一晚好漫长,我上了很多次的洗手间自慰,皮都磨破了。第二天一早我就去选课了。注册玩我CALL机又响了,我迟迟不敢回扣。

一直到了第二天,我忍不住还是给了她电话。因为我真的喜欢他,既然喜欢何必跟自己过意不去。她的声音有些沙哑,好像是哭泣了一夜。我真有说不出的心疼,从小到大除了妈妈以外没有一个人像他对我一般温柔体贴。当我那时知道她在家里时就马上骑了车过去找她。

她躺在我怀里跟我讲了整整六个小时的话,从傍晚六点一直到十二点,我们都忘了还要吃饭,然后才在大安路的小夜市吃了点东西。

学姐他一向好强,从小就不愿意输给人家,对于一般的男孩子他也从来看不上眼,当年在台大时追求者有如过江之鲫,她始终十分冷酷的回绝了别人,她相信女人没有男人一样可以生活,对于男人他有极度的不信任感,男人喜欢她的第一原因永远是外表,她不屑于肤浅的物质外在层次,她决定一个人生活,不受男人的摆布。随着时间流逝,一个人的生活空虚寂寞,越多的交际越令他对于男人有排斥,难道男性本色是每一个男人所夸耀的?或许我仍有一份天真吧!她竟然会喜欢一个个性浪漫不拘束而且还缺乏责任感的小男人。刚开始她把我当小弟一般对待,希望多教我一些书本以外的东西,希望我不是一般的大学生一样缺乏社会历练,要我多一些成熟的思想。不知觉中他喜欢了我的快乐,他想要那一种跟我一样的逍遥。而我却也渐渐的远离原本的我,我也被社会所物化,我忘了当年的年少轻狂。然而跟她一起时的那种悸动好似又回到当年,我有一种不顾一切的冲动,管她是什幺公主或是仙女而我仅仅只是一个凡人,一个无名小卒。我要好好待她爱她一辈子,我相信再也没有一个女人能够令我如此心动。

吃完饭回到她家,我很自然的跟她一起洗澡,她帮我全身仔细的用丝瓜布一一的搓洗,我从来没有那幺焕然一新的感觉过 ;而我也同样的帮他洗凈了身体的每一吋。我们亲密的坦诚相对,互相帮对方擦乾了全身、烘乾了头髮,我们互相享受着双方肢体的美好,我终于让我的灵魂进入她的身体。她哭了,真的哭了,二十八年来的矜持在那一个晚上解放了,那一天是九月四日,我永远不会忘记的日子。

从那时以后,我几乎每一个夜晚都在学姐的小公寓中度过,同学朋友想要找我除了呼叫器以外难以觅得我的蹤迹。而不管我在学校如何撒野玩耍搞得全身髒兮兮,学姐永远会帮我把身体和衣服整理得乾乾净净,我何德何能让她对我如此用心?但是又无法不爱她,我好想逃避她对我的好,我多希望她对我生气,我好想帮她做一些事情,可是在我回到家里之前她已经把家里都整理的有条不紊了(天啊!!我竟然将她的公寓当作是家了)。唯一能给她的是每晚的春宵,而她满足我似乎也永远多于我满足她,往往精力过剩的我一个晚上总要她陪我两次,有时早上还想跟她多缠绵一刻。我就像是一部性爱机器一般,在运动场上不能完全发挥的体力都发洩在她的身上。

就这样我们在一起将近一个学期。有一天晚上当我们享受过彼此,她满足的靠在我的胸膛上,轻轻的抚摸着我满是汗水的额头。她跟我说『如果我能够生一个像你一样的宝宝该有多好,希望他健康体力充沛,永远乐观充劲』。我…………不知该说什幺,只说了一声『喔』!这时我才突然惊觉到,我从来没有做过任何避孕措施,我一直以为学姐她有服用避孕药,可是我怎幺从来没有看过她服用呢?抽屉里面也没有像是避孕药一般的药丸。我天悬地转无法接受这个事情,我完全没有準备去面对一个小生命,我拿什幺来对待我的宝宝?我还是大二学生而已,连兵都还没有当呢!

渐渐的我发现她怀孕了,她不再跟我缠绵,吃东西的口味也开始特别,有时还会有晕吐的样子。我们彼此都不提怀孕的事情,可是我不再让她做很多事,学校社团我也少去了,每天一下课就赶回家抢在她之前把她原本习惯做的事情做完,我也不再整天把自己搞得髒兮兮的麻烦她。就这样我跟她突然间变得很冷漠,我没有很多学校的事情好跟她说,她也不将白天的事情跟我讨论,似乎彼此在冷战,等谁先开口说怎幺办。

我是一个懦夫,不敢面对这个事实,我只能默默的去接受,而他却勇敢的辞掉事务所的工作,她要作妈妈的準备一切都看在我眼里,我却毫无準备。她每天晚上都去上一大堆有的没有的课,像是插花、烹饪….。我也渐渐常常回学校宿舍睡觉,躺在她的身边我总会想要她的温存。

寒假时我回家里过年,她到美国度假,从没想过她再也不回来了。她的信里面跟我说有一个孩子她就足够,我是她这一生唯一的男人,她不再希望有另一个,我们的缘份就尽在于此,不要我有负担和承诺,过去的一切就让它忘记,好好的掌握自己,不要再牵记。

多少夜里我哽咽哭泣,我犹记得她的温存,一个没有爹的孩子让妈妈独立抚养长大,他不知到爸爸是谁。而一个当爸爸的人只知道有一个孩子流落在异乡,被人欺负被人打骂都得自己承受。为什幺为什幺???她宁愿孩子这样长大。为什幺她要让我知道有这幺一个孩子的存在?是我欠他上辈子的债还是她欠我的?我不是一个不负责任的男人,为什幺她要我承受这种深渊的痛苦?我愿意好好待她们一辈子也不要她一个人去承担孩子的一切。或许我现在一无所有,或许我何德何能,可是我总会有一天有我的一片天空。

如今三年多了,孩子也该三岁多了,对于她们我依旧音讯全无。就在我快当兵的空档把这一段过去写下,或许我下了部队可能为国捐躯,或许是我杞人忧天,总之,希望有人知道这一段故事,也许有一天你会遇见我的旧情人,也许你会遇见我的孩子,如果你知道这段故事,希望能够告诉她们我的思念。希望她们能够知道我不曾忘记。也许有缘份我仍然可以跟学姐再续前缘。